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 >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by听星语在线阅读第一章男人不行女人可以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by听星语在线阅读第一章男人不行女人可以

2023-05-26 21:27:20 作者:听星语
  •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

    吕布:义父,我还没上马啊!马超:只因当时在人群中多看了它一眼。春华:妾身当初就不该手贱摸它那一下。银屏:赤兔,我要你助本小姐大兴汉室!统大汉,讨鲜卑,征倭寇,战罗马……且看本马王叱咤风云,败尽天下英雄!

    听星语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 章节介绍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创意满分,和同类历史小说有很大的区别,总体读起来还是有很大惊喜的,听星语对于本文细节的把控也比较好,很容易让人深陷其中,本章讲了: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初,下邳决水围城已三月有余。白门楼下。金戈声不绝于耳,厮杀声撼......

《化身赤兔,开局掳走貂蝉》 第一章 男人不行,女人可以 在线试读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初,下邳决水围城已三月有余。

白门楼下。

金戈声不绝于耳,厮杀声撼天动地。

浓烈的铁锈味刺入鼻间,夹杂着一股沁人的幽香。

刚睁开眼的姜焱,甩了甩昏沉的脑袋。

却被人用力扯了一下脖子。

那力道之沉,差点让他跪伏在地上。

他抬眼一看。

一个身高足有一丈,头戴紫金冠身披连环铠的男子正背对着自己。

一手握着缰绳,一手倒提着方天画戟。

低着头和身旁一个貌美如仙的女人嘱咐着什么。

那萦绕鼻尖的幽香,想必便出自她身上。

这是貂蝉和吕布?

我是在做梦吗?

姜焱想伸手掐一下自己来辨别真假。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只抬在鼻前的马蹄。

我的手呢!

姜焱吃惊地打量自己身体。

才发现自己竟是四脚着地的立在地上,全身如火炭般赤红。

我好像一匹马啊……

姜焱沉默地闭上眼。数秒后,再次睁开。

一切依旧如原样。

“……”

看了一眼前方卿卿我我的两人,再看了一眼自己彪壮醒目的身躯。

姜焱终于确认自己穿越了。

而且是穿越成了吕布的坐骑,鼎鼎大名的赤兔马。

虽然穿越成一头绝世宝……不,骏马。

不过,谁想穿越成一头马啊!

姜焱愤恨不甘地猛砸了几下拳头。

然而在旁人看来,却是一只马在不安地撅了撅蹄子。

泥泞的地面,被他刨出了一个碗大的坑。

土坑的底面平整光滑,没有留下任何铁器的痕迹。

因为直到北魏时期,全国才开始普及马蹄铁。

东汉末年尚未有马蹄铁这种东西。

而没有了马蹄铁保护马蹄和提供地面抓力,马的血统和天赋就变得极为重要。

这也是赤兔能傲然群马,在历史上留名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姜焱发泄的当会儿,吕布已牵着貂蝉的小手转身过来。

只见霸气无双的男人,眼里难得露出了些许温柔:

“貂蝉,此去敌众路险。你且在赤兔身上坐好,随本将军一起突围!”

“夫君,妾身明白。”貂蝉低下头,温婉地做了个福礼。

只是在姜焱的角度看去,此刻女人脸上的神情竟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明明应该惊慌担忧的她,为什么嘴角却有些微笑似的上扬。

姜焱抬头瞥了一眼不远处激烈厮杀的战场,和近在咫尺的城门。

在看到头顶上方的“白门楼”三字后,他瞬间便明白了。

该死!

这里竟然是下邳!

历史上猛将吕布的葬身之地,貂蝉和赤兔的消失之始。

自己此时穿越赤兔马,和49年入果军有何区别!

“上马。”

吕布单手将娇小的貂蝉扶上马背,正欲跨后并骑。

在背上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柔软后,震惊中的姜焱终于反应过来。

他很快便意识到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那便是他绝不能让吕布骑上来!

这头嘲讽拉满的大坦克一旦上来,今日这围肯定是突不出去的!

我姜焱今年年方二十,正是大好之年,才不要和你们一起狗带啊!

关键时刻,危机大作的姜焱爆发出了全身之力。

挣断缰绳,载着尚未坐稳的貂蝉,如一团飞逝的火流星般射了出去!

