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青春 > 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兰君

主角:张爱玲,胡兰成
这是一部青春风格小说,这也是兰君大大比较擅长的部分。《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所讲述的内容本身就充满故事性,张爱玲胡兰成等人物身上矛盾很多,看点十足,《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讲的是:婚姻是上帝设给所有女人的一道重要关卡。古人言:“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很多时候,或许我们看不清婚姻的真实面目,只是因为身处牢笼之中,目光变得短浅。若想摆脱僵化的思维,就需要暂时抛开身处的环境。张爱玲,一个风靡于1930年代的上海女性,她以犀利的目光和独到的见解,为爱情与婚姻写出了教人叹服的哲理。诚如其所言,无论是爱情抑或是婚姻,都只是“因为相知,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3-19 21:13:0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要记住:这世上没有百看不厌的花,没有长存不败的爱情。

所以,当你拥有爱情的时候、当你正处在花季的时候,就请你多一份珍惜,在一切的美好消逝前,牢牢地把握住你所拥有的每个瞬间,纵情绽放。

应该世俗一点

如果能给女人选择,随便她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仙女或是魔女——也许,大概会有半数以上的女孩子愿意做一个能颠倒众生的魔女,就像玫瑰花一样,红得世俗,却被所有人追逐。

张爱玲,那样一个清高孤傲的女子,却恰恰对世俗生活充满了无尽的兴趣。

她在《公寓生活记趣》里说:“我喜欢听市声。”在文中,她对一个城市拥挤的人群,包括开电梯的小工都是一片热爱。她喜欢看人家怎样做饭,怎样煲汤,用鼻子告诉自己谁家又在煨牛肉汤。

这些拥挤、热闹、繁杂的事情都是这样,冒着热腾腾的人气,是清高孤傲的张爱玲所最喜欢的。

女人其实应该在生活中世俗一点的,这样才能显示出一点点儿的可爱,显出真情。像张爱玲在《更衣记》末尾写道:一个小孩子,在收了摊的小菜场,满地的垃圾里面,骑了自行车,撒开把手,很灵活地掠过了。

她这样说:“人生最可爱的当儿便在那一撒手吧?”就是在这轻盈的一掠之中,有了小小的冒险,却终是安全的,便小小地得意着。这些得意便是产生于这些世俗的生活,人生多半的生命也是在世俗里度过的。

在世人眼中,张爱玲是个冷傲、孤独的女子,可在我眼中,她亦是个世俗的女子,反而更加惹人怜爱。她在散文《道路以目》这样描写街景:“人行道上常有人蹲着生小火炉,扇出滚滚的白烟。我喜欢在那个烟里走过。”

在俗世里生活的张爱玲,常常能在这样冷冷的场合下,找寻到那点温情——在她眼前过了一个绿衣邮差骑车载着他的老母亲,她都会感动得落泪。

在张爱玲的眼里,这种细节有着结实的生计,和一些放低了期望的兴致。

她还写自己上街买菜,遇到封锁,只得停留在封锁线以外的街道上。有一个女用人想冲过防线,叫道:“不早了呀!放我回去烧饭吧!”然后,“众人全都哈哈笑了”。

在女用人的世界里,不能误了做饭的时间,是她对整个世界唯一的理解。这是世俗的,也是真实的。

张爱玲之所以喜欢这份世俗,就是喜欢这份真。

在她的小说里,扮演角色的多是些世俗之人——市民。那些女人也不是什么孤傲的仙女,她们很世俗的,只想给自己找一个安稳的家,给自己找一份厚实的生活保障,没有什么大的爱国爱民的理想,她们就是生活在自己小天地里的世俗小女人。

可是,这些小女人却都是叫人喜欢的,哪怕是那个比较让人恨的七巧,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你可以看出她所有的心机,无非是为了金钱。

在金钱面前,爱情都是假的。

世俗生活在曹七巧面前好像是最大的,其实,这也是大多世俗女人所想的——找一个差不多的男子,生个孩子,操持着衣裳和饭食,这些便是生活的全部。其他的,对于她们来说,全都是缥缈而看不见的。

