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 >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小说目录第9章好消息怀了坏消息不是人阅读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小说目录第9章好消息怀了坏消息不是人阅读

2024-02-10 02:51:22 作者:冰糖葫芦人儿
  •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

    苏然穿越平行世界。这个世界道门没落,大师兄被富婆追求当场还俗,二师兄啃三天树皮当场饿死,三师兄不知在哪个山头当野人,苏然成为唯一传人。太平间打工,半夜诈尸,苏然比尸体还要兴奋,当着数千网友的面扛回女尸。银行取钱需要死者本人签字,当场打好关系,鬼差带着鬼魂上来签字。警官家中妻子不孕不育十年,突然怀孕,背后竟然在养小鬼。离谱的事情一桩桩出现...

    冰糖葫芦人儿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 章节介绍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中的主人翁是苏然郑涛,这也是本文灵魂人物,由他展开本文故事,冰糖葫芦人儿将人物个性刻画的很成功,推荐给大家,第9章内容:这两卦一出,现场谁还敢来找苏然算命看病了。一个个甚至躲着他走,把直播间逗乐了,在线观看......

《太平间诈尸?这道士比尸体还兴奋》 第9章 好消息怀了,坏消息不是人 在线试读

这两卦一出,现场谁还敢来找苏然算命看病了。

一个个甚至躲着他走,把直播间逗乐了,在线观看的人数都已经来到了两千多。

弹幕非常多,大家都在嘲笑之前的受害者。

:“我看不会有人来当受害者了吧?”

:“还敢来?一句少看片,让校花徐淼当场社死一百年吧?”

:“我估计这下子徐淼会更火了,比之前电视剧爆火的时候还要恐怖的?”

:“何止呢,谁还敢来啊,好好的看看姻缘,结果男朋友成了搅屎棍,这搞个屁啊。”

:“不得不说,这个整人是有一套的,很刺激。”

在天桥这边待了一阵子,苏然直播间的热度越来越高。

自己这边收取的声望值也越高,等了很久,还没有看到郑涛前来找他。

正准备起身离开,就看到远处一辆警车一脚刹车杀了过来。

旋即,从车上火急火燎下来一个警官,朝着这边大步流星跑来,脸色通红,似乎情绪非常高。

:“我擦,郑警官来了?是来带你回局子的吗?”

:“刚刚你出门嘲讽别人老婆出事,现在估计是来找你算账的吧?”

:“就是,终于抓到你的小辫子了,让你散播封建迷信。”

:“等等......有没有一种可能,郑警官发现他老婆真有点问题?”

:“噗——不会吧,郑警官可是模范警察,老婆也经常上镜的,是一个好女人,应该不会的。”

:“对,我不相信,看郑警官过来收拾他吧!”

迎面走来的正是郑涛,看他的模样,应该是被苏然算中了。

苏然一边收拾摆摊的东西,一边起身,朝他迎了上去。

路边的吃瓜群众不少都收摊闪人,以为警察是来执法的,尤其是卖虎鞭那小子,跑的最快。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

这个警官走过来之后,直接双手抓着苏然,脸色慌张不已:“道长,快帮帮我,我老婆真的出事了!”

啊?

此话一出,现场众人瞬间石化在了原地。

警长寻求道士的帮忙?

直播间弹幕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也在疯狂打字。

:“卧槽,郑警官老婆真的出事了?这道士算对了?”

:“我的天,之前道长出门的时候说的话是真的?”

:“之前我还嘲笑他找死,无事挑衅警官呢,没想到真被他算中了?这小子有点东西啊。”

:“每卦都准了,这道长有点厉害啊,比那些个江湖骗子厉害得多啊。”

:“不会吧不会吧,郑警官的老婆都会出轨?我不信啊!”

:“闭嘴吧,别人说是出事了,没说出轨啊。”

看着他如此模样,苏然一点都不例外。

拍了拍他的肩膀,再次说道:“郑警官,警帽戴好。”

但此时的郑涛哪里顾得上这么多。

一把拽着苏然:“道长,你真的算对了,我老婆真出事了您一定要帮帮我啊,我为之前的事情给你道歉!”

一想起之前自己对苏然的不敬,郑涛心中就一阵后怕。

幸好苏然走的时候特意提醒了他,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苏然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跟着他坐上了警车,这已经是他这个周第三次坐同一辆警车了。

前两次都是进局子,而这一次则是被他请回家。

:“不是,郑警官你的老婆出轨了,你叫道士去干什么?”

:“是啊,叫他去帮你调教调教吗?”

:“不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他老婆出事了,指的并不是出轨?”

:“对,如果是出轨就不会让道士去了,我感觉是出了点什么事情啊!”

:“这科学吗?我怎么感觉这像是电视剧啊。”

车上,苏然坐在副驾驶位置,眼神无意甩过后面的后视镜,后面似乎有人跟着的。

整个车上只有他们两人。

副驾驶位置一阵阴气,如若不是郑涛是警察,他恐怕早已经出事了。

“道长.........我妻子.......我妻子怀孕了。”

苏然:????

直播间:?????

:“卧槽,什么意思,郑警官你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和道长有关系吗?怪不得让道长跟你一起回去!”

:“我擦,这剧情反转得太精彩了吧?怪不得这个道士算到了。”

突然的一句话,让苏然都有些不知所措。

“居士.......话可不能乱说......”苏然尴尬的开口。

郑涛似乎也意识到了刚刚说的话不太对,急忙改口:“我老婆怀孕的东西很不对,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只是今天你突然开口提醒我,我回家这才发现.......她怀的有可能不是人!”

