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双生阴子 > 《双生阴子》无删减完整版第2章在线阅读

《双生阴子》无删减完整版第2章在线阅读

2023-03-27 21:28:09 作者:一时长情
  • 双生阴子 双生阴子

    我满月那天高烧不退,差点夭折。十岁那年,家里挖出一个黑色陶罐,里面竟然装着一个黑孩子。自此家里鸡犬不宁,爷爷频频起尸……

    一时长情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
    立即阅读

《双生阴子》 章节介绍

很多网友被《双生阴子》中的福生顺生圈粉,在一时长情的创作下福生顺生成为有血有肉,有个性的角色,成功吸引不少读者,以下是《双生阴子》第2章内容:等我们父子俩火急火燎赶到爷爷的坟头时,村长已经先一步到了。老爹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应该是他早就通知......

《双生阴子》 第2章 蹲守 在线试读

等我们父子俩火急火燎赶到爷爷的坟头时,村长已经先一步到了。老爹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应该是他早就通知村长。

相较于上一次,这一回老爹的脾气反倒有些收敛,围着坟坑转了一圈后,给村长递了一支烟。两个人也不说话,直到一支烟烧到了屁股,村长才慢悠悠的说:“要不,咱们报警吧,我感觉干这事儿的人不简单。”

老爹没有立马接话,想了好一阵,才皱着眉头说:“我总觉得怪得很,我昨晚就在旁边的草里蹲着。前半夜还好好的,抽支烟的工夫就睡着了,醒来我爹就不见了。”

村长打了个哆嗦,甩了甩脑袋,伸手拍了拍我爹的肩膀,说:“别瞎想,估计是你睡得死,没听到动静。”

老爹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沉默了一会儿后,又说:“你说他图啥,我爹下葬的时候就穿着一身寿衣,这年头谁家还会把值钱的玩意儿带进坟里,留着给娃去婆娘才是正经。”

村长砸吧了两下嘴,我爹给爷爷入殓的时候,他就在旁边,棺材里有什么估计他也清楚。琢磨了一阵,他接着话说:“不为钱,就是为仇,老叔他……”

话说到一半,他就住了嘴。

我爷爷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这么些年在村里也是逢人就给笑脸。更何况,他早年间是抬棺匠,十里八村的人都对他印象不错,这种人会和人结仇?

估计村长也是想到了这些,才忍住了后半句没说。

两个人猜了半天,都没弄清楚这里面的缘由,只能先想办法把爷爷找回来。这一次,老爹没让村长再麻烦村里人,就咱们三个人去。

我们率先去了后山的那条山沟,上一次爷爷的尸体就是在那儿找到的,这次保不齐还会在那里。山沟离后山有一段距离,需要走上半个小时的山路。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总算到了位置。

山头的阳光有些刺眼,山谷里仍然不断有蛐蛐声响起,一时间很难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顺着山坡往下走,渐渐的眼睛也适应了周围的光线,我隐隐瞧见,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似乎有一只脚露在外面。鉴于上次的情况,我心里大概明白了,爷爷的尸体多半就在那里。

我朝老爹和村长喊了一声,顺手指向那块大石头。两人朝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拼命狂奔,很快就到了那块石头后面。等我赶到的时候,爷爷已经被搬到了凉席上。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还是被爷爷的样子吓了一跳。他浑身腐烂的程度又加重了不少,最严重的的莫过于脑袋。

原本记忆中那张慈祥和蔼的老脸,已经爬满了蛆虫。孔洞的眼眶里,上下蠕动,时不时还有灰褐色的液体流出来。额头,脸颊,已经露出了森森的白骨,看上去不仅恶心,还十分的恐怖。

在这种令人脑袋发沉的气味刺激下,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赶忙小跑几步,扶着一颗小树不停的呕吐,几乎快要将胃里的酸水倒出来了。

干呕了好一阵后,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翻身就倒在了旁边,贪婪的喘着粗气,额头的汗水不要钱似的往下掉,眼前闪过无数颗金星,耳边已经有了嗡嗡声,这是脱力又脱水的征兆。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有人给我喂了一些水,眼前才重新有了光亮,但还是没有力气站起来。

我被老爹扔到了背上,而爷爷的尸体则是由他和村长抬着回了后山的坟地。

爷爷的尸体不能再运回去,免得引起村里人的恐慌,说不定还会给我家遭来闲话。

就在老爹和村长把爷爷的尸体重新放进棺材的时候,我这才发现,爷爷的另一条胳膊也不见了。难道是在半路上掉了?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爷爷的尸体已经大面积腐烂,稍稍一碰就会掉一大片,这么远的距离颠来颠去,保不齐会掉几块肉。

把这话和老爹一说,却见他摇头冲我解释,“不是,找到你爷的时候胳膊就不见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事情似乎越发奇怪了,上一次是左胳膊,这一次是右胳膊。难道扒坟的那个人,专偷人胳膊?可是他为何不一次性都偷了去,反而要废二道工夫?

这话我不敢说,说出来就是不孝,但看老爹眉头紧锁的模样,估摸着他或许也意识到了这点。

一通忙活,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和村长散了后,老爹领着我到了去了后山的河里洗干净了身上的尸臭味,这才急忙往家赶。

爷爷坟头再度被人刨了的事情,村里没人知道,老爹回了家也一门心思的忙活新房子。直到吃过晚饭,他才拉着我要出门,说是出去溜溜食。我很清楚,老爹晚上肯定是有行动,没声没响的跟着他出了门。

果不其然,出了家门,他就领着我往后山走,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咱家就剩下咱爷俩两个男人了,出了这种事,你得顶上。你小子平日里瞌睡多,但今晚上千万要打起精神来。”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了一瓶风油精扔给我,让我困了的时候抹在太阳穴上。

到后山的时候,月亮才刚刚升起,但四下已经瞧不见晚归的人,只能听到草丛里此起彼伏的虫鸣。老爹在爷爷的坟头转了一圈,似乎没瞧见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放心的带着我钻进了不远处半人高的杂草丛。

这里地势比较高,恰好处在坟头的正对面,一伸头就能看清那边的情况。

老爹在草里简单的打了个窝子,让我趴在上面不要乱动,而他自己则是安稳的躺在地上,嘴里叼着烟,眼睛看向渐渐暗下来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已经入了秋,但野地里还是有不少蚊虫,时不时的会来三两只专挑我柔嫩的地方下嘴。我被弄得心浮气躁,有种一把火把这些杂草烧了的冲动。但看着老爹那双惆怅的眼神,我还是强忍着小心动弹,生怕惊动了那个扒坟的王八蛋。他要是不敢来了,家里不知道还要提心吊胆多少日子。

时间一点一点过,野地里渐渐刮起了凉风,让我燥热的心也慢慢凉了下来,如果没有蚊虫,睡一觉是不错的选择。

眼瞧着快到十二点,我实在困得不行了,脑袋垂了几次就挨着了地面。这时候,老爹轻轻拍了拍我的胳膊,吓得我立马精神了一些。揉了揉眼睛,抬眼往前看,没发现坟头有什么情况。

我这才明白,老爹是在提醒我不要睡着了,接着抹了抹风油精,顿时精神了不少。

一个小时后,月上中天。野地里的风忽然凉了不少,刚才还吱吱乱叫的虫子,在一瞬间就销声匿迹,让人有种不切实际的恍惚感。

“噗,噗……”

接踵而至的,是一个沉闷的声音。这个声音越来越响,顺着迎面吹来的凉风传了过来。我抬起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是看了一眼,我就僵住了,脑子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那个声音的来源,正是爷爷的坟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