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完整版无弹窗免费阅读第5章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完整版无弹窗免费阅读第5章

2024-03-02 06:50:38 作者:郁金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一次阴谋,苏语妙做了贺观南的女人。她用了三年去捂热贺观南的心,忍着心碎一次次等待,却等来了他的订婚宴,白月光的回归。她要离开,他不放手。她答应别人的求婚,他明明不爱,却用尽手段逼她留下。等她逃了,他又满世界疯找。后来,他看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孩子,红着眼将她囚在自己的庄园内。“你和孩子,都是我的!”苏妙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贺总请自重,我已经有男友了。”

    郁金金 状态:连载中 类型:总裁
    立即阅读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章节介绍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全新具有创意的故事,郁金金文笔细腻流畅,在他的创作下本文更加精彩,就连苏语妙贺观南等人物也变得有活力,第5章内容:“不好意思,我家人没法来签字,朋友行不行?”她求医生通融,医生却不肯:“一定要亲......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第5章 野种罢了 在线试读

“不好意思,我家人没法来签字,朋友行不行?”

她求医生通融,医生却不肯:“一定要亲属签字的,人命关天的时候,还有什么事能比你手术更重要?”

被质问着,苏语妙心底划过苦涩。

什么事都比她重要,不管在贺观南那里,还是在苏姚那里,她都是毫不犹豫被弃选的那一个。

在医生的催促下,苏语妙犹豫了半晌,拨通了一个一直记在心里的号码。

“喂?”

温润的男声响起,苏语妙的眼睛瞬间模糊了。

她重重地呼吸了两下,电话那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是你吗?妙妙?”

这声“妙妙”仿佛击溃了苏语妙最后的心防,她一下子溃不成军,带着哭腔喊道:“二哥……”

话音未落,身后就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一下拿走了她的手机。

“签什么?”

贺观南气势磅礴地站在医生前面,接过那叠纸面色不虞。

“哎,你是谁?只有家属能签字!”

医生瞪着这个莫名其妙钻出来的俊美男人。

“不好意思医生,这是贺家三少,是苏小姐的堂兄,这是亲属证明。”

跟在后面的周林此时赶紧上前,举着手机给医生看电子证明。

苏语妙没想到贺观南会来,她愣了一下,起身垫脚。

“把手机还给我!”

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二哥什么事呢,贺观南挂了电话,指不定二哥要怎么着急了。

贺观南却把手机装进自己的口袋。

“你既然不舒服,为什么不联系周林?”

他低声训斥后,环视了周围一圈,眼底难掩隐晦的嫌恶。

“跟周林走,他会给你安排私立医院,独立病房。”

他那副和苏姚如出一辙的傲慢神色深深刺痛了苏语妙的心。

贺观南总是这样,时刻提醒着她,他是天子骄子,众星捧月的继承人。

而她只是个半吊子小姐,在苏姚没嫁给贺四爷之前,甚至一度让苏语妙放弃了文化课,成日在片场流连,做一个童星养家!

他们习惯了特权、优待,她却没有,也不需要!

在骨子里,她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坐在父亲自行车后座,舔着冰棍上学的平凡女孩。

“我不去,我已经办了住院,只要签名就能手术了!”

苏语妙抿了抿嘴,心底涌上酸涩。

“你嫌弃这里,昨晚还不是陪着王小姐来了?”

她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苏……”

周林欲言又止,谁知贺观南向前一步,直接笑了。

“原来还是在较劲。”

他松开手掌抚摸苏语妙的发顶。

“谁较劲了?我没有!”

苏语妙很想直接挥开他的手,贺观南却抽身后退,双手插兜,面露浅笑。

“那就在这做,周林,你看着安排。”

他漫不经心地吩咐了一句,直接在那叠纸上签下自己龙飞凤舞的名字,转身消失在走廊尽头。

口袋里,属于苏语妙的新手机“嗡嗡”震动着,贺观南掏出来看见那行号码,冷笑一声,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那……苏小姐。”

周林捧着签好字的文件看向苏语妙。

苏语妙叹了口气。

“不麻烦周秘书你了,我请了护工,现在手术单也签字了,没什么事。”

她轻描淡写,周林却苦着一张脸:“苏小姐,您知道贺总的脾气的,起码也要等您手术完成,我才好交差。”

“行,那麻烦你了。”

苏语妙也不为难打工人,贺观南生的火,没必要烧到别人的头上。

每次都是这样,她明明是因为他才生病,贺观南却毫无愧疚之心,只觉得让周林给她处理打点,就已经是妥帖的照顾了。

可他却能亲自陪在王小姐身边,进出自己嫌弃的公立医院!

他不是不知道疼人,只是因为对象是自己,所以没必要做到那个地步罢了。

有了周林打点,原本定在明日的手术挪到了今日,病房也从四人间变成了两人间。

原本周林还想把她弄到单人VIP间,苏语妙想到王小姐,心里堵着一股气,死活不愿意去。

一切办理妥当后,周林去给贺观南汇报,苏语妙在病床上静休,托护工拿她自己的手机又给二哥拨了个电话。

刚才还能打通的电话现在却无人接听。

“二哥不会出事吧……”

苏语妙有些担忧地喃喃自语,外面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扑鼻香风,苏姚挎着D家最新款的包扭进了病房。

“什么二哥,早就跟你说了少和他来往,他都被查出来是你二婶和外人生的,野种罢了。”

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向苏语妙,呼出一口气。

“瞧瞧你,真不让人省心。”

“妈,你怎么来了?”

苏语妙看着苏姚有些惊讶。

“你三哥给我打电话,说在医院碰到你了,他都知道了,我还是来看看你。”

苏姚凑近了女儿的病例卡细看。

“黄体破裂?你是不是恋爱了,怎么会得这种病?”

她脸色一下就变了,冲上来就要拉开苏语妙的衣领看。

“苏语妙我告诉你,女孩子要洁身自爱,那些有钱人自己玩得花,却喜欢单纯干净的,你不要图一时爽快,做自掉身价的事情!妈还指着你嫁个好人家呢!”

“妈!你说什么呢!我只是肚子撞在桌上了!”

苏语妙面上闪过难堪,赶紧拉住衣领,高声阻止苏姚。

若让苏姚看到她身上那些痕迹,那可真要出事了。

她动了怒,苏姚反而没那么强势,瞬间缓和了语气。

“妈知道,你最听话了,当年你爸去了,你也是那么乖,自己跑到影视城去当童星。”

她眼里闪过一点泪光。

见苏姚回忆起那段往事,苏语妙一时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苏姚觉得那段回忆很感人,她却只觉得不堪回首。

父亲去后,苏姚整日纸醉金迷,很快就把赔偿款花了个一干二净。

她要是不去做童星赚钱,今天的贺家四太太还不知道在哪里流浪。

“说那些做什么,哎,刚才我激动了,知道你听话,不会做那种事的。”

见她面无表情,苏姚抹了抹眼泪,有些生硬地笑着。

“对了妙妙,你这个月的版权费发了没有?”

她凑近脸,苏语妙不适地转头:“还没有,怎么了?你的钱花完了?”

她看向苏姚手中那只最新款的包,没有五位数可拿不下。

苏姚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花不花的,还不是为了给你和你妹妹打点。”

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乱扯了一通,终于扯到了正题。

“妙妙,你手上有多少钱?给妈三百万。”

苏语妙的眉头一下皱紧了:“三百万?这么多,你……”

她脸色极速地变了。

“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去赌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