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言情 >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白衣轻侯

主角:陆哲浩,向晚晴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中的陆哲浩向晚晴拥有很高的人气,这也是白衣轻侯的代表作品。整篇文章节奏感很好,故事情节设定充满故事性,《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内容主要是:向晚晴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荒山野岭,结义了隐匿身份的高人,莫名其妙被当街追捕,成了北汉的公主,而这一切却不过是一场阴谋!如果没有那一场邂逅,就没有她为了爱一次次的奋不顾身!看柔弱女如何在家国危亡中艰难捍卫自己的爱情,如何在既定的历史中挽救杨延平及杨家将的必然命运?当一切都尘埃落定时,她做了她所能做的一切,含笑而去……只是这一去,竟是一场反穿越!她和他,他,他又来到曾经熟悉的时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4-08 14:04: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北汉皇宫中,皇帝又在寝宫对着那幅画像发愣了。

不到傍晚,侍卫传回消息,画像中的人已经找到,并被严密守卫在一家客栈之中,他的心绪才算稍定。

负责石岭关附近治安管辖的州县又发来廷报,说温太傅一家遇刺身亡的三十七口人中,经查实并无太傅次女温婉的尸身!

这消息使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这画像中的人会是温娴的妹妹温婉不成?

温娴饮鸩于他登基的前夜,宫廷记事官刻意抹杀了她存在的痕迹。

他很多年都在竭力地遗忘那触目惊心的过往,温太傅一家他也极力在疏远。倒不是惧怕郭氏的气焰,只是害怕一个触景生情,便无法和仇人在朝堂上相安无事!

温娴用命换来的江山,他拼尽一切也要守下去!

自温娴死后,他再没有踏足温家。到底是不是温婉,他也心存疑虑。

如果不是温婉,那自是再好不过,可如果真是温婉,自己该怎么办?

自己已经令温太傅痛失长女,而今他一家惨遭横祸,尸骨未寒,若真要将他唯一幸存的血脉也推进火坑去,他将于心何忍?

好歹明天总得先见一下这个女子,再做决定。但愿她千万不是温婉!

本着近乡情怯的原因,这一夜,他又难以安眠。

向晚晴提心吊胆地度过一个黑夜,又惴惴不安地迎来一个白天。

当北汉皇帝轻袍缓带,气度雍容地走进她的房间时,她确定自己这回是真的穿越了!

如同所有穿越文的男主一样,眼前的男人成熟,冷峻,性感,帅气!

看来要上演腹黑王爷小逃妃那啥啥事了吧?她眼中的小星星一眨一眨地闪闪发亮,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就在向晚晴的脑中无限憧憬时,她发现那人看着她的目光似乎是有些怪异!

不该是脸上写满疼惜宠溺,一副温情脉脉的样子吗?怎么这眼神有种透过一个人在看另一个人的感觉?喂,男主,你确定没有拿错台本?

在见到向晚晴的第一眼时,皇帝的心就猛地沉了下去!

几乎不需要什么佐证,他凭直觉就能肯定,眼前的人正是他最不希望的人!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一种难言的尴尬横亘在两人中间,向晚晴是无话可说,而皇帝是此情此境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目光定定地看着她,眼神中饱含痛楚和歉疚……

窒息的尴尬在无声地蔓延,许久之后,皇帝最终艰难地开口:“太傅的横祸,我也没有想到……”

“什么?”向晚晴在一头雾水中开口,她看不懂眼前这人脸上的表情,也想不到他会莫名其妙的说一句无头无尾的话。

“我愧对温娴,愧对恩师,我……”

向晚晴急忙打断:“你在说什么?跟我有关吗?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拜托你说清楚,我为什么要被关在这里?还要被关多久?”向晚晴急切而烦躁地问。

虽然她也有八卦精神,但仅限于闲暇时消遣之用。现在她只想尽快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而眼前的人和她又是什么关系?

“你不记得先前的事了?”皇帝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看着她戒备而又惶惑的神情,皇帝心中又是一痛,也不知这段日子她遭遇了什么,才会好端端成了这副情形!

“我只记得我在街上走着,然后就无缘无故被人强行关在这里。是我无意中犯下什么错吗?”向晚晴尽量缓和语气,模棱两可地含糊其辞。

直觉告诉她,现在装可怜或者会有用。

望着她无辜而又可怜兮兮的表情,皇帝叹了口气:“有些事,不记得比记得更好,能忘记也是一种福气!”

向晚晴看向他的眼神几乎带上了仰慕。这个人的神情太过沧桑和沉郁,他身上一定会有很多故事!

那是怎样单纯的探究和臆想!只是花季少女最简单的憧憬和向往。可是却不该是一个刚刚才全家遇害的女孩该有的情绪,有时忘却真的也是种仁慈!

如果一切都还没有发生,那该多好?不管怎么样,他还能守护她最初的梦想!而今……

先有个安定的落脚点再言其他吧!他终于下定决心:“跟我回家吧。”

向晚晴一听,眼神猛然发亮,她忙不迭地点点头,在心里欧耶一声,比了个剪刀手。

终于找到命定的贵人和长期饭票了,不管他是她的父亲,兄长,还是老公,有这么个养眼的人在身边总是不错!

