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 主角为苏语妙贺观南的小说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第3章免费

主角为苏语妙贺观南的小说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第3章免费

2024-03-02 06:50:19 作者:郁金金
  •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一次阴谋,苏语妙做了贺观南的女人。她用了三年去捂热贺观南的心,忍着心碎一次次等待,却等来了他的订婚宴,白月光的回归。她要离开,他不放手。她答应别人的求婚,他明明不爱,却用尽手段逼她留下。等她逃了,他又满世界疯找。后来,他看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孩子,红着眼将她囚在自己的庄园内。“你和孩子,都是我的!”苏妙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贺总请自重,我已经有男友了。”

    郁金金 状态:连载中 类型:总裁
    立即阅读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章节介绍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中的每一位人物都很有特点,在郁金金的笔下每一个人物个性十足,被刻画的很成功,特别值得提一下的是苏语妙贺观南,主角形象深入人心,第3章:“愣着做什么?淋雨很好玩?”见她不动,贺观南冷冷睨来一眼。苏语妙紧了紧湿漉漉......

《贺总别虐了,苏小姐携崽消失了》 第3章 事后伤心 在线试读

“愣着做什么?淋雨很好玩?”

见她不动,贺观南冷冷睨来一眼。

苏语妙紧了紧湿漉漉的披肩,勉强笑着:“三哥和王小姐约会,我怎么好意思做灯泡?我回去和妈妈说一声,不打紧的。”

她胡乱应付着,打定主意待会自己打车回在外租的公寓。

这幅样子肯定不能让刘太太和苏姚见到,否则她拒绝刘铭又被恶意报复的事就兜不住了。

她不想让苏姚在刘太太面前落脸。

贺观南面色如常,只手指在车门内侧轻敲两下,再次淡声道:“上车,或者我现在给四婶打电话,你选一个。”

“你!”

苏语妙差点直接骂他。

想到王小姐还在车上,她抿了抿嘴,一言不发地拉开了副驾车门坐了进去。

冰凉的后背和皮质座椅相贴,冷得她一抖,随即座椅加热的热感透了上来,苏语妙的感觉总算好了一些。

“这是我四婶的大女儿,苏语妙。”

贺观南的声音从面传来,淡淡地为王小姐介绍她。

王小姐早就把贺家上下关系了解得透彻,听名字就知道,这是那个四太太带回贺家的拖油瓶。

她笑容得体,在后视镜中和苏语妙眼神相撞,弯起唇角:“苏小姐你好。”

苏语妙感觉身体忽冷忽热,脑袋飘忽,她挤出一句“王小姐好”,便再也没有出声。

王小姐也不在乎,她和贺观南聊得热络,两人聊着当年E国留学的事情,大到学校的划艇比赛,小到哪座地铁站附近有好吃的餐厅。

苏语妙静静听着,那是贺观南身上的另一个世界,她未曾踏足过。

贺观南从不和她闲聊自己的过往,他们在一起,总是他有兴致的时候,拿她打发了时间,便结束一次会面。

她就像个高级的应召女郎,贺观南需要,她便出现。

“苏小姐在哪里读的大学?”

苏语妙垂眼想着往事,王小姐突然问了一句。

“不过是南方一个普通大学,没什么好说的。”

苏语妙正准备回答,贺观南就淡淡开口。

王小姐愣了愣,感觉到他对这个没血缘关系的堂妹似乎有点敌意,于是没有再把话题放在苏语妙身上。

苏语妙透过后视镜看着身后贺观南冷淡的眉眼,攥紧了拳头,心底涌起一股难堪。

贺家人人都有国外名牌大学的经历,她当时成绩优异,已经申请到了世界最顶级的学府,苏姚却不肯放她离开自己身边。

苏姚又哭又闹,贺四爷和贺彩歆轮番来劝她,恰逢那时贺观南刚回国,她鬼使神差的想更靠近他一点,就真的放弃了那次机会。

当年做出的错误决定,此刻像一把利剑一样刺穿了她的心。

“我朋友说城南开了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下次可以一起去吗?观南。”

