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都市 > 阴阳婿
阴阳婿

阴阳婿焚书坑己

主角:陆明月,许墨秋
《阴阳婿》中的陆明月许墨秋简直是圈粉无数,特别是最后的反转看的人意犹未尽,有些舍不得的感觉,下面是男频小说《阴阳婿》的内容: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拳头讲的是道理,耳光扇的是真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0-30 06:09:5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粤江市。

风月集团总部。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

一名绝色女子将手里的文件狠狠扔在对面男人的面前。厉声道:“许墨秋!你被辞退了!收拾好你的东西,马上给我走人!”

她叫陆明月,风月集团的总裁。

那一身标准的职业装扮,根本掩饰不住她的绝代芳华。说话的同时,胸脯不断起伏,显然她被面前这个男人气得不行。

“哦,好!”

在她面前的男子一身正装,年龄大约二十七八。

俊美的五官,极致完美的脸型,搭配上英挺的剑眉,深邃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以及厚薄适中的嘴唇,便是那潘安再世,也要形秽三分。整个人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独特的忧郁诗人气质。

他便是陆明月口中的许墨秋。同时,他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陆家的上门女婿。也就是陆明月名义上的丈夫。

为何说是名义上?

一个为了钱宁愿卑躬屈膝给人当上门女婿的人,眼高于顶有着“粤江第一美女”称谓的陆明月会看得上?

虽然他有他的苦衷,但那又怎样?他终究还是屈服在了金钱的诱惑下。

在陆家,说好听点他是陆明月丈夫,其实他只能算一个下人,或许连下人都不如。

脏活、累活、苦力活,倒屎、倒尿、倒马桶,洗衣、洗袜、洗内裤……总之,一切该他做的,不该他做的,全都落到他的头上。

至于陆明月为何会选择他,完全是因为她爷爷一意孤行,但偏偏自己又不能违拗。索性,拿他做一个挡箭牌,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因为她的心,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对于陆明月的决定,许墨秋没有丝毫异议,点了点头,转身便朝门口走去,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不需要解释,他也不想解释。

就在这时,一名年龄和他相仿,长相奇丑,胖得跟猪一样的男子忽然破门而入。

男子留着一个油光发亮的大背头,领带歪在一边,一身正装在他身上却穿出了嘻哈服的效果。

用他那肥大的身躯挡在门口,一拍桌子,嚣张的大叫:“陆总过分了啊!我告诉你,今天,我秋哥,必须得留下!他今天要是走了,嘿嘿……那我也不干了!”

陆明月两手环胸,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说真的?”

胖子鼻孔朝天,指着自己那张满是雀斑和麻子的脸,反问:“你觉得我在和你开玩笑?”

“那正好,双喜临门!你也去收拾东西,和他一起去财务那里结账吧!”

-----

十分钟后,这对难兄难弟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愁眉苦脸地坐在风月大厦前的水池边,使劲儿吧嗒着手里的白沙烟。

许墨秋摸了摸鼻梁,苦笑道:“哎,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这事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干嘛来趟这趟浑水?”

“怎么就和我没关系了?”胖子不以为然,揽着许墨秋的肩膀,拍着胸口道:“我们什么关系?你没听说过男人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女票……”

感受到清洁大妈鄙夷的眼神,许墨秋赶紧打断他的话头:“喂喂喂,饭可以不吃,话可不要乱说,我许某人品行端良,我可从来没有做过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

“嘿嘿,反正就那意思嘛!”胖子名叫朱月坡,就因为当年写字写劈了叉,就多了一个朱肚皮的绰号。

就在此时,许墨秋那二手的摩托基亚响了起来,这种手机在市面上基本已经绝种,黑白的屏幕上满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痕,按键上的漆皮早已经掉得精光。

来电显示——春哥十八号,许墨秋赶紧按下接听。

还没来得及开口,边听得那头的人气喘吁吁地道:“大……大佬,我不行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许墨秋一惊,急忙劝解:“小伙子,你要坚强,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怎么能轻易说放弃呢?歌词唱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看好你,这样,我私人资助你一盒六味地黄丸,外加一个卤鸡蛋,如何?”

