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 > 纪雍尘司傲晴《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全文完整版阅读第9章

纪雍尘司傲晴《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全文完整版阅读第9章

2023-04-29 01:41:08 作者:陈年如钰
  •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

    司傲晴前世是个蠢货,被人抛夫取子,活活烧死,才幡然醒悟。重活一世,她装蠢斗谋。她懦弱一哭,哭断渣爹财路。她憨厚一笑,笑灭渣男帝王路。她蹙眉一愁,愁灭渣女所有姻缘。可是苍天,她只想虐渣而已,病娇丞相从哪旮沓冒出来的!还老撩她,往死里撩她!说好的病娇呢!

    陈年如钰 状态:已完结 类型:重生
    立即阅读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 章节介绍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中的纪雍尘司傲晴作为本文代表性人物非常有自己的个性,陈年如钰文笔优美,创作上不跟风,看的很过瘾,下面为大家介绍《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第9章内容:风拂过廊庑,熟悉的冷梅香和着飘零的花叶簌簌落下,司傲晴的额前,......

《再世为后:病娇丞相太撩人》 第九章 见招拆招 在线试读

风拂过廊庑,熟悉的冷梅香和着飘零的花叶簌簌落下,司傲晴的额前,不知何时停下了一瓣红花,美的不可方物。

“纪丞相,你……你在看什么?”

司傲晴蹙眉,看向傻愣的纪雍尘。

“咳咳……望树听风罢了。”纪雍尘单手做拳扶在唇前轻咳,润玉般的脸庞上透着病态的白 皙,晶莹莹的让人忍不住捏上一把。

见状,司傲晴凤眸一转,计上心头,主动凑到纪雍尘面前,近到两人的唇,微微靠近便能亲上,她才浅笑开口;“我思量了,做你小妾也无不好,谁让我心悦与你。”

“司姑娘……”

纪雍尘被惊地向后一个趔趄,已是脸红到了脖颈。

“哈哈哈,丞相这是害羞了?”司傲晴的美眸弯成了一弯月,鼻梢微微皱起,顽皮的像只田间欢腾的小松鼠。

纪雍尘闻言一滞,眼中的流光慢慢消散,他伸手将司傲晴耳畔乱发整理至而后,眼神沉静而温柔。

“丞相,你……”

纪雍尘未等她话说完,挑出一个轻浮的笑:“司姑娘莫要胡说,我未来的夫人知道了可会吃醋的。”

这个纪雍尘,真是油盐不进,本想将他调戏一番,不料这个病秀才脑子如此灵光,无法套路。

“纪丞相,天色已晚,告辞。”

司傲晴见自己的诡计很快被识破,心中悻悻,转身头也不回离去。

只是等他她前脚刚迈出聚仙楼,便听到司齐镇熟悉的怒吓声。

“把这个逆女给我绑了!”

典狱司内。

“下跪何人呐?”

歪嘴的太守老爷正襟危坐,打量着阶下的司傲晴。

“敢问……敢问我所犯何罪?”司傲晴故作一副害怕惊恐的模样道。

“大胆民女,明知故问!”歪嘴太守伸了个懒腰,又坐回椅上。

司傲晴朝堂下一瞥,却见昨日被她教训的柳氏两兄弟,正四仰八叉的坐下椅子上。

司傲晴瞬间明了,唇角轻勾,脸上却做出一副害怕的神色,眼泪更是扑簌而下: “太守老爷饶命,我全招,我确实动了柳少爷,但也是……也是柳少爷轻薄民女在先。”

“好你个贱丫头,我儿子你也敢打,看看你的身份,一家都是狗奴才!”柳太爷挺着大肚,吹胡子瞪眼。

司齐镇见势头不对,唯恐柳太爷怒迁整个司家,忙赔笑应答:“柳太爷说的是,草民贱籍,更管教无方。今日听凭柳太爷与太守大人发落逆女。”

“剁了她的手。”太守与柳太爷对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得点头。

“大人饶命啊!”

司傲晴早已看清今日的阵势,装出一副可怜模样道:“求老爷饶民女一命,毕竟我要死了,您可不好给纪丞相那边不好交代啊!”

