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青春 > 别把学校当“鸟笼”
别把学校当“鸟笼”

别把学校当“鸟笼”潘亮

主角:范球球,胡薇
在潘亮的笔下《别把学校当“鸟笼”》被创作的很成功,故事真实有力量,每一位人物都很出彩,尤其是范球球胡薇,看完之后被圈粉,《别把学校当“鸟笼”》内容是:《别把学校当鸟笼》,原名《别拿学校当监狱》,《快乐少年第4辑之整盅校园:别把学校当“鸟笼》故事以天生的捣蛋鬼范球球、霸道又热心的班长胡薇和一个古板又傻冒的书呆子路曼兮三个主人公在生活中遇到的种种趣事展开。...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3-19 08:46:3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自从《学生守则》考试结束后,胡薇再也用不着迁就范球球了。

作为范球球来讲,当然还希望能再过一回让胡薇俯首帖耳的瘾,他经常跑到班主任马老师那里去问:“什么时候再进行一次《学生守则》考试呀,我们都盼着这一天呢!”听听,有谁天天盼着这事儿呀!

马老师笑着说:“你呀,拿一回标兵还不够,还想再当几回?”可她哪里知道,范球球才不稀罕什么标兵呢,他要的是过瘾。

胡薇很快就察觉到了范球球妄图“谋逆”的心思,她也开始戏耍范球球。今天一个“班主任有请”,明天一个“马老师叫你去办公室”,把范球球吓得一愣一愣的——他最怕见班主任了,因为见到班主任总摊不上好事。胡薇的这些“有请”,有的是马老师真的要“有请”范球球,有的却是假的,专门吓唬他的。可谁能分出真假呀!万一是真的“有请”而范球球没有去,那不就惨了?

所以,当范球球屁滚尿流地来到办公室,发现马老师并没有叫他时,心情可想而知。而马老师呢,既然他不请自来了,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一些她本来已经忘记的小事这时候也会突然想起来,于是把他拉过来又是“语重心长”一阵子,按路曼兮的话说,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胡薇这一手,绝了!

今天就是这样,胡薇把刚刚收好的语文作业送到办公室,回来的时候满脸幸灾乐祸。

“马——老——师——有——请!”胡薇拖着长腔向范球球宣布。

范球球疑惑地望着胡薇,不知是真是假。

“真的,你快去吧,马老师正等着呢!”胡薇说。

哼,她说是“真的”,那肯定就是假的啦!范球球一眼就识破了胡薇的诡计,以前胡薇在骗他的时候,总会强调“真的”“不信就拉倒”之类的话,看来,这次也是如此。

哈,范球球呀范球球,你怎么就这么聪明!

范球球越想越得意,就差为自己的智商顶礼膜拜了。

这是自由活动时间,也就是范球球所说的“放风”时间。他想到操场上去踢球,可操场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学生守则》第36条规定着呢,只有在体育课上才可以踢球。熟背黑皮书108条之后,范球球对这一条最有意见。

关于这一点,范球球早就写在他的“鸟笼日记”上啦:

监狱:犯人没有自由活动的权利;

学校:学生没有随便踢球的权利。

范球球突然想起图书馆的那本“白皮书”,他摸了摸衣兜,借书证恰好就带在身上。

范球球来到图书馆,回到那排老书架前,白皮书果然还在那里。他把它取了下来,然后来到出口处办理借阅手续。

“哈哈哈……”不远处传来熟悉的笑声,范球球不用抬头也知道,那是路曼兮。

“范球球,你在这里呀,我找你半天了!哈哈哈哈……”路曼兮跑过来,拉着范球球笑个不停。

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图书馆的老师望了他们一眼,说:“《学生守则》第53条规定……”

“不准在图书馆大呼小叫!”范球球把话接过来,他已经对《学生守则》的每一个条款都烂熟于心。范球球赶紧办理完借阅手续,拉着路曼兮出了图书馆。

“哈哈哈,太有意思了!”路曼兮一路上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我给你讲个笑话,保准你笑上三天三夜!哈哈哈……”

范球球看着路曼兮,不知道自己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路曼兮讲了起来:“一只公鸡,一只母鸡,你来打三个字!哈哈哈哈……”还没讲完,他就已经笑得不成了样子。

范球球没听出有什么好玩,他一连不解地望着路曼兮:“三个字,那就是‘两只鸡’呗!”