“十盒都不顶用,你是不知道,那老娘们跟头壮年的老母猪似的,凶残得一比,我这腰杆子差点没废掉,今早起来,我仿佛看到了我祖奶奶在朝我招手,啊!她笑得是那么的残忍……”

许墨秋急道:“老弟,你再坚持一下,就是红彤彤的票子在朝你招手,到时候瞬间逆袭,成为高富帅,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大佬,你别说了,你昨天拿波老师的照片忽悠我,我不和你计较。我这六味地黄丸,从昨晚到现在咔咔地怼,都没停过!不说了,不说了,我去医院挂号了……哎哟,我的腰子……”

“喂喂!”听着那头传来的盲音,许墨秋差点没把手机给砸了。

他除了是一名白领,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身份——实习龟公,专门通过一款名为《富婆爱我》的APP,给那些寂寞的富婆介绍小白脸。

不过这工作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就拿昨天那个富婆来说,已经给她介绍了十几个,没一个能扛过两天的。

眼看十万块,即将到手,结果这小子打退堂鼓了,不仅如此,就在刚才,他还因为业务不合格,直接被APP拉入了永久黑名单。

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朱月坡看了许墨秋几眼,建议道:“秋哥,要不,你亲自上阵,这个来钱快!还多!只要你肯脱,身板够硬,拿钱绝对是哗哗的,比上班强多了!我告诉你,我认识一悍妇,四十好几,干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剩,关键是老有钱了……”

说什么,来什么。

许墨秋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一道炸雷般的粗犷嗓音在耳边响起:“靓仔,来呀!我包养你呀!”

顺着声音看去,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悍妇正对着自己搔首弄姿。

悍妇一张脸跟火灾现场似的,麻子、雀斑、痘痘、脓疮、牛皮癣、痔……总之,一切能往脸上长的不能往脸上长的,她一样不缺。

最让许墨秋无语的是,她腮边居然还长了一圈络腮胡!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严重散光,一只眼睛在看许墨秋脸上,另一只眼睛则死死盯着他的裤裆。

一条大腿粗的竹杠在手里敲得“啪啪”作响,嘴角泛起一丝邪恶的微笑。

这尼玛也叫女人?想起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许墨秋胃里面便一阵翻腾。

“不好意思,我家里着火了,我着急回去给母猪配种。”随便编了一个蹩脚理由落荒而逃,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饭点,摁灭烟头:“中午怎么解决?”

朱月坡将烟头随手一弹,拍了拍手起身道:“走呗,天上人间。你忘了,今儿有人请客来着!”

经他这么一提醒,许墨秋这才想起,今天是他们高中同学聚会的日子。

公司管理严格,本来是去不了的,现在好了,有的是闲工夫。

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既然有人请客,那谁还跟他矫情?

所谓同学会,无非就是一群熟悉而又陌生的人聚在一起显摆装逼罢了。

论装逼,许墨秋还真没输给谁过。点了点头:“那咱们今天就去给咱们的老同学们再上一课!”

朱月坡道:“走吧,我今天把我爸那新提的六手车开来了!”

“你那车,不给力。今天你阿秋哥带你装逼,带你飞!”许墨秋笑呵呵的摸出了别在腰间的车钥匙。

------

天上人间,作为粤江唯一的一家六星级饭店,地理位置优越。装饰金碧辉煌,情调独特优雅,深受消费者称赞。

据说掌勺的主厨是XX年间皇帝御厨的后人,厨房功力相当深厚,便是一泡屎,经过他的加工,都能让你痛快地吃下去。

这里可谓是贵族的天堂,有钱人的销金窟,身上卡里没个几十百把万。根本就提不起看一眼的勇气。

“kuqikuku”

一阵黑烟儿伴随着奇葩的声音由远而近。

许墨秋驾驶着他那拉风的座驾终于出现在停车场外,看看周围大片的法拉利、保时捷、凯迪拉克,眼中尽是不屑的神色。

能到这里来吃饭的,都不会是普通人,泊车小弟是个精明人,稍微愣了愣,便急忙迎了上来。

胖子从车上跳了下来,在屁股兜里摸出一张面值五十的钞票,连着车钥匙一起塞到小弟手中,鼻孔朝天,斜着王八眼对付小弟道:“去,帮大爷把车停好!选个好位置,别刮花了!”

小弟看了一眼手中那“ㄣ”形状的车钥匙,一脸为难道:“哥,你这……要不,你找别人吧?这……拖拉机我真的不会开啊!”

朱月坡一脸鄙夷道:“出来混的,连车都不会开?小伙子,你前途堪忧啊!”

许墨秋摆了摆手,一脸大度:“无妨,这种高难度的活,我自己来!”

停好座驾,许墨秋顺手将车钥匙往屁股后面一别,跟着侍者大摇大摆地走向顶楼紫罗兰包厢。

刚到包厢门口,便听得里面一片嘈杂,显然人家已经开动。

“来来来!沈京兵,给夏老师把酒倒上!”

“大家都别闲着,都放开了吃!想吃什么,随便点!吃不完还可以带走!今天全场的消费,由我们的庞大班长买单!”

