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青春 > 西凉
西凉

西凉雨微醺

主角:夏晚歌,陆西凉
《西凉》是一部青春小说,属于该类小说的典范。雨微醺所创造的故事走向明朗,人物设计的也很巧妙,每一章节都是看点,《西凉》讲的是:晚歌第一次遇到陆西凉是在学校男澡堂,他站在莹莹水雾中,水珠正从黝黑的头发上滴下来,落在不算发达的胸肌上,她鬼喊鬼叫地逃出去,从此一想到这个画面就脸红。第二次狭路相逢,是在花荫小道,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合欢花落在他的肩膀上,眉目清楚,衣衫落拓。原来与一个俊朗的男生在美景之下相遇真的好美。可是秦颜说:“你没赢面,花心思瞅他还不如把时间留着去睡觉。”篮球场边的再次邂逅,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替她挡球而受伤,她趁机说要负责到底,鞍前马后地张罗。喜欢就死皮赖脸地跟着,是十七岁的女孩子都爱做的傻事。后来,参加高考、休暑假、读大学,她都步步紧随着他,他笑着说是因为她脸皮够厚才和她在一起。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即算在这场爱情中有人付出了生命,即算西凉再也不是那个明媚无暇的少年,即算所有的美好都在一瞬间挫骨扬灰,灰飞烟灭,也从没有动摇过她喜欢他的决心。因为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遇见一秒,然后记挂一生。而她的这个人,刚好就叫西凉,陆西凉。...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3-14 18:04: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一行三人到校门口时,宿舍其他四人都已经在了,还有另外一个戴眼镜的私文男生,是刘澜澜的男朋友萧山,旁边C大比我们大一届的水利系学长。

一行八人七嘴八舌地到了火锅店。老板眼尖,立马带着我们去了张较大的桌子,然后招呼着拿上菜单,反正是大家拼钱吃,所以都毫不客气地点了东西,不一会儿就七七八八地叫了一桌子。

就在上菜的空子里,我隔着桌子看对面的刘澜澜,怎么看也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想不到才入校就有了男友,而且还不是窝边草,不禁八卦了问她旁边的乔小青,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是内秀闷骚女王一世?”

乔小青听完就笑了,悄声告诉我其实乔小青和那男生在高中就认识,乔小青就是为了那男生才考到广州来上学的。

我立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正巧刘澜澜发现我正在看她,我赶紧打着哈哈端起面前的酒杯朝她和萧山抬了抬手,说:“我先敬二姐和二姐夫一杯,祝你们百年好合。”

果然,刘澜澜面子薄唰地一下子红了脸,把头低下骂我多嘴,倒是那个萧山挺大方的,不似表面看的那么秀气,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客气地说:“谢谢你吉言,也祝你们两位甜甜蜜蜜。”

说完,那眼镜男生连着把自己和刘澜澜面前的酒都喝了。

“我说老五,你不也是两口子来的么,那我们岂不是也要敬你俩?”说这话的是古华芳,说完其他几个人立马应声起了哄可能是刚才一杯酒喝的太猛,一时之间脸上有些发热,但既然她们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不能输场,想也没想就重新倒满杯端起来说:“行呀,你们敬吧,可要把嘴放甜点,多说点吉祥话,否则这酒喝不下去可别怪我不给面子。”

“放心,肯定甜死你!祝你们小日子过的油调蜜,甜的让你找不着北。”这次先是苏小媚说话,她今天穿了件白色的丝蕾小衬衣,长长的卷发落在肩上,说这话时还故意朝我眨了眨眼,风情的不像话。

我应着声和苏小媚碰杯喝下,然后就是刘澜澜站起来,笑着把我刚才说她们的话还给我,还美其美曰礼尚往来,借花献佛,只是这花借的是我,献的也是我。

又接连喝下古华芳和乔小青的酒,我整个人有点犯晕了,眼看叶然然也站了起来,我刚要倒酒却没想到她说不和我喝,她转脸对一直坐在我旁边的陆西凉说:“陆同学,这么多酒都让晚歌喝,你都不担心么?这杯我敬你吧。”

陆西凉笑着站起来,侧脸看了看我,说:“我酒量不如她,一喝就醉,她醉了我背她回去,但我要是醉了,估计她会把我随便丢到街上去。”