太守闻言愣住,慌忙看向一旁的柳太爷,见他也神色凝重,不由觉得此事辣手了几分。

“曾听纪丞相交待过,留我命有用,至于何用,我自然不知。”

说到此处,司傲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司齐镇,声带着哭腔道:“丞相还说柳大少龌蹉至极,多行不义必自毙。而柳太爷又是个老不正经,青 楼更是没少溜达,老子儿子实属一路货色,定会来寻仇,叫我提防贱命,便他传唤。”

“老…老不正经?我……”年过花甲的柳太爷听到这样的言语,眼前的小女子又一脸认真,看不出心中虚实,气昏了过去。

见父亲晕倒,柳大少像没了头的苍蝇,号丧般抱着柳太爷的身体大力摇晃。

见府衙堂前乱成一团,李如兰站在堂外急得跺脚,随即忍不住走进来,在柳大少跟前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

只见柳大少胡乱擦擦鼻涕眼泪,大声道:“太守叔,我不杀她,我……我要她做我的小妾!”

“老爷,事情到这般田地,为了不祸及司家,也只能委屈大小姐了!”李如兰赶忙补话,神情悲凉。

见能善了此事,而又不祸及司家,司齐镇连忙点头;“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司傲晴你明日 便去柳家伺候柳大少。”

闻言,司傲晴望向司齐镇,眼神冷得滴出冰来,随即她眸光一转,抽泣开口道;“父母之命,不能违抗,只是不知太守可知辱骂诬陷当朝宰相是何罪?光天化日轻薄民女又是何罪?”

随即,她似是想到什么,声音一顿;“纪丞相提点天下刑狱,他日若追究下来……”

歪嘴太守久驻京城,自然知道看似病怏短命的瘦弱纪雍尘,实是杀人不眨眼的无常。

听司傲晴一番言语,他便心中已有个分晓——这个女子惹不得。

“那……你想怎么办?”太守放软语气。

“小女子,别无太求,只希望太守能秉公守法。”司傲晴唯唯诺诺的开口,“按照律例,当街非礼娘家女子,当废除一臂。”

“便依你!”

太守一声令下,柳家众人皆乱了阵脚,纷纷下跪求饶。

见鱼咬勾!

“太守老爷今日若不依法行事,我便继续上告柳大少辱骂丞相,轻薄民女二罪!典狱司不行,我去找丞相,丞相还不行,我便去告御状!”司傲晴咬着牙,紧攥着拳头,难得硬气开口道。

司齐镇听闻司傲晴要去找纪雍尘,恐她坏事,忙大声呵斥:“狗东西……你疯了?若敢胡来,我便将你家法处置。”

司傲晴见父亲眸中已起寒意,担心他来者不善,坏自己计划,便故作委屈,哽咽道:“傲晴命贱,可辱骂丞相事大!若柳大少能当堂叩头认错,相信丞相定会既往不咎。”

“骚 货,信不信我……”柳大少见司傲晴又用纪雍尘威胁他,怒不可遏。

“放肆!今日 你若不叩头,我便按律削你左臂。”歪嘴太守怒瞪柳大少。

“大少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如兰拉着柳大少的袖口,语重心长的说。

“扑腾,咚咚咚!”

柳大少无奈,只好连连叩头,龇牙咧嘴的带着一众仆人,抬着昏死的柳太爷离开。

丞相府 摘星楼

“哈哈哈,有意思。”

纪雍尘盘坐在祥云玉榻上,修长莹润的手里,握着方才探子报来关于司傲晴的密档。

“野女人不知天高地厚,如此玷污丞相名声,待我取她首级来!”木头牛眼一瞪,喘着粗气,像是气的不轻。

“放肆,作事多用脑子。这个女子不简单,杀了她有何用,不如留着。”纪雍尘一双桃花眼骤然眯起,威严无比。

“属下考虑不周,请主上责罚!”

木头抱拳下跪。

“起来吧,日后说话做事谨慎着些!”纪雍尘瞥了眼木头,淡淡道:“找个影卫跟着她,一日一报。”

说罢,纪雍尘好似忽然是想到了什么,将密档再次展开。

“司女傲晴喜食桂花酥,喜着云裳,喜猫狗,最惧鼠……”

“最惧鼠,惧鼠…”纪雍尘反复呢喃。

终于,他嘴角溢出戏谑的笑,命道:“木头,令膳房做些桂花酥,再备床上好的锦被,命人潜入司府宗祠送于司姑娘。还有……捉几只后花园里养肥的硕鼠顺道交与她罢。”

木头被古怪的命令弄的摸不到头脑,一时愣在原地。

须臾,莲花帐里又传出纪雍尘清朗出尘的声音:“还不快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