眨眼之间,便迅速消失在了百米外的人海里。

原地只剩下一个手握半截缰绳,神情呆滞的吕布。

赤兔?!

侬是干啥呢?

——我还没上马啊!

一代猛将竟是半跪于地,发出了无比悲凄的怒吼。

就像一个被父母抛弃,还被人抢走了心爱糖果的无助小孩。

狂奔中的姜焱,已听不到远处吕布的叫喊,彻底淹没在了战场的厮杀声中。

一里外的远方高台上。

“哈哈!你们看那奉先小儿,这是在城门前跪地求饶吗?”一个留着八字胡的黑甲将领笑道。

旁边两将对视一眼,默不吭声。

他们三人都曾为吕布手下的八健将之一。

只是魏续和宋宪虽与侯成暗中勾结,生擒了陈宫和高顺献予曹操。

但要他们这种初叛之将,在曹军中公开嘲讽前主吕布,尚有些难以拉下脸面。

侯成见两人不接话,不禁冷哼一声。

忍不住在心里暗道:

这两蠢货!

连做狗都做不彻底,新主子岂能对他们放心。

传闻曹操本乃多疑之人。

他们身为叛将想要得其重用,光是献上陈宫和高顺两个倒霉蛋,功劳还远远不够。

为了加官进爵,说不得还要亲自上阵弑杀前主一番。

只是吕布那厮武艺高强。

侯成有自知绝非敌手,所以想要拉上他俩三人同去增加胜算。

他正想用什么理由说服魏续和宋宪两人。

忽见一团颇为眼熟的赤影,正在两军交阵之地左冲右突。

咦,那不是吕布的爱马赤兔吗?

上面竟然没坐着吕布,反而是乘着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妇人?

虽然女人将头埋在马鬃里,看不清脸蛋。

但侯成从对方诱人的身段和华贵的衣着上,很快便认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奇了怪哉!

吕布的爱马和爱妾,竟是同时出现在了一块儿。

而吕布本人,此时明明还在数百米外的白门楼下跪着。

他们这是想独自丢下吕布逃跑?

这就有意思了。

“我去去就来!”

打定主意的侯成提矛上马,一气呵成。

根本不给旁边魏续和宋宪反应的机会,便独自驭马朝着赤兔所在狂奔而去。

对付一个体质柔弱的妇人而已,当然是他一个人独吞功劳更好。

此时冲入人群的姜焱,才知战场险恶。

从友军战阵中冲出的时候,他因为主将战马的身份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甚至那些步卒在眼角瞥到一团火红从身后出现时,身体还下意识地便往两边避让。

同时连将士们的斗志都提高了不少。

皆以为是勇猛无双的温侯大人,前来以身涉险带头冲锋。

然而等他们看清楚,

远去的赤兔身上仅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弱女子后,对士气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一瞬间倒是溃败得更快了。

姜焱只想逃出生天,哪管得了那么多,完全靠着一股求生的意志在四蹄狂奔。

毕竟前生为人,只有在小时候拥有过四肢爬行的短暂经验。

刚开始尝试四蹄奔跑的时候,很难适应,甚至一度出现了顺拐。

整匹马跑得歪歪斜斜,还来了几次压膝过弯,差点将马背上的貂蝉甩飞出去。

几番惊吓之后,女人倒学聪明了。

双手死死地抱住马颈,将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实在马背上。

甚至连一双美眸都闭了起来。

只是偶尔颤动的睫毛,证明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姜焱瞎跑了一阵后,很快也习惯了四肢奔跑的方式。

可是当他将友军们甩到身后的时候,便发现了前面有着更大的麻烦。

望着前方那一排排严阵以待举着锋利长枪的敌卒,他一时不得不驻足畏前。

战场上的刀枪可不长眼,他赤兔虽为名骏也仅是血肉之躯。

枪兵克骑,可不是说说而已。

何况骑着他的还不是万人敌的吕布,只是一名弱女子。

要是一股脑冲过去,被人乱捅上几个血窟窿,今天怕是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怎么办?

我要如何才能破阵突围?

眼看着前方,杀气腾腾迅速围拢上来的近百敌卒。

姜焱心里顿时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