王小姐兴致勃勃地邀请贺观南下次约会,贺观南笑容温和:“当然可以,到时候提前约我的秘书。”

苏语妙对两人的交谈充耳不闻,只闭眼靠在座椅上。

她的小腹突然剧痛,用尽全力才能堪堪忍住不叫出来。

王小姐还在和贺观南讨论餐厅的菜单,苏语妙突然轻轻呻吟了一声,手指在中控台上用力一抓,抓破了真皮台面。

“苏小姐是不是不舒服?”

出于礼貌,王小姐问了一句。

苏语妙却没回答,令人尴尬的沉默在车内蔓延。

贺观南嘴角下沉:“不用管她。”

正巧王小姐的住所到了,于是他和王小姐一前一后下车,亲自撑着伞将她送到门厅。

苏语妙抖着嘴唇瘫在副驾驶,开车的秘书周林忍不住问:“苏小姐,不舒服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苏语妙看着雨幕下贺观南模糊的身影,好半天才慢慢摇头。

“不用了。”

可能是例假要到了,又受了凉,所以肚子此时格外得疼。

她只想赶紧回家泡个热水澡,窝进温暖的被子好好睡一觉。

贺观南重新上车后却直接吩咐:“去铂芮居。”

那里是他的公寓,他不住贺宅时,基本都长居在铂芮居。

“三哥,我想回自己的公寓。”

苏语妙小腹的疼痛消退了些,她目光与贺观南对上,却见他面色沉沉,口吻冷硬。

“苏语妙,你多大人了,还装病博关注?”

他以为她是故意打断自己和王小姐的谈话,看了眼被抓破的中控台,贺观南再次开口。

“修车钱从这个月给你的零花里扣。”

那股难堪再次袭上心头。

她跟了贺观南,虽然自己什么都不要,贺观南却遵循豪门间的规则,每月都会给她一笔名曰“零花”的钱。

苏语妙拒绝过,换来的是贺观南更为强势的逼迫。

“我有些不舒服,不是故意的。”

她没法和他硬碰硬,只能小声解释。

车到了铂芮居的地下停车场,贺观南直接从副驾驶把她拖出来,面带讥讽。

“刚才和刘铭相亲时不是笑得很开心吗?偏偏在我和王小姐说话时不舒服?”

他把苏语妙按在车库里的柱子上,俊脸凑近,想要狠狠吻她泄愤。

苏语妙感觉小腹内的疼痛又开始了,她脸色白了几分,用力挣扎。

“我不要你理解我,但你也不能污蔑我,放开我,贺观南!”

挣扎间披肩坠地,绸裙领口微微敞开,露出刚才在更衣室留下的暧昧红痕。

贺观南眼眸深了几分,把她横抱着往楼上走。

“去换衣服。”

苏语妙一用力小腹就疼,只好无奈地被他抱上电梯。

一进客厅,贺观南就如同雄狮般把她剥得一干二净,在沙发上迫不及待地品尝起猎物。

苏语妙被迫承受,只觉得和现在相比,刚才在更衣室只是和风细雨。

“我要来例假了。”

她受不了得扭动,却被贺观南强势按住。

“还没来。”

他在沙发上尽兴了一次,把苏语妙裹着抱上二楼房间。

“别再赌气了,我和王小姐结婚不会改变什么,你也不要再去相亲,乖乖的,我给你每个月再加十万。”

贺观南一边把苏语妙放在床上,一边放缓了语气细密吻她,身段前所未有的低。

苏语妙一下子坐起身,用力推开他,满脸不可置信。

“你以为我在吃醋?闹别扭?你觉得再多花十万,就可以让我心甘情愿做你的情妇?”

贺观南数次被拒绝,眸色阴沉了下来。

“你到底在闹什么?”

他嘴角扯出讽刺:“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别逼我说难听的话,四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