她们的影子,你随时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因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世俗的。

《花凋》里那家的女儿们,不过是当时普通的上海小姐,俗气市侩。“小姐们穿不起丝质的新式衬衫,布褂子又嫌累赘,索性穿一件空心的棉袍夹袍。几个月之后,脱下来塞在箱子里,第二年生了霉,另做新的。”父亲也是世俗的上海男人,轻佻又不负责任,无能且又无味。

张爱玲小说里的人,是很俗气的,但张爱玲本人的世俗气却在那虚无的照耀之下,变得艺术了——她的世俗后面没有背景。

张爱玲将自己的人生观放在了两个极端之上,一头是现时现刻中的具体可感,另一头则是人生奈何的虚无。在此之间,其实还有着漫长的过程,就是现实的理想与争取。

其实,张爱玲就如那在菜场脏地上骑车的小孩,“放松了扶手,摇摆着,轻轻地掠过”。这一“掠过”,自然是轻松的了。当她略一眺望到人生的虚无,便回缩到俗世之中,而终于放过了人生更宽阔和深厚的蕴含。

从世俗的细致描绘,直接跳入到一个苍茫的结论,到底是简单了。于是,很容易地,又回落到了低俗无聊之中。

这到底还是个世俗的社会,没有人能逃脱。其实也不必去逃脱,世俗一点儿也许还是好事呢——女人在世俗的时候,也许会更加可爱和真切。

气短情长小女人

在爱情的世界里,女人好像总是那卑微的一方。根据专家研究得出的结果是:女人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其本身就是一个感性的动物,她所有的感官里都住着感性,不得不将自己变成感情的奴仆。

男人一般不会这样,原因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女人的感性是天生的,男人的理智同样也是天生的。

因此,他们各自承受着各自的天性,慢慢地在爱情中煎熬,没有一个制衡的点,也便没有平衡,永远都是一个上、一个下,像跷跷板的游戏。能上去的,唯一可能便是那个装满爱的心,越多爱越轻;爱多久,便在跷跷板的下面待多久。

所以,爱情没有例外。无论是哪个爱情,里面都有一方卑微,只是分量和对象不一样。

女人总是比较多爱,也比较容易爱——一个女人被感动了去爱,受委屈了去爱,无奈了也去爱,用不一样的形式拴住那相同的心。

一个女人如果爱上了一个男人,无论原因是什么,只要开始爱了,开始在乎这个人,这个女人就变得比较容易妥协——她不是对那个男人妥协,而是对自己的爱妥协。

女人总强调要尊重自己的感觉,这个感觉也就给女人套上了卑微的枷锁,让女人在爱的世界里,有进无出。一如张爱玲对胡兰成。

当然,也有对等的爱情。

在对等的爱情当中,这种对爱的卑微也是对等的。由于男女双方都甘愿臣服于自己的爱情中,都去努力地付出,所以,卑微也就在这种努力中消失了。

可惜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对等的爱情却几乎不存在,比传说中等待千年雪莲开花还困难。雪莲即使再难等,也能确定它是真实存在的,是可以等到的。而对等的爱情,却没有听说过出现的痕迹,以及如何等下去。

即使真的去等了,也会发现在等的过程中,你无意中已经爱得更多,付出得也更多。然后,你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卑微,直到自觉放弃对对等爱情的等待。

而世间的爱情中,女人总是容易去等。因为,几乎所有的人都确定,女人的幸福是要靠一个男人维系,一个女人只有碰到了一个喜欢她的男人,才是最幸福和可以被炫耀的。

而这个女人如果一旦碰到喜欢她的男人,也会因为这份可以被炫耀的资格和心底的那份欣喜而变得气短情长起来。她的喜怒哀乐从此交给了这个男人,男人但凡稍微给她一点儿好处,她都会很开心。

