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总裁 > 穿成霸总的花瓶妻
穿成霸总的花瓶妻

穿成霸总的花瓶妻忆凌轩

主角:印晓欢,陈飞白
想不到忆凌轩会以这种方式展开《穿成霸总的花瓶妻》故事的描写,给人很大的惊喜,看后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印晓欢陈飞白最终结局也是很惊喜的,《穿成霸总的花瓶妻》讲的是:一觉醒来,印晓欢非但变成富家千金,还多了个霸总老公。可惜渣爹渣娘磨刀霍霍,还有渣妹随时想要挖墙角。为了生存,只得抱紧霸总老公大腿:“老公求收留,人家愿意为你上刀山下火海……”霸总一脸嫌弃:“别以为耍花招,就可以不签离婚协议。”得了,老公也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踩婊虐渣求生存了。后来,霸总变成大型真香现场——“老婆,你的仇已经帮你报完了,以后没人敢欺负你。”“老婆,你要的限量版项链到了,我找遍全球找到的。”“老婆,键盘太硬,能跪别的吗……榴莲?好吧……”众人众脸懵逼:“霸总,您脸都被打肿了,不疼吗?”...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11-19 10:32:5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话音刚落,男人干脆果断地俯下身来,薄唇贴上了她的唇!

他吻得无比强硬,丝毫不给她任何喘息的余地,像极了一种暴戾的惩罚。

唇上蓦地感受到这湿热的触感,似有一股隐隐的电流从中升起,很快蔓延至全身。

这种感觉剥夺着印晓欢的呼吸,让她很不好受;可她又实在没法推开身上坚如磐石的男人,急得额头上都冒了一层薄汗……

当发现男人又开始扯她的浴巾,似乎真准备有进一步动作时;六神无主之下,她手伸向前方不停摸着。

在摸到一个圆柱形物件后,她就像垂死之人握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不管不顾地就举起来,朝男人头上砸去!

砰!

身上的男人终于没了进一步的侵犯动作,印晓欢这才劫后余生般地长吁了口气。

她见男人还趴在她身上没动,就下意识地推了他一把。

谁知这么微小的力量,竟直接把他推得滚下床去!

她浑身一个激灵,弹坐起来后才发现;倒在地上的男人非但已经昏迷,额头上还在不停渗着血。

而她手上拿着的,竟是坚硬的大理石台灯……

她竟然就这么把陈飞白给砸晕过去了!

天哪,她现在该怎么办!

*

晚上十点,在帝都第一医院,VIP病房门口。

沈世豪一个巴掌带起疾疾劲风,狠狠抡在印晓欢脸上:

“沈诗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陈二少都敢打!你知不知道,这会让沈家付出多大代价!”

印晓欢被他打得耳朵里都“嗡嗡”作响,差点没摔倒在地,更不明白沈世豪怎么能对自家女儿下如此狠手。

以前她无论做错什么事,印父印母也不会忍心把她打成这样。

而旁边刘淑芬非但不阻止,还帮腔道:“对啊诗韵,你这次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你这不是明摆着跟你爸作对吗?”

经她这么一说,沈世豪的脸色又黑下去好几分。

印晓欢脸上火辣辣的疼,连带着鼻尖都酸涩起来;心里更不是滋味,张口就问道:

“爸,妈,你们为什么不先问问我原因?万一是陈飞白先打我的呢;万一是他在外面有人,甚至有了私生子呢?”

谁知紧接着,刘淑芬便语出惊人:

“他打你你就受着,难道还能打死你不成?只要你还坐着陈家二夫人的位置,他外面再有多少人,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说得好像陈飞白愿意娶她,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德;无论多大委屈,她都得理所应当承受似的。

沈世豪也理直气壮地回道:“实在受不了就离婚回家!自己非要赖在陈家,被打了也是活该!”

到这里,印晓欢更加怀疑,这沈诗韵到底是不是他们俩亲生的?

而现在她当然不愿意回沈家羊入虎口,也想触触沈世豪的眉头,语气无比倔强:“我就不离婚,就要赖在陈家,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沈世豪气极之下扬起手,貌似又要甩她一个巴掌。

但印晓欢这回可不会傻站着让他打,刚想躲避;没想到关键时刻,刘淑芬竟突然伸手制止。

就在印晓欢以为,刘淑芬终于良心发现心疼自家女儿了,她却对沈世豪说:

“老沈,别再打了,在这里不合适。现在二少应该已经醒了,我们得马上带她进去道歉,想办法挽回局面才行。”

沈世豪总算暂且压下火气,狠狠瞪了印晓欢一眼:“现在就跟我进去道歉!”

不管如何,今晚的事到底也是印晓欢理亏,所以她没反对。

当跟着他们一进VIP病房,她一眼就看到,站在床头的沈诗妍正在对陈飞白嘘寒问暖,脸上充满了谄媚与讨好。

可头上扎着绷带的陈飞白,非但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还把头扭过去,明显是嫌弃了。

印晓欢上下扫了沈诗妍一眼,也不禁面露嫌弃——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可她这位妹妹非但浓妆艳抹,穿着抹胸小礼服,领口还极低……

这态势哪里是来看病人的,分明是上赶着去坐台的!

而且她的那点野心,也已经明明白白体现在了,身上每一处细节里,丝毫不加掩饰。

陈飞白要是能看上这种货色,那就奇怪了。

而沈诗妍一看到她,便瞪着眼睛声讨道: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二少呢!二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你真的太过分了,根本不配做二少的妻子!”

沈诗妍这恼怒中又带着些许娇俏的语气,让印晓欢简直要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虽然她并不稀罕陈飞白这样的老公,但也看不惯有人婊里婊气惦记人家老公,便讽刺道:“我是不配做飞白的妻子,不然我把位置让给你?”

一句话,更将她的那点野心展露无遗。

“姐姐,你……”沈诗妍被当场揭穿,自然尴尬不已,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沈世豪和刘淑芬,“爸,妈,你们看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

而此刻沈诗妍心里,也的确是恨得咬牙切齿——

当初陈家派人来为陈飞白提亲时,沈世豪和刘淑芬便打算把她嫁过去,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谁知到了最后一刻,嫁过去的居然是沈诗韵!

如果不是沈诗韵,她现在早就是陈家二夫人了。

都是沈诗韵抢了她的东西,现在还敢这样怼她!

“诗韵,你怎么说话呢!”现在在陈飞白面前,沈世豪才有所收敛,只训斥了印晓欢这一句后,就冲陈飞白讨好般地笑笑,

“二少,今晚是诗韵不懂事,刚刚我也已经狠狠教训过她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跟陈家的合作……”

沈世豪在陈飞白面前这奴颜婢膝的模样,让印晓欢直反胃——

就为了那点利益,把自己女婿视作祖宗,值得吗?

陈飞白抬头,看到印晓欢左脸上那五个鲜红的指印,就知道沈世豪这话什么意思了。

不过他显然也没把自己这位老丈人放在眼里,随意打断他:

“放心,我还不至于公私不分。不过你这女儿我可消受不起,赶紧带回去,别让我再看到她。”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吐个泡泡
    吐个泡泡

    就是很喜欢《穿成霸总的花瓶妻》中印晓欢陈飞白的情感部分,有偏爱有放纵,忆凌轩把握的度很好,能够轻松的带动起读者的情绪,看的很过瘾。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