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第一狂婿 > 苏阳江婉为主角小说第一狂婿在线阅读第4章

苏阳江婉为主角小说第一狂婿在线阅读第4章

2020-10-30 13:47:54 作者:夜秋

《第一狂婿》 章节介绍

《第一狂婿》是夜秋得力之作,作为一篇题材新颖的都市小说作品,故事中的苏阳江婉角色设定自然不落俗,被很多读者喜欢,第4章内容:要不要接?苏阳盯着手机屏幕愣在那里,突然有些紧张,时隔两年,这是江婉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别傻愣着了,接吧。”旁边......

《第一狂婿》 第4章 江婉来电 在线试读

要不要接?

苏阳盯着手机屏幕愣在那里,突然有些紧张,时隔两年,这是江婉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别傻愣着了,接吧。”

旁边传来武蒙的笑声,苏阳扭头瞪他一眼,暗骂你这个偷窥狂!

武蒙很识趣的戴上了耳机,意思不言而喻,你们小两口被迫分开两年,肯定有很多话想说,你们聊你们的,我绝对不偷听。

犹豫片刻,苏阳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苏阳,是你吗?”手机那头传来江婉的声音,期待中带着一丝焦虑,还是那么的温柔、动听。

听得苏阳心头一酥。

“是我。”苏阳应道。

“你真的......提前出狱了?”一瞬间,江婉声音哽咽。

“嗯。”苏阳点了点头,然后脸色凝重道:“对不起!”

他欠江婉一个道歉,即便,他是被冤枉的,可江婉比他更加无辜,因为他的贫穷、他的窝囊、他的无能,他和江婉之间的爱情才会被别人瞧不起,被别人当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别人阻止,甚至设计陷害。

说到底,都是因为钱!

穷,就是原罪!

江婉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似乎担心被别人听见,刻意压低了声音:“你能出来就好,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反倒是我,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明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却束手无策,救不了你,应该是我对不起你才对......”

“你知道?”苏阳猛地一怔。

“嗯。”

“你都知道些什么?”苏阳追问道,心说,他被冤枉的事,难道已经水落石出了?已经真相大白了?

江婉语气坚定道:“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

苏阳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因为江婉的回答,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信任!

他真的没有想到,当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强歼犯的时候,江婉居然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清白的情况下,选择了相信他。

一股暖流从心头划过,很感动。

说不出的感动。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江婉小声问道。

苏阳深吸口气,扭头看了眼车窗外的风景,应道:“还有两分钟,就到龙脉庄园了。”

“啊?”江婉惊道:“你要来龙脉庄园?!”

苏阳正色道:“老太太七十大寿,作为江家的女婿,我既然出了狱,怎么能不去送上一份大礼?”

“不行!”

江婉的声音陡然提高,想也不想就阻止道:“你疯了吗?刚才玲玲给妈打电话,说你动手打伤了她和陈子昂,我好不容易才拦住妈,没让她声张,你这个时候过来,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而且......”江婉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有些事在电话里不方便说,这样,你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等奶奶的寿宴结束以后,我下午偷偷过去找你,到时候再和你细说。”

“可是,我......”

“我妈喊我,先这样,记住我的话,千万别过来!”

说完,江婉就挂了线。

不能去吗?

苏阳心里很清楚,他现在贸然去龙脉庄园,打搅江家老太太的寿宴,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甚至会被江家的人轰出来。

但是有些话、有些事,总要说清楚的!

如果放在两年之前,也许,苏阳根本没有那个勇气和胆量,去江家老太太的寿宴上闹,因为闹的后果,他承担不起。

而现在,经受过两年的牢狱之灾,如今的苏阳,已经不是两年前的苏阳了。

他现在一无所有,证据在手,实在找不出退缩的理由。

“前面拐个弯就是龙脉庄园,你后悔还来的及。”旁边的武蒙摘下耳机,放慢了车速。

“不要停!”苏阳摇头。

“真的要去?”