而男人在无意中给她的一个表情,女人也会将这个表情拾起来细细思量,也许会懊恼,也许会掉眼泪,也许会开心——总归,那个表情好像就是女人全部的生命一样,让她无比珍视。

因为,她想要取悦的就是这个男子。

正如张爱玲所说:“有美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可见,即使孤独如张爱玲亦不能免俗。

只是文章再好,不过悦的是他人。在一篇散文中,张爱玲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冬天她第一次穿皮袄,摸着里面柔滑的皮,自己觉得像只狗,偶尔碰到鼻尖,也是冰凉凉的,像狗。”

在这段寻常文字的背后,流露出张爱玲欢喜的心情,她如其他小女子一般,对自己得到的这份礼物不胜欢喜。

为什么孤芳自赏的张爱玲变得温存起来?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给出了答案:张爱玲不同于一般女子,她的版税颇高,经济独立。所以胡兰成不需要给予她经济帮助。

不过,胡兰成还是给她一点儿钱,张爱玲便拿这钱做了一件皮袍,欢喜不已。

一件皮袍罢了,又不是贵重的东西,张爱玲为何会如此欢喜呢?

张爱玲虽出身名门,可她的童年并不十分幸运,甚至充满了阴暗。她的父母不曾像一般父母,温柔地给她绾发髻,耐心地教她礼仪,在她跌倒后给她拍净身上的土,轻轻地把她揽在怀里……父母亲的淡漠,使张爱玲穿上冷淡和独立的外衣,但她的心始终是向往温暖的。

于她而言,那件皮袄不单是件温暖的衣裳,而是胡兰成对她的关怀和惦念。如此,她便觉得欢喜。

张爱玲在给胡兰成的信中说:“我想过,你将来就是在我这里来来去去亦可以。”

她不渴望与胡兰成能结为连理夫妻,却是愿意与他耳鬓厮磨,在人前静静看他,吃他的饭、穿他的衣,与世俗的小女子毫无分别。因此,当张爱玲下笔时,忍不住想要告诉所有人:“有他惦念,我是多么欢喜。”

买下那件皮袄后,张爱玲曾对好朋友说:“爱一个人爱到问他要零花钱的程度,是一个严格的检验。”言语间满是甜蜜。

可惜的是,胡兰成只能给她一些小礼物,却不能给她全部的爱情。

纵使张爱玲嘴上不说,她心里也是渴望“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女子便是如此,“纵被情郎无情弃,不能羞”,当真是气短情长。

那么,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大女人呢?记得以前看《戏说乾隆》时,总忘不了四爷和程淮秀的故事。

四爷是未来注定要登基的天子,而程淮秀是江南盐帮的女主人。偶尔的一次机缘,这身份悬殊的两人相爱了。四爷想要带程淮秀回京城,一起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可程淮秀放不下江南盐帮的众弟兄。

最后,程淮秀婉拒了四爷的求爱,果决地留在属于她的南方小镇——谁能说这两人之间没有真爱呢?但是比起儿女情长,这个女子更加看重兄弟情义,看重自己肩头的道义和责任。

也正是因为四爷爱上的是这样一个女子,所以在离开多年以后,仍不能忘记她。可遗憾的是,在现实生活里,像程淮秀这样大气的女子,实在是太少了。

女人总是逃不脱男人的束缚,她们一辈子念的是男人、想的是男人、怨的也是男人。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便也就“低低的,低到尘埃里去”,没有了半点儿的尊严。

面对男人,女人真是“气短”“情长”,愤怒也只是当下的一会儿,过后仍然是绵长的思念和感情。

女人天生多情,任谁也是逃不过的呀!