“那是,你也不看看你什么体重,我什么体重,让我背你回去,我怕还没走出十步就牺牲了。”我毫不客气地回话,立刻引来一阵笑声。

最终,叶然然那杯酒还是陆西凉喝了,叶然然心满意足地也一口喝完了自己那杯,脸上露出两片酡红。

几个人吃吃喝喝一直到十点多,最后整个店里只有我们这一桌了,古华芳才主持大局似是说今天到此为止下回有机会再来。

本来几个女生住在一起,论一万个理由都是一起回去最简单,不过萧山提出送刘澜澜回宿舍,大家都不解风情的人,自然知道是要过二人世界,就嘻嘻哈哈开了几句玩笑之后让他们先行离开。

然后苏小媚和古华芳去结账,乔小青与叶然然招呼着把没吃完的菜打包说明天宿舍里可以再吃,我和陆西凉对了个眼神后,由我和她们招呼了一声先走了。

出了火锅店,陆西凉拉着我沿街朝回走,我们走的极慢,夜风吹面喝酒后燥热的脸上极为受用,走了两分钟都没人开口说话,我觉得很无聊就用被陆西凉握着的手指勾着他的掌心挠他的痒痒。

果然,不出两下陆西凉笑着停下脚步,伸手把我的双手捉起来放到面前困住,说:“你属猫的呀,还学会挠人了!”

“谁让你不说话来着。”我忍笑抬高下巴。

“好吧,你想让我说什么?祝我们百年好合?油里调蜜?”陆西凉痞笑着歪头看我。

我一翻眼,抽着手就要推他,却被他迅速伸手把我刚抽出的手又抓住,说:“就知道你会反应,小女人姿态。”

“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想找个大女人。”我抬着下巴不服气地看他。

“哪敢哪敢,有你我都够得受了,常言道知足常乐,再来个更强势的,那我就直接去嵩山得了。”

“喂喂,你这是变着法说我不够温柔?”我撒娇地作势欲咬他的手,他立刻把困着我双腕的手左右闪躲,好一阵笑。

“等一等!”就在眼看我真要咬上他时,陆西凉突然叫停,我一时惊异,本能地抬头看他,只见他竟然一脸慎重地低头正看着我。

灯下陆西凉的脸有几分不甚清楚,感受着他捧我脸的手上有些炙人的温度,我先是滞了两秒,然后心突然开始加速跳动,目光落在他脸上动不了了。

眼看他松开捉着我腕的手,将我的脸捧住,我整个心都快要跳得跟秒表一样了,却没想到他突然叹了气,似笑似忧地发出感叹说:“唉,我说吧,你什么都不怕,什么都好,可就是受不了一点点美色诱惑,花痴呀花痴,你这辈子就只有这点出息了。”

我瞬间石化,然后又猛然回神,又气又恼地皱巴着鼻头哼冷气,说:“你个小人,竟然色诱我,我鄙视你,严重鄙视你!你个骗子,大骗子!”

“听你这话说的,我怎么骗你了?我刚才有对你说要怎么样吗?嗯?”陆西凉捧着我的脸左右轻摇了两下,一脸笑意戏谑。

“我以为……”我张嘴要说,可一想又立马明白这是个套,不禁词穷而且也臊红了脸。

“你以为什么?”陆西凉故意装不明白。

我翻着眼皮儿撅起嘴表示生气不理他,伸手就要扒开他捧着我脸的手。可就在我的手刚搭上他的手腕时,一个带着柔软温度的唇已然贴上了我的唇,轻轻一啄后留下淡淡酒气。

“小花痴,你是不是以为这样?”陆西凉轻笑着贴在我颊边询问。

我感觉从耳根到脸全被烧到跳火苗,胸口又犹如装着十几只兔子,可嘴上却哼哼着强装说才不是,推着他就要转身。却没想到反被他拉的更紧,我一时犯急,扭身张嘴就要说让他放手,就在这一刹,被陆西凉原本就握着的胳膊朝前一带。

然后,眼前的光线被掩映,陆西凉的脸在我眼前放大,唇与唇迅速贴紧,在我尚未回过神之际他的舌尖已经轻易滑入……回到宿舍的时候,除了正坐在桌子前有一下没一下梳头的刘澜澜,其他人已经全都睡了,我和刘澜澜打了个招呼,然后轻手轻脚去洗脸,等我拿着洗漱的东西回来时,却发现刘澜澜还在梳头。

我当下有些奇怪,上前轻轻叫了两声她,她却还是没有反应。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些关于学校宿舍的恐怖小说,什么鬼上身呀,什么宿舍怨灵,什么千年血咒之类的,越想越害怕,我手哆嗦的厉害。转身就要去叫睡在旁边的苏小媚,却没想到刘澜澜一下子回过了头,我看都没看清,手里的漱口杯“啪”地从手上掉下去,正砸在了苏小媚的头上。