“我早就说过,你们这群人中,小庞出息肯定是最大的!”主位,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红光满面地摊在椅子上,那高高隆起的肚皮,便是十月怀胎的妇人都比之不上。

他便是这帮人曾经的班主任,夏建仁。

夏建仁接过酒杯,抿了一口道:“对了,以前班上那谁?就是成天和老师作对,还特别招女生喜欢的那人,叫什么来着?”

“老师,你是说许墨秋是吧?”

“啊,对对对,那二比青年,现在干嘛呢?”

正说话间,房间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两名身材形成鲜明对比的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

不知道是为了装逼还是天生缺陷,两个人走路两只手能甩到天上去,两条腿也不停抖动,步伐堪称六亲不认。

这要是放在以前,绝对是姥姥见了喊打,爷爷瞅了升天。

歪着脑袋,斜着双眼,嘴角咬着烟头,不停的吧嗒,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雾。两个字来形容——欠捶!

来的人,正是许墨秋和朱月坡。

“哎哟!说曹操曹操就到啊!这不就是我们扛把子秋哥么?”

“啧啧,不得了!咱们秋哥,还是和当年一样骚包!”

许墨秋淡淡一笑,也不说话,和朱月坡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更不客气,抄起筷子,直接开始大块朵颐。

很快,他的身边便围了一群昔日的老同学。

“秋哥,现在干嘛呢?看起来混得很不错的样子嘛!”

“这高仿的啄木鸡西服,怕是花了不少钱吧?没了我们的资助,只怕是得做牛做马一个月吧?”

“秋哥,打车来的?还是坐的公交?喔……我差点都忘了!咱们秋哥在十几年前不就是有车一族么?”

许墨秋端起旁边的杯子,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工作?我今天刚被公司开除,我现在是高贵的无业游民。至于那破单车,我什么身份?配得上?”

“那你肯定是走路来的了?哈哈哈哈!还是个无业游民!”

老同学们瞬间笑得合不拢嘴,就连曾经的班主任夏建仁都一脸讥讽,很明显,许墨秋的现状,正是他们想看到的。

谁让他当初不给自己送礼,还成天和自己对着干来着?

“你呀,就是不上进!看这是什么?法拉利最新款车钥匙!我女朋友七十岁生日送给我的!怎么样?羡慕吧!”说话的,是曾经被他重点照顾的姬从良同学,从兜里摸出一把车钥匙异常得意。

鼻孔朝天满脸笑容,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要不是裤裆里有两颗蛋吊着,估计都能飞到天上去。

一名身材臃肿的龅牙妹,将那最新款的宝牛车钥匙拍到桌子上:“对,要是当年你接受了我的追求,至于落到现在这幅田地吗?”

“秋哥,你看我这座驾怎么样?不知道还入不入的了您的法眼?”

一时间,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豪车的车钥匙,这些老同学们满脸讥讽,显然是铁了心想让许墨秋出丑。

然而,秋哥是什么人?

和朱月坡相视一笑。

随即“呯”一声,腰间那造型别致的车钥匙被他拍到桌子。

四周顿时惊呼一片,姬从良条件反射般从椅子上弹起,看了一眼邻桌,色厉内荏道:“许墨秋,今天可是同学聚会,夏老师还在呢!你不要乱来!”

上学那会儿,许墨秋可是班上一霸,这些人没少挨他揍。

尤其是姬从良同学,一天一小打,三天一猛揍。挨打对他来说完全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遇上许墨秋心情不好,还得加餐。

眼见这浑人从腰间拍出根铁棍,一种熟悉的感觉浮上心头,顿时心里一阵发毛。

许墨秋傲然道:“不就是个破车吗?说得谁好像没有似的?”

姬从良看着桌子上,那“ㄣ”形状的铁棍,一脸震惊道:“你说……这是你的车钥匙?”

“哼!少见多怪!”胖子站起身来,擦了擦嘴,说道:“秋哥那座驾,岂是你们这等凡人见识过的?前驱还带敞篷,健身式启动钥匙,档位手自一体,共有六个前进档两个倒档可供选择,360度无死角全景视角,悬挂式坐舱,尽显英伦奢华。”

“手扶式人性化操控方向,单缸咆哮式发动机,更显低调气质,总之,那座驾实乃家居旅行、泡妞把妹时尚利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懂得什么?”

不得不说跑过销售的人,口才确实不一样,三言两语便将许墨秋的座驾夸得仿佛能飞上天似的。

姬从良一脸不信的拿起那铁管,嘴里道:“真的假的?”