会心的微笑

著名画作《蒙娜丽莎的微笑》,让人沉迷了几个世纪。

蒙娜丽莎笑得不但美,而且笑得很有韵味,甜中还透露出那么一丝温暖。

尽管我们如此沉迷,却总也无法追问她为什么笑,她在笑什么……蒙娜丽莎的笑,其实是一种会心的微笑,只能心领神会,非文字词句所能表达。

在爱情中的女子,是千姿百态的。不过,那些善于微笑的女子总能很容易地抓到男人的心。

每个女人都有迷住男人的微笑,而每个男人都有发现属于自己微笑的眼睛,哪怕苍凉如张爱玲。不过可惜的是,张爱玲唯一会心的微笑,被胡兰成那样的男人毁灭了。

张爱玲初见胡兰成时,就低低地隐藏了自己的笑,只用那话语组织起来的生活琐事代替那心跳的声音。纵使如此将自己降低到尘埃里去,还是挡不住爱情的降临。

当她第一次用灿烂的微笑面对爱情的时候,胡兰成高兴地接了过去,并且两人笑谈天地,指月拈花。

这样一段感情,却还是被时间冲淡了。

在那个动荡的岁月,爱情也随之漂泊起来。胡兰成本是一个多情公子,他忙着去迎接一个又一个新的笑容,完全忘记了最初那个灿烂笑容的样子。

当张爱玲拼尽最后的力气,用最后一丝微笑去挽救自己视为生命的爱情时,胡兰成却抚摸着新的笑容,冷漠地转过头。

当胡兰成在对新欢抱怨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时候,张爱玲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离她而去了。

然而,即使是这样,她依然将那最后一丝强挤出来的微笑,在嘴角存了好久好久都不愿意离去。因为她知道,在自己转身的那一刻,她的微笑将永远离开她的生命。

女人的微笑,是回馈给爱情的珍贵礼物。只可惜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理解,并且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去呵护它。

因而,遇到理解并懂得珍惜的人,是幸福的。

有这样一对夫妻,男人因儿时贪玩,不小心用弹弓误伤了眼睛,失去了一半光明的世界。为此,他开始变得闷闷不乐,生命也充满了黑暗与孤独,直到他遇到那个女人。

女人遗传了父亲哑巴的基因,天生不会说话。在陌生人眼中,他们的结合无疑是不圆满的,因此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男人的脸上总是洋溢出幸福的感觉。

他们不知道的是,女人会用表情说话,她能够带给男人很久不曾有过的快乐——她跳舞给他看;在他的手掌心写下对幸福的渴望;每天都会给他一个迷人的微笑,甚至连睡着的时候,她的脸上都有一抹温暖的笑意。

久而久之,男人被这会心的微笑打动了,他开始对生活充满希望,渴望用自己的一双手去给女人创造一个温馨的港湾。

可由于后天的残疾,他终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一天天过去,男人变得很焦虑,脾气也大起来。

女人看出男人的心思,她很为他心疼。

此时此刻,她多想趴在他的耳边轻声抚慰:“亲爱的,你不要忧伤,不要彷徨,老天对我们是眷顾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可她是个哑巴,她努力了好久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于是,她尽量保持嘴角上扬,对他挤出一个安慰的微笑。

果然,这种快乐是可以传递的,并且成功地传递给了他。

因为女人的微笑,男人感受到了温暖,逐渐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信心。没过多久,因为他的勤劳,果然找到了一份维持生计的工作。

微笑的力量是强大的。

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会被女人的微笑吸引,因为微笑是有说明的,这种心理暗示就是:她能宽容我,愿意接受我,支持我。

这样的微笑,让男人舒心——不管在什么场合下,只要女人能为了自己而微笑,那么,这个男人的面子也就有了。

微笑是人类一种高尚的表情,是生活里明亮的灯光;同时,微笑也是一个女人最棒的化妆品。试想一下,大概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整天愁眉苦脸的女子,那样的女人,即便妆容再精致,也不容易得到异性的垂青。