路曼兮不笑了,他把眼睛瞪得几乎跟他的大眼镜一般大:“哇,这你也猜出来了,我想了三天三夜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刚才是笑上“三天三夜”,现在是想了“三天三夜”,范球球不知道路曼兮还有多少个“三天三夜”。

“还没完呢!”路曼兮接着讲,“一只公鸡,一只母鸡,打五个字!哈哈,这回你猜不着了吧?”

这有什么难的,范球球说:“还是两只鸡!”

路曼兮立即泄了气,不过他还有第三问:“一只公鸡,一只母鸡,打七个字!哼哼哼哼……”

“笨蛋,还是两只鸡!”范球球觉得无聊至极,他说完后扭头就走,他想回去后好好看看刚借的那本书。

“哇,范球球,你好聪明哇!”路曼兮追了上来,他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对了,刚才马老师让我叫你到办公室去,她等你都等急了!”

“什么?马老师真的叫我过去?”范球球愣住了,原来胡薇没有骗他,反倒是他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既然马老师找我,路曼兮怎么还要先给我讲笑话?范球球责怪他:“你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

“是啊,我专门来图书馆找你,可半路上想起了这个笑话,就忘掉了。”路曼兮说。

“幸亏你没有忘上三天三夜!”范球球把白皮书揣在怀里——范球球这件衣服的内袋很大,足以放下一本书——撒腿就往办公室跑去,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学生守则》第89条规定:老师通知学生到办公室,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学生必须在10分钟内赶到。而现在离胡薇通知他起,早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范球球推开办公室的门,马老师果然在等着他。

“马老师,我……”范球球一边喘气一边飞速编着“正当理由”:怎么解释才好呢?说被其他老师叫去了,还是走路时跌了一跤?

“你终于来了!”马老师似乎没有心思听范球球编理由,也没有怎么责怪他,她开门见山,“明天有一个国外的教育参观团来学校进行教学交流,学校打算在欢迎仪式上安排全校同学齐唱校歌。”

范球球知道,建宇小学是有一支再难听不过的校歌,可他入校后还没学唱过这首歌。马老师难道是怕我在全校齐唱校歌的时候唱不出来,给学校丢脸?

“明天在唱校歌的时候,我光张嘴,不出声!”范球球向马老师保证,他想起了“滥竽充数”的故事。也是,全校那么多同学,就他一个人不唱,谁知道呀!

“那可不行!”没想到,马老师却这么说,“全校谁光张嘴不出声都行,唯独你不行!”

“为什么?”范球球奇怪。

“因为你是遵守《学生守则》模范标兵,学校安排你站在主席台上领唱。”马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咚”的一声,范球球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什么什么,叫我来领唱?就我这破嗓子,再加上那个难听死了的校歌。范球球真想提醒马老师,咱们国家是礼仪之邦,可不能吓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可马老师的话听起来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学校已经这么决定了,决定好的事情怎么可以再改呢?你说对不对?你回去好好学习唱校歌吧,不光要学会,还要唱好!这样吧,让胡薇教你。”

马老师的话范球球听着都快绝望了,可这最后一句却像兴奋剂一样,让他立即跳了起来:这么说,我又可以过瘾啦?他大声喊着“谢谢马老师”跑出了办公室。

马老师望着范球球的背影莫名其妙:“我给他安排了个艰巨的任务,他为什么还要谢我?唉,现在的学生可真命苦……”

夕阳透过学校的小树林照射在石桌石凳上,这一天就要过去了。

“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唱一句,你学一句。”胡薇看了看渐落的太阳,言简意赅,她要抓紧一分一秒。

范球球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时间不够了。唉,要是胡薇第一次通知我的时候我就去找马老师,说不定现在还能有时间戏耍她一番。真是:“天作孽,尚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什么“天作孽自作孽”的,胡薇已经没有功夫听他胡言乱语了。她领唱:“我们是初升的朝阳……”