有同学摸着下巴:“我怎么感觉这么眼熟……”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在经过同意后,一名侍者走了进来,一脸恭敬地问道:“请问楼下牌照为Y5174110的农丰牌手扶拖拉机,是哪位先生的座驾,那个……有位警察同志在下面等您。”

许墨秋丝毫不为所动,自顾自的拿了一只螃蟹放到碗里,淡淡地道:“有预约吗?没有就叫他等着,我什么身份?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哈哈哈哈……”

吹得那么神,搞了半天居然是一辆拖拉机!

姬从良同学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

一直以来,许墨秋都是个奇葩,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一点没变。

许墨秋眼中满是讥讽,用看狗一般的眼神,扫了一眼笑得东倒西歪的老同学们。鄙夷道:“哼!一群俗人!”

姬从良冷笑:“我们俗?许墨秋,你开个拖拉机,你还以为你很牛逼是不是?妈妈的!我告诉你,把你那破拖拉机卖了,都换不了我这车的一个轱辘!”

许墨秋依然不屑道:“那又怎样?开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装逼泡妹?你那车在路上回头率有我高?有我吸引眼球?你信不信,现在就有一大堆漂亮女孩在我座驾旁拍照?”

“吹!你继续吹!十年不见,你别的本事没长进,吹牛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正说话间,外面忽然警笛大作,许墨秋面色一僵,暗忖:我不就驾驶个拖拉机上路吗?用得着这么大阵仗?

正犹豫要不要跑路时,没一会儿,便听到机械般的高音喇叭在下面喊道:“楼上的同学不要想不开,你要想想你的亲人,想想你的花呗,想想你的支付宝,想想缸里还有几升米,你会发现你的人生一片灰暗……咳,不好意思拿错台词了。”

“那个,生活中的不如意总占十之八九,人只要活着就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不顺,所以勇敢地跨出……呃,人生没有走不出的困境,那些曾经的坎坷,只会造就未来更加辉煌的你,赌、球害人,远离世界杯!”

“楼上的同学……”

这种劝人活下去的调调……难不成是有人要跳楼?

华夏永远不缺看热闹的人,许墨秋顿时感觉手里的螃蟹它就不香了,跟着大家一起快步朝窗台走去。

果然,一名五六岁的女孩,失魂落魄一脸木然地站在对面大厦二十楼天台边缘处,微风吹过,衣角随之轻轻摆动。

“大白天的居然会有人想不开?”

“秋哥,你的志向不是拯救世界么?你……咦?许墨秋人呢?”

楼下,许墨秋三步并作两步如同踩着风火轮一路飞奔。

朱月坡上气不接下气地在背后大喊:“秋哥,你等等我啊……”

眼尖的泊车小弟一眼就认出了两人,朝旁边的便衣道:“同志,那辆拖拉机就是他们的!”

随即,朱月坡便被扣了下来。

而此刻的拖拉机旁,还真如许墨秋所说,围了一大群女孩子靠着拍照。

自己为什么想要去救她?许墨秋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引导自己。

“让开,我是谈判专家!”

天台的风很大,许墨秋冒充谈判专家骗过那些便衣,猫着腰悄悄地出现在了女孩身后。

搜肠刮肚正酝酿着一大堆劝人的说辞,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女孩撑着拐杖的身子动了动,似乎有往前的嫌疑!

说时迟,那时快,关键时刻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在那一瞬间,许墨秋如同被关二爷附体、岳武穆上身。

平地里发出一声爆喝,两腿大力一蹬,如同空中飞人,两步便跨上了阳台。一把扣住女孩的右手,大力往后一抛!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早已埋伏在不远处的两名警察趁机上前将女孩接住。

“好!”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顿时掌声如雷霆一般在楼下响起。

“嗨,不值一提,不值……啊!”

许墨秋正打算摆个造型,忽然感觉仿佛有人在背后推了自己一把,身体重心顿时一个不稳,径直从天台栽了下去!

“啊!”

楼下惊呼声一片。

要知道,这可是二十楼啊!

也许是因为他老许家祖坟埋得好,十九楼居然有一个小阳台!而许墨秋刚好摔在阳台上。

虽然脖子杵得生疼,但却无伤大雅,该帅的地方依然还是那么帅。

楼下的看客们瞬间送了口气。

“哈哈哈哈!大家不要惊慌,刚才只是一个意外……”

然而,劫后余生的许墨秋刚刚从地上爬起,还没来得及摆好造型,“轰隆”,天空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一道水缸粗的闪电直直地劈在了许墨秋的脑门……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美艳
    美艳

    《阴阳婿》剧情发展非常的迅速,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错过精彩的内容,所以说看《阴阳婿》一定要保证用心才可以。本文画面感非常强,焚书坑己的文笔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