“当然。”

“那......好吧。”武蒙叹了口气,道:“作为男人,我不想阻止你洗刷冤屈,自证清白,不过,看在老板对你那么欣赏的份儿上,我必须提醒你,你老婆说的对,你现在进去,就是往枪口上撞,惹怒了江家那个老太婆,对你没什么好处。”

“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我......”话说到一半,苏阳脸色突然刷的一变,皱眉盯着武蒙,惊讶道:“我和江婉的对话,你都听到了?”

“对啊。”武蒙笑着点头。

“你不是......”苏阳看向武蒙手里的耳机。

武蒙耸了耸肩,无辜道:“我只是戴上耳机而已,里面根本没有声音。”

“你!”

苏阳突然想动手打人。

太卑鄙了!

武蒙得意一笑,道:“有些话,你老婆不好意思亲口告诉你,但是,如果你真的要去,我可以给你提个醒,至少让你有点心理准备。”

“什么话?”

苏阳不傻,刚才自然感受到了江婉的难言之隐。

武蒙叹了口气道:“按照老板生前的嘱托,在你出狱之前,我派人调查了你的底细,也调查了江家,你老婆这两年过的不太好,天天被嘲笑,处处被打压。”

“而且,朱家那个叫朱炫龙的王八蛋一直在追求她,朱家势大,江家一心想着巴结攀附,不敢得罪,所以,江家的老太婆就拿你的安危逼迫江婉,如果她不答应嫁给朱炫龙,就让你永远也走不出泉城第四监狱。”

“江婉已经妥协了,只要你能出来,她就嫁给朱炫龙,其实,今天不仅是那个老太婆的寿宴,还是朱、江两家的订婚宴。”

“朱家的人也在,你现在拿着证据进去,等于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朱家和江家的脸......”

说着,武蒙脚底一踩刹车,出租车停在了龙脉庄园大门口。

苏阳愣住了,脸色难看。

订婚宴?

怪不得江婉刚才欲言又止!她说,她相信苏阳是被冤枉的;她说,她救不出苏阳,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然而,她却没有说,为了救苏阳出狱,她宁愿牺牲一生的幸福,把自己的身体和婚姻当成交易的筹码!

震惊、愤怒、感动、愧疚......此刻,苏阳心里五味杂陈。

半分钟后。

苏阳握紧了拳头,深吸口气,把怀里父母的遗像递给武蒙:“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

然后转身,推门下车,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龙脉庄园。

武蒙低头看着遗像中一脸慈祥的苏阳父母,正色道:“二十年,你们养了一个好儿子,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吧,放心,你们的仇,他一定会亲手替你们报的,九泉之下,安息吧。”

随后,武蒙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小蒙,情况怎么样?”手机中传出一个略显苍老的男人声音。

武蒙应道:“人已经接到了......”

武蒙把这边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片刻后,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并且有些激动:“好!好好!不愧是老爷亲自选定的传承人,有智计,有胆识,有气魄,未来可期!”

“那接下来?”

“按计划行事吧,等他从江家出来,带他过来见我。”

“好。”

......

在泉城,龙脉庄园是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即便是江家,也只有老太太才住的起。

老太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江建国,也就是江婉和江玲的父亲;小儿子江建成,江建成膝下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叫江超。

所以,江超是老太太唯一的孙子。

老太太的思想比较封建,重男轻女,觉得只有男孩儿才能传递江家的香火,于是一直把江建成和江超当作继承人培养。

两年前的那场婚礼,老太太本来持反对态度,拗不过江婉的一意孤行,甚至以死相逼,才勉强同意,结果却闹了那么一出,使江家成为整个泉城的笑柄。

从那以后,江建国一家被打压的更狠,在老太太面前几乎抬不起头。

幸好,朱炫龙瞧上了江婉。

朱家势大,老太太不敢得罪,这两年一直逼迫江婉和苏阳离婚,却不敢逼的太紧,生怕江婉脑子一热,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破坏了和朱家的联姻。

此时,在江家别墅装饰奢华的客厅里,椭圆形的餐桌前已经坐满了人,美味佳肴,欢声笑语,十分的热闹......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