张爱玲这样孤绝的女子,倘若能够多笑笑,可能胡兰成也不会那么快就从她的生命里消失吧。

烦恼的时候,也请多笑笑。当你面对心爱的男人,更要保持得体的微笑。要知道,微笑有时候就是女人在男人世界里的通行证,没有人不喜欢笑如春风的女人。

门当户对

爱情也许可以只计较两个人之间是否有感情存在,而婚姻却一定要重视门当户对。只有门当户对,婚姻才有可能维持得更长久。

婚姻里应该是平等的两个人,而不应该有施者的心态和受者的谦卑。

因此,面对爱情的时候可以不理智,可以任性——可是面对婚姻,一定要谨慎,也一定要小心,给自己的婚姻找个可以长期存在的基础。

门当户对,是婚姻稳固持久的主要因素。

在《金锁记》中,虽然只是七巧一人嫁入姜家做了二奶奶,可家里的人总会隔三岔五地过去叨扰一下,向七巧的婆家抱怨日子难熬,好像他们是随着七巧一起嫁了过去。

七巧自然得好好应付,毕竟是自己的家人。可问题也随着出现:由于两家的地位悬殊太大,就连小丫鬟也敢在私下讨论“二奶奶的娘家人”如何如何……这便是婚姻需要“门当户对”的原因。

结婚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三个家庭的事,还涉及到朋友、亲戚等,所以,婚姻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关系的总和。

结婚要门当户对,这个门当户对并不是指两家的经济基础,而是一个生活环境的大致相同和比较相近的生活价值观。

其实,在古代社会,人们就已经看出了门当户对对婚姻的重要性,只是当时思想的定位过于狭隘,仅仅限于在金钱上。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所以,他们在婚姻上一向非常重视经济基础。

男女婚姻讲究门当户对,是中国传统遗风里有关男婚女嫁的文化思考定式。这种定式,在主流上秉承着古人对“郎才女貌”的道统褒扬。

拿张爱玲早年栖身的上海来说,这是一座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也是最看重门当户对的一个地区。严重到如果出现不是门当户对的婚姻,所有人都会鄙视甚至拒绝参加婚宴,用上海本地人的话说就是:“啧啧……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喜酒,肯定是没人去喝的哩!他不要这张脸面,朋友还要这脸面呢!”

对此,上海人有自己的解释,“门当户对”恰恰体现了人口高素质前提下婚姻的平等关系。

当然,这种平等也不是绝对的。最能让人接受的是,男人的条件总要比女人略强一些,但女人的条件也不能太差,否则婚姻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在一切被人认同为“般配”的婚姻中,大抵是男人处于“上只角”,而女人处于“下只角”。如果这两只“角”出现换位,那必定会阴阳倒挂、乾坤难卜了——上海人的弄堂里就会传出“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的议论,个个都认为女孩子不值得,个个都会认为男人占了便宜。

如果情况相反,是一个上海男人娶了个外地户口的老婆,那就更不得了啦——

先是婆家亲友一开始就看不起新娘子,可想而知,那刚过门的媳妇也必然会在众人前矮半截;其次是觉得这个女人必定是靠色相迷惑了男人,否则,这个上海男人断然不会蒙了心,娶个门不当户不对的新娘子。日后,恐怕这个新娘子提到娘家都会被人轻视。

而门不当户不对,亦是张爱玲与胡兰成婚姻失败的重要原因。虽然两个人都颇有文采,但因自小家庭环境过于迥异,他们的眼界和心胸是不同的——

张爱玲出生在钟鸣鼎食之家,虽那时已走向没落,但大格局是见过的;而胡兰成来自浙江绍兴乡下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都是没什么本事的普通人,眼界自然窄了许多。

来到繁华的大都市上海,胡兰成一心想要靠笔杆子的功力闯出个名堂,却发现外面的世界太大,牛人很多,最终为了实现自己狭隘的“荣耀”,走上一条万人唾弃的道路。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可谓是对他极贴切的形容。

而张爱玲呢,她冷眼看繁华,不爱理会世外的诸多变化,遇到胡兰成后,只一心渴望能有个温暖的家。从这点可以看出,两个人对世界、对人生的基本诉求是不同的。因此,就算胡兰成不花心,他们也过不到一起去。

如今,女人的地位已经上升了很多,却很诧异地出现了“剩女不剩男”的怪现象,而那些所“剩”下来的大龄女,绝大部分各方面的条件都是相当棒的。为什么她们会变成这样?

