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全篇完整版第7章不许离开我阅读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全篇完整版第7章不许离开我阅读

2024-03-02 06:51:02 作者:郁金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一次阴谋,苏语妙做了贺观南的女人。她用了三年去捂热贺观南的心,忍着心碎一次次等待,却等来了他的订婚宴,白月光的回归。她要离开,他不放手。她答应别人的求婚,他明明不爱,却用尽手段逼她留下。等她逃了,他又满世界疯找。后来,他看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孩子,红着眼将她囚在自己的庄园内。“你和孩子,都是我的!”苏妙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贺总请自重,我已经有男友了。”

    郁金金 状态:连载中 类型:总裁
    立即阅读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章节介绍

郁金金编写的一部总裁小说《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受到了不少朋友的喜爱,尤其是主角苏语妙贺观南更招人喜欢,形象、气质和个性都很讨喜,第7章讲的是:苏语妙愣住了。“观南~你说什么呢,太早了。”王嫣然也惊了,随即有些羞涩地轻拍了一下贺观南的......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第7章 不许离开我 在线试读

苏语妙愣住了。

“观南~你说什么呢,太早了。”

王嫣然也惊了,随即有些羞涩地轻拍了一下贺观南的胳膊。

“迟早都要叫的。”

贺观南眼眸低垂,嗓音性感,他伸手理了理领带位置,歪头侧首盯着苏语妙,面上是同温和嗓音不同的森冷。

苏语妙沉默不语。

贺观南落在病床那一侧的手指,不停地摩挲着手上那枚象征着贺家继承权的方头戒指。

苏语妙知道,这是他兴奋时特有的小动作。

见鬼,难道羞辱她、为难她,就这么让他高兴?

她咬了咬牙,抬头浅笑:“三哥你忘了,爷爷最重规矩,之前大姐带男友回老宅叫他,气得爷爷晚饭都没吃,我可不敢再重蹈覆辙。”

她说完缩了缩脖子,还略显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王嫣然笑容一凝,连忙摆手:“苏小姐说的对,等到以后再叫就是了,不着急。”

贺观南笑容浮在脸上,明明眼底一片冰凉,看上去倒是十分温雅。

“都听你的。”他体贴地拿起手机拨弄了几下,王嫣然的手机响了一声。

“这是……?”

王嫣然打开消息界面,面露不解。

苏语妙看在眼里,暗暗攥紧了手心。

他们俩都加上了社交账号,不知道私底下聊成什么样了。

商业联姻?贺观南真把她苏语妙当作傻大姐了。

贺观南笑了笑:“你折腾了一夜,我定了地方让你好好吃饭。”

见他这样体贴,王嫣然难免感动。

“观南,你真细心,和我一起去吃?”

她挽住贺观南的胳膊,苏语妙偏过头,假装看窗外天空。

“我还有点事,你先去吧。”

贺观南装作抬手看时间,把胳膊从她臂弯里抽出来,往后退了两步,颔首道:“周林,让司机送一下嫣然。”

“是。”

周林微微躬身,王嫣然连忙摆手:“不用麻烦你了,我的司机就在楼下。”

“那好,”贺观南从善如流地微笑,“下次再见。”

“嗯。”

王嫣然浑身散发着甜蜜的幸福气息,同苏语妙打了招呼后,轻快地出了病房。

她一走,苏语妙顿时捂着鼻子干呕起来。

王嫣然的香水是甜腻的果香,她本来就敏感,再加上心中的情绪反扑,只感到一阵恶心。

“三哥下次想约会可以让周秘书找好地方,没必要在医院这种煞风景的地方腻歪。”

苏语妙咽下胃里的不适,冷冷地搁下一句话,伸手用遥控器打开病房的新风系统。

嗡鸣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贺观南一个眼神,周林低头合上病房门。

“你要做什么?”

苏语妙警惕地瞪着贺观南。

贺观南毫不迟疑地上前抬起她的下巴,落下一个不容抗拒的深吻。

苏语妙被迫仰头承受,咫尺之间就是他英挺的眉目。

夹杂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性感极了。

交缠间,苏语妙只恍惚了一瞬就双手用力想要推开他。

奈何贺观南体魄强壮,像一堵墙压着她,她又刚下手术台,根本推不动他一丁点儿!

这个疯子!

水色蔓延开来,苏语妙忍着颈侧的酥麻,闭上眼狠狠一咬。

贺观南似是早有察觉,攥着她的手捏住她往后一摆,抵着她的额头喘起粗气。

“这才叫腻歪。”

他哑着的嗓音分外性感,热气萦绕在被光打着的侧脸上,衬得他分外矜贵英俊。

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

苏语妙眼底一热。

“贺观南,你当我是什么了?我才做完手术!”

她眼眶染上红色,眼眸如秋水潋滟,却勾得贺观南心底起火。

“你乖一点,我不会动到伤口。”

他贴着她的耳骨低喃,话音未落,便再次强势堵住了她的唇瓣。

“呜……”

安静的病房里回荡着暧昧的水声和轻轻的呜咽。

他一呵气,她就软了身子。

苏语妙就像被囚笼困住的金丝鸟,怎么也逃不出贺观南的手掌心。

等到病号服下伸进一只灼热的手,苏语妙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扇到了按着自己的男人脸上。

轻轻一声“啪”响。

非常轻,但打在从来没人敢怠慢的贺观南脸上,却重逾千斤。

“苏语妙,你出息了!”

他终于松开了攥着苏语妙的手,拇指拂过脸上残存刺痛的地方,语气发狠了几分。

“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过我!”

他捏着她单薄的肩膀,她也倔强地回瞪他。

“你禽兽不如!”

贺观南眯着眼摩挲着手上的家主戒指,呼吸重了两分。

周林问过了,苏语妙的手术是微创,这会恐怕血都不流了。

他心里有底,又阴狠地压了上去。

“你很好学啊,刚才想学腻歪,现在又想学禽兽不如这个词?”

滚烫的呼吸打在苏语妙细嫩的脖颈上,激得她打了个轻颤。

大手强势地攻城略地,重新触摸到了那份柔软。

“嗯……”

苏语妙正要反抗,双手却被贺观南的大掌在头顶一手攥住。

她跟了他三年,他知道怎么样会让她有感觉。

苏语妙几近崩溃:“放开我!我已经说了要和你结束了!”

她没有用“分手”这个词,害怕贺观南又借此机会羞辱自己。

她无力的挣扎却激发了贺观南内心疯狂的一面。

他记得她在床上的样子,像一只柔弱的小动物,纤细诱人,让人忍不住更加用力毁灭。

此刻也是如此!

“我也说过了,我还没玩腻!你以为这里是医院,我就不敢动你了?”

他发了狠,病号服下,起伏更加激烈。

“下次再说这种话,我只会更疯!”

苏语妙眼尾都湿了,她浑身颤抖,沙哑着嗓音,哭喊着低头求饶:“三哥,我不说了,放开我吧,我难受……”

软软的声音带着一丝勾人的媚意,贺观南终于停手。

“这才乖。”

轻啄了一下红肿的唇瓣,病床发出“吱呀”一声响。

贺观南按下眼中翻腾的谷欠色,抽开单膝跪在病床上的长腿,重新站回病床边。

苏语妙长发凌乱地散在脑后,满脸泪痕,面色潮红不堪。

相比之下,贺观南却只是袖口多了些褶皱。

他随手拍了拍,拉正领带,孤傲地抬起头,站在那里衣冠楚楚。

一开口,却像恶魔低语:“不许离开我,听懂了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