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言情 > 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
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

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二舅爷

主角:权御崔桑宁
从《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的名字看就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再加上二舅爷的创作,整个故事脉络清晰,读者体感不错,小说《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内容梗概:六年前有过一面之缘,再遇她是晚辈里最规矩的一个,别人绞尽脑汁和权御套近乎,远的近的都叫他一声三叔。唯独她怕冒犯,一口一个先生,称呼他为“您”,规矩的要命。后来她和别人一样叫他三叔,真真切切把他当长辈,恭敬有礼。再后来权御不想当她的三叔了。借着酒劲,他将她堵在书房,嗓音沙哑:“桑桑,你姓崔,苏家的辈分和你没关系,我不是你三叔。”。咬着她通红的耳朵:“你叫我一声三哥,我当你男人,行不行?”...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4-06-14 23:43: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教了两圈下来,趁着重新洗牌的时间,耳边忽然传来灼人的温度:“会了吗?”

下意识把腰挺直,想远离耳边那不容忽视的湿热,僵硬点头:“会了。”

那抹湿热远离,他敲了敲旁边那人的桌面笑道:“我来玩一把?”

那人立马起身,客气恭敬:“三叔您请。”

拉开椅子坐下,谢九安提议道:“要不赌点什么?”

段琼宇一边摸牌一边开口:“行啊,人菜瘾大。”

说完将手中把玩的九节紫竹痒痒挠放在了桌上,珍材镶嵌,珊瑚顶,和田玉挂坠都非凡品。

谢九安目瞪口呆,玩这么大的吗?一把抓过痒痒挠问道:“你确定?”

“可不许反悔啊。”

段琼宇笑道:“仔细着些,别给我磕着碰着。”

他可是还要拿回来的。

另外一个崔桑宁不认识的公子哥也将手上的表摘了下来放桌上,他很清楚自己就是来陪玩的。

权御靠着背椅,一手随意的放在崔桑宁的靠背上,却也没有人觉得他冒犯,好像他本就这样矜贵慵懒。

倒是多想的,反而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将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摘下来抛在了桌面上,漫不经心却又胜券在握。

崔桑宁眸光一凝。

北京有句老话:贝勒手中三件宝,扳指,核桃,笼中鸟。

谢九安被刺激到了,掏出兜里的车钥匙啪的一声按在桌上:“爷新买的车,独此一辆。”

崔桑宁放在膝盖上的手动了动想提醒他,最后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人家是胜券在握,百分之一百的信心可以拿回去的,谢九安的信心是哪来的?

看不出来段琼宇故意坑他的吗。

权御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还有时间担心别人?

教了她两圈,一直都心不在焉,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会了,当他看不出来她全部的心思都在和他拉开距离上了?

桌上只有崔桑宁没有放赌注了,谢九安还关心她:“我们玩我们的,妹妹随便添一样就好。”

说着视线落在她右手腕间缠绕的朱砂手串上:“就这个吧。”

谢九安也是好心,他看得出来这手串虽贵但比起她身上的其他首饰倒也算不得什么。

可他却不知道,周身的首饰崔桑宁最不能摘的就是这手串。

其一这是妈妈在庙里求来佑她平安的,其二这手串之下是六年前在慕尼黑留下的狰狞伤疤。

有了片刻的怔愣,崔桑宁一时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办,忽然微凉的指腹贴上了她的耳朵。

等她回头看过去的时候那只手已经抽离,权御将手中的水滴形珍珠耳坠放在了桌上:“就这个了。”

谢九安皱眉吐槽:”三叔你怎么这么抠?”

“她第一次玩,你就不能让让她?”

这珍珠耳坠是年初的时候苏暮白在拍卖会上花大价钱买的,钻石群镶的工艺,被誉为全世界最完美的水滴形珍珠,价值不菲。

“就这个吧。”崔桑宁柔声开口,说着还将另一只耳坠摘了下来放在桌上,凑了整齐一对。

谢九安自信道:“妹妹等着,哥哥给你赢回来!”

很快一圈就结束了,崔桑宁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谢九安,犹豫的抬起手又缓缓放下。

谢九安按着那车钥匙死活不放手,哭喊道:“我还没开几天呢,屁股都还没坐热。”

段琼宇握着他的紫竹痒痒挠,毫不留情的打在谢九安的手上,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车钥匙被痒痒挠勾走。

谢九安趴在桌子上,手还伸着不舍的挽留:“四哥……

段琼宇将车钥匙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笑道:“你叫爸爸都没用。”

谢九安立即改口:“爸爸……

段琼宇即刻低声警告道:“闭嘴!”

看了一眼楼下几位喝茶看戏的老爷子:“你想害死我!”

有些玩笑私下里开是一回事,当着长辈的面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像平时自己都叫权御一声权三,可长辈在的时候那一声三叔他还是得叫。

崔桑宁看的好笑,她觉得谢九安这人还挺有趣的。

“这么高兴,不是会了吗?”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顿时敛了笑意,客气规矩:“愿赌服输。”

顷刻变脸,权御面色一沉,瞳孔幽深,如沉寂的海,隐藏风暴,嘴角一扯露出冷笑,不自觉握拳,掌心的珍珠硌的手疼。

原本想要还给她的想法消失殆尽,随手揣进兜里拉开距离。

他忽然觉得自己幼稚的可笑,疯了不成!

他出生就在罗马,哪怕入了伍也是顶尖的存在,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落了面子,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晚辈,还不值得他这般上心。

崔桑宁有意和他保持距离,注意力大都在他身上的,他的不悦她也察觉到了,故意不和他有眼神交汇,却总不能忽视他晦暗不明灼人的视线。

谢九安猛的拉住崔桑宁的手,吓的她一个激灵,权御眼睁睁的看着她瘦弱的背脊一下挺直僵硬。

谢九安声泪俱下:“妹妹,哥哥对不起你,没帮你把东西赢回来。”

崔桑宁不动声色的想把手挣脱回来,怎奈力气太小:“没关系的。”

本来她也就没指望他能赢。

权御看着被谢九安握住的那只手,不自主的皱了皱眉,白皙的手背上尽是青红痕,她的皮肤一直都很薄弱。

就在他忍不住要有所动作的时候,苏暮白大步走了过来,一巴掌呼在谢九安的手上:“干什么呢你?”

谢九安痛的赶紧放手,苏暮白拉起崔桑宁的手看了看:“你看你干的好事!”

谢九安也没想到会给她捏红了,立马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崔桑宁笑着摇头:“没关系。”

谢九安摇头晃脑:“我终于知道妹妹你为什么不搞玉雕了。”

“这么娇贵的手,怎么拿得了刻刀。”

苏暮白眼底一滞,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话题。

桌下段琼宇不动声色的踢了谢九安一脚,谢九安却还是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在苏暮白耳中有另一层含义。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我还是那个少年
    我还是那个少年

    看《嫁给三叔后她被宠上天》的名字绝对想象不到,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小说名,故事内容竟然如此的精彩。读过之后脑海中完全是权御崔桑宁的形象,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