听听这词,真是要多俗有多俗!范球球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现在你跟着唱!”胡薇唱过了一遍。

“我们是什么的朝阳……”范球球忘记了“初升的”这三个字,他心想“是什么朝阳来着”,到了嘴边就唱成了“我们是什么的朝阳”。

“你又故意跟我作对!”胡薇有些生气了。

“我没有啊!”范球球是真的没学会。

“我们是初升的朝阳!”胡薇又唱了一遍。

“我们是初升的什么阳……”这回范球球记住了“初升的”这三个字,可他一边唱一边看到挂在天边的夕阳,就忘记了是“朝阳”还是“夕阳”了。

“你!”胡薇气得说不出话来。看到她好像要到处找树枝来打自己,范球球赶紧说:“快教吧,要不等夕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我又要唱‘我们是初升的月亮’了。”

胡薇心想,也是,只好耐着性子再教。

“我们是初升的朝阳!”范球球终于学会了第一句。唱完之后,胡薇撇撇嘴,那意思是:你唱歌可够难听的。

就这样,在初升的月亮就要出现在天际的时候,范球球勉勉强强学会了歌词的上半段。

“你把上半段唱一遍。”胡薇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塞进耳朵——范球球的嗓音实在太难听了。

范球球又唱了一遍,虽然有些生疏,可是还好,没有错一个字。

胡薇把手指放下来,长舒了一口气,说:“幸好我们学校离动物园远,要不让狼山里的狼听见了,肯定以为有同伴在呼唤它们!”

歌词的下半段要容易多了,胡薇只唱了一遍范球球就记住了:“建宇啊,建宇啊,我们的建宇啊!”

可是,范球球学完一遍后,胡薇还是一个劲儿摇头。

“我是不是唱跑调了?”范球球问。

胡薇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跑调,是根本不着调!”

“我看,明天还是你替我去领唱吧!你唱歌那么好!”范球球有些泄气了,他不想在全校同学面前出丑,更不想在外宾面前出丑,这可是“国际形象”呀!

“怎么,泄气了?自信些,我相信你能行的!”胡薇替他打气。

范球球心头一热,胡薇还从没对他说过“你能行的”这样的话。他鼓起自信,又唱了一遍。可自信归自信,嗓音归嗓音,这一次别说不着调,压根就没有了调。

“第一句‘建宇啊’你唱得太急了,应该慢点儿……”胡薇替范球球仔细分析。

范球球点点头,他照着胡薇说的再唱。

“这次好多了!”胡薇点点头表示肯定,“不过你‘建宇’这两个字发音太柔弱了,要有力,这样唱出来才有气势。跟我来,‘建宇啊,建宇啊,我们的建宇啊!’”

“建宇啊……”范球球反反复复把这一句唱了十遍,唱得他自己怎么听“建宇”这两个字怎么觉得别扭,倒有点儿像是“监狱”。你还别说,“建宇小学”和“监狱小学”听起来还真差不多呢!

“监狱啊,监狱啊,我们的监狱啊!”范球球索性把“建宇”唱成了“监狱”。

“太棒了!这回唱得太标准了!”胡薇情不自禁鼓起了掌。

范球球感觉好像有一群乌鸦在他头顶呱呱叫着飞过去——我唱“建宇”不标准,唱“监狱”反而成了样板,这是什么事儿呀!

就这样,范球球“监狱啊,监狱啊”地反复练了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欢迎仪式上出色完成了任务。

同学们向范球球喝彩,班主任马老师直夸范球球好样的,就连校长也情不自禁地竖起了拇指,还特地褒奖那句“建宇啊”,唱出了学校的气势,唱出了学生的朝气,唱出了教师的风采,就差没说唱出了国家的形象和中国人的脸面——所有这些,范球球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因为谁也没听出来,他的的确确是在唱着:“监狱啊,监狱啊,我们的监狱啊!”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遇君如初见
    遇君如初见

    《别把学校当“鸟笼”》中的小说人物范球球胡薇我还挺喜欢的,人物情感比较真实,剧情不拖泥带水,读下来很带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