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裙下权宦 > 容无妄盛明姝小说名字最新章节《裙下权宦》全文免费阅读

容无妄盛明姝小说名字最新章节《裙下权宦》全文免费阅读

2024-04-14 19:40:50 作者:黎酱
  • 裙下权宦 裙下权宦

    整个京城都知道,长公主她为了滔天权势,嫁给了权倾朝野的大太监。所有人都说她是菟丝花,依附着容无妄。但没人知道,她前世被亲姨母诓骗,处处折辱容无妄,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重活一世,她决定抱紧容无妄的大腿,借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往上爬,完成复仇!只是最后,为什么真太监变成了假的?她被那风华绝代的大太监捧上了天,日夜掐腰宠~

    黎酱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裙下权宦》 章节介绍

《裙下权宦》剧情紧凑,随着故事的不断发展,原本平淡无奇的内容也变得精彩起来,尤其是容无妄盛明姝的主线出现之后,更具有看点,第10章所描绘的是:“长公主此话何意?”“我在等公公毒发。”盛明姝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公公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毒发的频......

《裙下权宦》 第十章 等你毒发 在线试读

“长公主此话何意?”

“我在等公公毒发。”盛明姝冲着他眨了眨眼睛,“公公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毒发的频繁了许多?”

容无妄拧眉。

盛明姝一瞧就知道自己说中了。

“我若是说,是扶摇给你下毒,公公信是不信?”

容无妄的眉头拧的更深。

要是说其他人,容无妄或多或少都会相信,但若是扶摇……

他迟疑了。

扶摇是他母亲收养的孤女,他们之间,背负着相同的东西。

所以扶摇怎么会害他?

瞧着他的样子,盛明姝就知道他不信了。

她也没多说什么,只道:“今天她给你安排的午膳里,有一味慢性毒药,看起来是让人强身健体的,实则长久服用就会外强中干,并且能诱发你身体里原本的毒素,她兴许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太希望你好,但愚蠢的人被绑进深宫,有的时候不仅会害了自己,甚至会害了身边的人。”

这番话她说的十分隐晦,她相信容无妄绝对能听得懂。

果然,容无妄沉默了半晌后,道:“这件事我会去查。”

说着,他顿了顿:“为何在用膳之前不说?”

“那个时候我说了,公公会信吗?”

容无妄再次沉默了。

确实,不会信。

就在盛明姝正准备开口安慰他继续刷一波好感度的时候,容无妄脸上的表情,忽然变了!

他痛苦的弯着腰,整个人紧绷起来,原本就通红的朱砂痣,此时颜色仿佛浓的要滴出血来!

如玉般白皙的脸上,也逐渐布满了黑色的纹理,看起来极为可怖。

“漪琴!准备药浴!”

盛明姝面色凝重,大喊一声,随后用尽吃奶的力气,想要将容无妄搬去床上。

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搬得动容无妄?

平儿安儿听见了盛明姝的喊声,从外头进来,看见房间里的这一幕,她们面色也沉了下来,什么话都没说,上去帮着盛明姝将容无妄扶到床上去。

“你们一个去帮漪琴准备药浴,一个在外头守着,此事关乎公公性命,记得,任何人都不能进来打扰我。”

许是盛明姝的语气太过于低沉,平儿安儿立刻听话照做。

她们才出去,就撞上了想要冲进来的扶摇。

一瞬间,平儿和安儿就明白过来,盛明姝所说的,不能让人打扰,是什么意思。

“千岁是不是毒发了?”

扶摇脸上急切,手中还握着一个药瓶,急冲冲的想要进去,却被平儿面无表情的拦下。

“安儿,去帮漪琴姑娘。”

“好。”

安儿应了一声,去了。

扶摇看着挡在面前的平儿,面色不善:“你做什么?滚一边去!千岁毒发,我要给他送药!”

不敢针对盛明姝,但平儿,扶摇却不放在眼里。

“抱歉,长公主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平儿并不介意扶摇的态度,只挡在门口,冷冷说道。

闻言,扶摇尖叫一声:“你是千岁的丫头还是长公主的丫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若是千岁有什么闪失,我要了你的皮!”

“给我滚一边去!我要进去!”

说着,她抬手,试图给平儿一巴掌。

但平儿是练家子,扶摇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还没碰到平儿,就被她牢牢捏住了手腕。

“这也是千岁的意思,有什么不满,等明日你自己跟千岁说吧。”

平儿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挡在房门前的身子犹如一座山,纹丝不动。

任由扶摇如何胡搅蛮缠,她丝毫不放人。

甚至担心在门口扶摇会吵到房间内的盛明姝,平儿直接上手,像是拎小鸡仔似的,把人拎出了院子。

扶摇气的双眼通红,却毫无办法。

该死的妖精!

为什么她一来,千岁府的人都像是变了一个样一般,全部都听她的话?!

分明她才是千岁府唯一的女主人!

房间里的盛明姝听见了外面的吵闹,不过发现逐渐没了声音后,心底对平儿和安儿更满意了几分。

听话就好。

她不敢多耽搁,麻利的用绳子把容无妄的手绑起来。

寸草心毒发的时候,中毒人会变得躁动,理智全失。

果然,她才绑好容无妄的手脚,就对上了那双猩红暴虐的眸子。

原本好看的桃花眼,现如今完全失去了理智,比新婚那夜还要恐怖几分。

盛明姝也不惧,摆好金针,开始为他施针。

今夜毒发并非解毒,因此她没用解毒的针法,只是最简单的排毒针。

她扒掉容无妄的上衣,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看的她脸红心跳。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盛明姝默念两句,最后还是没忍住,在容无妄的身上摸了一把,手感让她十分满意。

只是她奇异的发现,容无妄的身上,竟然纵横交错,有许多伤痕。

“滚!”

容无妄忽然暴动,双眼猩红,额角青筋凸起。

盛明姝不急不慌,在他头上的一处穴道下了一针,容无妄瞬间安静下来。

趁着现在,盛明姝手中的银针不断落下,很快落满了容无妄的上半身。

到了下半身,她却犯了难。

容无妄怎么说都是个太监,失去了男人最在意的东西,她要是就这么扒了他的裤子,等醒了之后,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了自己?

越想越有可能,所幸腿上不需要多少针,她摸索着也能施。

如此想着,她只脱去了容无妄的外裤,留了一条白色的中裤,开始施针。

很快,针全部落完,容无妄脸上的黑色纹路也逐渐消失下去。

盛明姝轻轻擦去了额头的薄汗,叫来漪琴:“把药浴桶拎进来,扶着他泡脚,注意他身上的银针。”

等到一切完成,盛明姝累的快要虚脱。

她取完容无妄身上的银针,也懒得管外面的事情,只道:“守好门别让人进来。”

然后和衣在容无妄身边躺下休息。

第二天一早,容无妄悠悠转醒,只觉得浑身酸软,头也钝痛。

忽然,他发觉自己上半身竟然是光着的!

容无妄猛地坐起来,瞬间惊醒了盛明姝。

盛明姝揉着眼睛,还伸手想来摸容无妄的脉门,却被容无妄反手握住。

他声音阴沉,带着危险:“长公主脱了咱家的衣服?”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