此话一出,直播间众人的脑海犹如晴天霹雳。

好消息,怀了。

坏消息,怀的不是好东西。

苏然听到这话都皱起了眉头:“我随你去看看,路上你给我说说情况。”

路上,苏然一直在注意后面的情况,这辆车依旧死死的跟在后面没有离开。

绕了很大一圈了,还跟着的。

旁边的郑涛也开始说话了。

他老婆跟他结婚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间两人一直都在备孕,但无论如何都怀不起孩子。

结果没想到,今年她老婆忽然回了一趟老家,从老家回来之后一个周就怀上了,本是一件喜事,但自从怀孕之后她老婆就变得神经兮兮,总是说有什么小孩跟着她。

每天都说脖子酸,更是食欲大涨喜欢吃肉食。

结果,今天他中午回家,突然发现老婆在阁楼位置吃东西,阁楼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石像,吃的是生肉,一边吃东西一边说些奇怪的话,声音也变得尖锐无比。

血淋淋的生肉当时就把郑涛给吓到了,联想到苏然给他说的话,他果断的来找苏然,甚至连医院都没有去。

苏然皱着眉头:“黑色的石像?看起来像是什么?”

“像.......像电视剧里面的那种黑色娃娃,只是一眼,我......我就感觉很难受,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听完他的话,直播间大家都直呼不可思议。

:“我擦?吃生肉?还血淋淋的?”

:“回乡一个月回来就怀孕了?哥们头顶怕不会绿油油?”

:“听起来好玄学啊,这石像难不成是养的什么鬼东西?前段时间网上不是非常流行吗?”

:“养的鬼娃娃!前段时间新闻不是说了吗?什么榴莲国传进来的,严禁传播等等。”

:“我擦,不会是真的吧?”

虽然苏然也有了猜测,但没有看到之前,他还是不能肯定。

很快,车就到达了小区位置。

南市区。

门口停着很多豪车,这个地段属于有钱人才能居住的,想要进入里面都需要刷脸。

保安看到郑警官之后,也是热情的打招呼:“郑警长,这刚刚才出门又回来了啊。”

郑涛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嗯。”

栏杆抬起来,车辆进入其中。

这个小区,基本都是别墅区,不难看出郑警官的经济实力。

后者也是尴尬一笑:“家里面有点钱,做警察只是兴趣爱好。”

苏然点点头,郑警官这面相本就大富大贵,再加上成为了人民警察,所以就算他老婆那边有点事,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从小区进来之后,苏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

最后车辆停到他家门口,这股气息更是迎面冲来。

煞气萦绕。

“五彩绳,五帝钱,你信风水?”苏然看着门口挂着的东西,询问道。

郑涛也没瞒着:“我爸他们弄的,生意人嘛,相信这些,道长你还是跟我一起进去看看我老婆吧!她情况不太好,我害怕会影响他肚子里面的孩子。”

说着,他已经非常焦急,推开门就朝里走去。

苏然一脚落下,有些惊讶的看着房门口,泥土下竟然有石灰,并且两面的花园还有泥泞!

石灰驱虫养煞,泥泞属阴........这里的风水看来已经被破了。

:“卧槽,郑警官还是富二代?住的也是别墅啊!”

:“废话,之前郑警官是很出名的,富二代警察,再加上老婆也长得漂亮。”

:“对,他老婆是一个up主,喜欢拍点生活片段,只是已经断更几个月了,恐怕就是因为这事。”

郑涛在这个区县也算风云人物了,富二代都来当警察,老婆又是UP主,自然很多人认识。

房门一推开,一股气息扑面而来。

苏然却忽然停住了脚步,郑涛好奇回头:“道长,怎么了?”

后者眯着眼睛,盯着二楼的窗户说道:“郑警官......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

郑警官被苏然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就听后者继续说道:“阴不离煞,阳不飞玄,阴阳两爻互不对峙,你这屋子上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他和直播间都吓了一跳。

“门前土下藏石灰,草木旺而衰说明,阴气养白物,这些草恐怕无根也茂盛。”

无根也茂盛......听得郑涛心中悬着一口气。

一步迈入房中,苏然周身的道气四散而来,下一秒,一股气息冲天而起,伴随着的还有一阵尖叫声。

尖叫声很尖锐,像是那股阴风一般袭来。

苏然拿出符纸,屈指一弹顿时化解这道尖叫,四周看了一圈。

“你老婆呢?”

郑警官咽了咽唾沫,指着头顶的阁楼:“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她在吃生肉,并且很......很恐怖,我就把她关进去,然后来找你了。”

这种别墅,很多都会有阁楼,阁楼这个地方暗无天日,见不到光。

整个屋子里面也是血腥味浓郁。

“走吧,看看她的情况。”苏然说完,就由他带着去往了阁楼这边。

站在阁楼下面,阁楼的门缝里面竟然渗透着鲜血。

不等郑涛动手推开,里面一股巨力瞬间将门踹开,大着肚子的女人猛地就跳了下来。

她面容苍白,嘴里满是鲜血,十指修长跃下来坐在郑涛身上,张开巨口就朝他脖子咬去。

苏然眼疾手快,一指点在她眉心位置,她这才安静了下来。

下一秒,猛然回头,阁楼的阴暗处,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苏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