苏小媚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刘澜澜也从椅上坐起,我脚一绊摔了实实一交,随着我的叫疼声,整个宿舍里的人全被震醒爬了起来。

几个脑袋从被子伸出来对我一阵口诛嘴伐,我连连赔不是,四下求好,最终答应明天负责带回一包零食作为补偿才终于平息民怨。

大家又重新睡回被窝,我也上床睡下,放枕头时目光不经意扫看到正脱衣服的刘澜澜,却发现她眼眶红红的,像是刚才哭过,心里立刻疑惑。当时,我以为是自己的一时眼花了,可当第二天苏小媚借着吃饭的时候小声问我昨晚有没有发现刘澜澜哭过时,我们都立马相互印证了这是真的。

我本来想直接去问刘澜澜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可苏小媚却不同意,她说:“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个四眼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去问,她打碎牙朝肚里落,死也不会说的。”

我问:“那怎么办?”

“没听过吗,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要直捣黄龙,去找那个四眼问事儿。”

我听着苏小媚的话觉得着实有些诡异,可是又实在想不出比她更好的方法,就点头说好。

当天下午正好我和苏小媚都没课,我们就去了C大,在校园里问了几个女生水利系在哪,不是说不知道就是看了看我们然后直接无视,转身就走。

我气急败坏地快要骂人了,苏小媚也是一脸的不爽,在我正要打退堂鼓时,苏小媚拉着我到了一处隐蔽的小树林里,然后从包里翻腾着拿出化妆镜什么的开始化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捣腾你的脸,快点想办法找人呀。”我又气又笑。

“我这不是想办法了吗,等会儿就好,两分钟就行。”苏小媚一边画着眼线,一边应声儿。

因为今天我们是来找人的,出来的时候苏小媚就没有那么隆重地化妆,可是现在看着她熟练地在脸上招呼,不一会儿,她整张脸已经明艳如花了。

“好了,现在看我的。”苏小媚将手里的镜子扣上丢进包里,一边抿着唇彩一边走出树林,眼看正好有个穿黑衣服的男生走过来,她走了过去,声音异常温柔地说:“同学你好,请问你认识水利系的萧山吗?”

那男生起初不经意,可扭头一看苏小媚的脸,立马亮了眼,愣了一愣的连忙笑容满面地说:“认识认识,我们是一个系的。”

“那么,能麻烦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吗?我找他有点急事。”苏小媚微笑着继续问。

“他现在图书馆,我刚才还看到他的,要不我去帮你叫他过来?”那男生继续说到,殷勤异常。

“哦,不用了,我们自己去吧,谢谢你。”苏小媚果断地转身朝我招手示意,然后在那男生还未开口之前迅速拉着我闪人。

找到图书馆我们没费什么力,C大的图书馆也并不大,所以我们才找了几眼就看到了正坐在靠墙桌边的萧山。

我和苏小媚对了下眼神儿朝萧山走过去,正要张嘴叫他,却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生在他旁边坐下,亲热地挽住他的胳膊,而萧山则习惯地侧头在女生的额头吻了一下。

我瞬间惊住,苏小媚也是立刻惊得瞪大了眼睛。

“萧山,你个混蛋,你对得起澜澜吗?”我火气一上来,冲着还在看书的萧山吼出来。

萧山抬头,看到竟是我和苏小媚也惊了,说:“是……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怎么会在这儿?你当然不希望我们在这儿,不过如果我们不在这儿,哪晓得你个王八蛋竟然背着澜澜和别的女生勾搭。”苏小媚也上前开骂。

此时,整个图书室里的人都已将目光投向了萧山,萧山的脸迅速涨红,旁边的女生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然后又转眼看向我和苏小媚,说:“你们是谁?你们在说什么?”

听到那女生这样问,我立马冷笑一声,指着萧山,说:“这是你现在的男朋友吧,看样子你们还挺恩爱的呀,可是你知不知道,他还有另一个女朋友?”

果然,那女生听完露出震惊的表情,满脸不敢置信地看萧山,萧山连摇头,说:“我听我说,不是她们说的那样,我和刘澜澜没什么的。”

“还好,不用我们说,你自己还记得澜澜。”苏小媚冷笑。

“你真的还有别的女生交往?萧山,你太过分了!”女生狠狠瞪了一眼萧山,然后迅速收起桌上的书推开旁边围观的人离去。

萧山本来是要追上去的,我一把将他扯住,说:“话还没说完呢,你急着走干什么?”