一句话,她们没能找到“般配”的异性。

宁愿成为大龄女也要选择门当户对的婚姻,这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悲哀。但我们需要知道:门当户对是婚姻的条件,却不是必要条件。

我们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婚姻,但却不需要一个为了获得门当户对的婚姻而选择蹉跎的人生。

没有百看不厌的花

古往今来,常把花比作女子:有的女子幽香如玫瑰,有的女子淡雅如丁香,有的女子清芳如百合,有的女子娇俏如芍药,有的女子清冷如秋菊。

每朵花都是独一无二的,拥有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别人的注意。然而,花却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便是人的本性。

人一向都是喜新厌旧的,今天你喜欢火热的玫瑰,明日瞧见娇俏的芍药,便会把玫瑰抛之脑后。

人对花如是,男人对女人亦如是。世间没有百看不厌的花,同样,没有永远散发魅力的女人,即使是令人称奇的张爱玲。

京剧《卖水》中唱道:“这一年四季十二月,听我表表十月花名。”可见,这花也是有“保质期”的。

不同种类的花,绽放的季节亦不相同,时过境迁后,即使曾经的美好也会变成不堪入眼的枯木——诚如张爱玲对胡成兰绝望后,说的那句话一样:“我将只是萎谢了。”

常言道,花一样的年纪,那便是女子一生中最绚烂、散发光芒的时光。当过了这个年纪,女子的独特魅力以及她的保质期,都将渐渐萎谢,最终如那过时季节的花,只剩下枯枝罢了。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只在于婚姻里有些爱情是让人缅怀的,而有些是让人忘记的,更有些是被人痛恨的。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懂得去维系自己灿烂的青春。爱情在转瞬间消失,于是寄希望于婚姻,渴望有个男人能为自己的美丽买单,终身占有、欣赏。

第三者的介入,大抵因为厌烦了身边人才有了正当的借口,好像披上这样一件神圣的外衣,别人就没有了指责的可能性。

那些咒骂出轨的人,可能也有一部分会为女人的不争气而惋惜——“为什么你不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点儿?”“为什么老伸手向男人要钱,你自己不会挣吗?”生活里,我们常常能听到这样的指责。而对于被出轨者,她或许太自信,以为自己是那朵常开不败的花朵,可以让男人永远迷恋下去。

其实,世界上哪有什么百看不厌的花。四季的花各不相同,人们几乎轮流着看都会厌烦,何况只看一种、只看一朵呢?

一个女人,辉煌灿烂的也不过就是那几年,一个人的感情最热烈的也不过那一瞬间,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平淡和不耐烦的情绪中渐渐流逝。

男人今天可以厌烦了他的原配、厌烦了他的家庭,那么,明天同样也会厌烦了第三者,厌烦了第三者给的婚外家庭。男人就是这样习惯了厌烦,女人又何必执着地去讨要那个不可能存在的永恒?

做女人,就要做一个精致的、惹男人追逐的女人。虽然不奢望做一朵百看不厌的花,但也应该努力去做一朵能够持续被人欣赏的花。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得向精品发展。一个精致的女人除了美貌,还要有灵魂,否则便会沦为花瓶。如果外在美能够使女人光芒万丈,那么,内在美就能够使一个女人魅力四射。

有品位的女人就如一本百看不厌的书,而一个庸俗的女人,自恋地以为自己就是男人的唯一,却不料被男人翻阅一遍后,没准就会被随手丢弃掉。

在青春靓丽的时候,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朵芳香诱人的花朵,但千万记得,这花是有期限的,待到凋零,悔之已晚。而想要保证花常开不败,除了要依靠外表上的装扮,更要依靠对内在的打磨。这样,你便常开常新,永远保持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

要记住:这世上没有百看不厌的花,没有长存不败的爱情。

所以,当你拥有爱情的时候、当你正处在花季的时候,就请你多一份珍惜——在一切的美好消逝前,牢牢地把握住你所拥有的每个瞬间,纵情绽放。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心如初
    心如初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这部小说为《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非常值得二刷,喜欢看小说的朋友不能错过。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