几乎是雀跃般跟在这人身后走出客栈,大半条街的亲兵卫队,旌旗葳蕤中,山呼万岁声又骇得向晚晴半天回不了神。该不是上演穿越版的《新还珠珠格格》吧?

一路上,向晚晴的大脑都在高速运转:这个男人是北汉皇帝了,可她是谁啊?他都没有称呼过个名字,或者叫声皇儿爱妃什么的,她还真推测不出自己的身份。

可他和她说话的语气还是亲昵和真诚的,该不是真的是他的宠妃吧?

可是,历史上好像没有记载他宠幸哪个妃子啊!

可如果是他女儿的话,也有些不大可能。因为这个皇帝即使不算太年轻,可也应该还生不出她这么大的女儿,顶多像个年岁稍大的大哥哥。

她郁闷地推测着他和她之间可能的关系,顺便再一次悄悄打量了一下他的侧脸。

如史所言,这皇帝真的是帅哥一枚!细细看去,容貌竟然与霍某某有六七分的相似。使得她在仪仗銮舆包围之下,楞是生出一种身在古装剧中的感觉。

她一时忘记了身份的隐忧,兴奋地掀起车帷东张西望。要知道,坐在御辇上逛皇城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向晚晴兴奋之余没有发现,此时北汉皇帝看着她的眼神中写满了怎样的复杂和不可思议!

自从看到那幅画像,北汉皇帝总是时不时跌进前尘往事。

他可以很肯定这个人就是温婉,可她身上流露出的那种完全陌生的感觉还是让她迷惑不解。这倒并不是他对温婉有多了解,而是她的言行举止不止不像温娴,甚至跟他所见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不相似。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以太傅的诗礼传家,她的德行工容应该是无可挑剔的,可她给人的感觉倒不是做错什么,只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和谐隐约在其中。

或者,她根本就不是温婉?北汉皇帝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蹙眉思索这件事的可能性。温太傅全家被杀,温婉被辽国南院大王“偶遇”,再被“寻找”回皇宫,她的身份无可对证,如果是辽人刻意安排,他们的目的会是什么呢?他陷入了沉思……

向晚晴此时哪能明白他这些百转千回的心事!

眼瞅着车辇驶入宫门,庄严肃穆,气势恢宏的精美建筑,仿佛还带着历史的浩阔与雄浑,向着她扑面而来,她有说不出的震撼和心动。这不是考古,也不是参观历史遗迹,而是亲眼对这里的一切做个见证!

心潮澎湃中,她觉得自己也真的融入了历史之中。

精美的宫殿,林立的刀兵,扯着公鸭嗓的太监,低眉顺眼的宫女,她在他们中穿梭而过,却没有人告诉她她是谁,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车辇在一座名为“浣月居”的偏殿前停了下来,她在皇帝之后被众多的宫人搀扶下车。

瞅着皇上缓步走入大殿,在正中铺了绣垫的雕花椅上坐了下来,底下宫女太监匍匐叩头的有一大片,她也慌忙跟着跪倒在地。不管什么场合,什么身份,见了皇帝磕头总该不会错吧?

“这些天流落在外,让你受苦了!”皇上感慨地说。

盯着皇上那微红的眼圈,痛楚的面容,向晚晴心里一阵温暖。

虽然她深知眼前这人的牵挂和疼惜都只是给这副身体的,她还是有些感动。被人关爱的感觉真好啊!

感动之余,聪明的她还不忘适时说一句:“谢陛下垂怜,受苦倒没什么,只是脑袋好像受过伤,很多事记不清了。”

“不用担心,慢慢会好的。”皇上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只是他的情绪远比他的笑容复杂。

“好好歇着吧。”他似乎没有久留的意思,只转头对着众人威严地说了句:“你们要好生服侍公主。”

然后也不待她叩头谢恩,竟匆匆忙忙逃也似的离开了。

向晚晴奇怪自己怎么会联想到这个逃字,他又不是她吵架后理亏的夫君,干嘛要表现出这番神情?可是,他对自己的女儿就是这样时冷时热莫名其妙吗?这就是所谓的天威难测?

“恭送陛下。”殿中的宫女太监又跪了一地。

这整齐高亢的声音让向晚晴从疑惑中回过神来:“公主?我是公主?”

原来这副身体的主人竟然贵为公主?真是太好了!怪不得那些抓她关她的人都毕恭毕敬不敢多看她一眼!

“我是公主吗?”她一手抓着一个宫女,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求证。

“您是公主刘谦啊。纤云公主难道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那名宫女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疑惑地说。

“她说得是真的吗?我真是公主吗?”向晚晴又向满屋子的人确认。

“千真万确,奴才(婢)参见公主殿下。”满屋的人再一次伏拜在地。

“那个,行了,都起来吧,别有事没事跪来跪去的。再有就是,我前阵子出门病了一场,忘了好些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记得多提醒我啊!”她脸上和颜悦色地样子,心里早乐开了花,向晚晴,你撞大运了!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尘烟酒瘾
    尘烟酒瘾

    《我与杨家将的前世今生》故事内容不俗套,符合当下审美,喜欢看小说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本文在白衣轻侯的笔下变得有趣很多,故事内容充满看点。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