“老五说的对,今天没把事情说清楚,你别想走。”苏小媚也帮腔。

“我有什么好说的,我早就有女友了,是刘澜澜非得纠缠我,我能有什么办法。”萧山也气愤地吼了出声。

“那你就有理由脚踩两只船了?你倒还真是不要脸。”

“什么叫脚踩两只船了,我对刘澜澜什么都没做过,你们也不回去问问她,说什么喜欢了我几年,可我连打个KISS都她都不肯,这算……”

“啪!”没等萧山说出后面的话,苏小媚已经果断地甩出一巴掌。

萧山捂着被甩过的脸惊讶而气愤地瞪向苏小媚,扬手就要还过来,我赶紧拉着苏小媚后退。同时,人群后面也迅速伸出一只手将萧山的手腕拉住。

“你们两个三八算是刘澜澜什么人,你们在这里叫什么叫……”萧山挣扎着就要上前,后面围观的人看形势不对,赶紧上前将他拉住。

许华城就是那个在紧张关头拉住萧山的人,萧山被其他人拉住后,他松开原本握着萧山手腕的手走了出来,上前仔细将我和苏小媚打量了一番,然后将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推了推,说:“这两位同学,你们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这样在此滋事,如果闹大了会直接影响到我校和贵校之间的关系和声誉,所以还请两位同学能做事有个尺度。”

我打量了一眼这个身材并不高,五官普通的眼镜男,根本没多想,顺口就要说话反驳,却被苏小媚拦下。

苏小媚笑着朝他看,手指似是不经意地拢了拢垂在肩头的卷发,说:“这位同学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们学校出了这样的败类,还祸害到我们学校去了,不知道算不算校门不幸?我们只不过是来争个公道,并没有别的意思呀。”说到末,苏小媚的脸上露出了似是担心似是无辜的神色,漂亮的脸上带着几分愁色,那模样可是我见犹怜。

我自然明白苏小媚是在使哪招,强忍着没有笑场,心里只觉得她没去学表演真是可惜了。

苏小媚是我们几个里面长的最招男生喜欢的,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漂亮,还因为她身上有种气质,带点娇媚,却又不风尘,一举一动都带着特有的风情。

平常男生见到苏小媚这个样子,多少都会动容的,可是这许华城依旧一脸淡定,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学生证件给苏小媚看了看,说:“你好,我是C大现任学生会主席许华城,我想我有必要阻止发生在本校区内的斗殴事件。所以,如果你们还要在这里惹事,我会马上联系校卫或者报警。”

都说不争馒头还争口气,我哪能受人家这么驱逐,又刚要说话却再次被苏小媚止住。苏小媚冲许华城笑了笑,然后挽着我的胳膊一脸风轻云淡地出了图书馆。

在回X大的车上我一直抱怨苏小媚不让我再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花心大萝卜,苏小媚边照着镜子边说:“我们这样一闹,萧山的女友多半会吹了,他的臭名声也应该很快传遍学校,我们的目的差不多达到了。要是再闹下去,我怕那个什么鬼主席真会招来人把我们赶出去,没必要!”

一提到许华城我也是一肚子郁闷,指了指苏小媚正照着脸的镜了,说:“那个鸟主席,是不是有问题?我还没见过哪个男生对你一点没感觉的,八成是个GAY。”

“你真恶毒,我都没抱怨,你倒是骂起他了。”苏小媚笑着将镜子扣上扭头冲我笑。

我反正是心里窝火,图个嘴上痛快,又接道:“恶毒就恶毒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好料,不待见!”

“你这话说的,人家说的话也没有偏袒萧山,他身份在那里摆着,装视而不见太不现实了吧,回头人家也不好交代。再说,要不是人家出手,姐姐我就要被人甩脸了,我们能不能全身而退在这里讨论人家就尚待考证了。”

“嘿!我可是在为你抱不平呀,你怎么还倒打我一耙,你不会是看上那人了吧。”我一扭身子怨念地盯着苏小媚。

苏小媚伸手一敲我的脑门儿,顺了一下头发,说:“怎么可能,那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你说他对我没感觉,这话可就尚待考证了。”

“怎么说?”我好奇追问。

“他真是没感觉,那就不会绕着弯子向我介绍他的身份和名字了,不过是为了证明他的优秀罢了,男生向女生表示是为了什么?不过就是为了博女生关注呗。”

“没看出来!”我摊手耸肩。

“等着吧,我和你赌五块钱,不出一周,哦不,不出五天,他肯定会来找我。”苏小媚满意地靠坐回座位,脸上带着些运运筹帷幄的笑。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紫雨情殇
    紫雨情殇

    很少推荐小说,但《西凉》是我最近看的很精彩的一部。文章内容算是比较有创新的,加上雨微醺的创作形式很有趣,整篇文章读下来如行云流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