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言情 > 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
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

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窗中的森林

主角:赵煜玉竹
女频小说《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看完之后让人无法忘记,这大概就是本文的魅力。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赵煜玉竹,仿佛是我们身边的人一样,《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内容概述:我和他的感情是从小到大的日久生情,后来成亲,也是你情我愿,长辈满意的。本以为日子可以幸福下去,谁知那天,他竟然看上了别的女人,还是一个喜欢穿红衣的女将军。我知道,是我的原因,让他们没能在一起……后来,生了女儿后,我找机会火遁跑了,还顺走了一些银两。贴身侍女问我:“姑爷那么想和小姐好好过日子,为什么小姐会如此抗拒他呢?”我告诉她:“男人的话,不可信。”...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4-06-12 06:07:57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我与煜王成婚第十年,终于生下一个女儿。

不出意外的话,这孩子怕是煜王府的独苗苗。

太后娘娘作为孩子的祖母,本来已经十余年未出宫门。

这次却连夜赶到煜王府,一直到我生完孩儿才回宫。

我在屋子里用力的时候,隐约听到她在门外跟贴身女官絮絮叨叨求着先皇保佑的声音,等我的女儿终于发出第一声啼哭,那声音反倒消失了。

我被汗水浸透了,整个人湿漉漉的,已经精疲力竭。

孩子的父亲煜王小心翼翼地抱着那团软肉凑近我,他的额头也被汗水浸湿,还毫无察觉道:

[玉竹,你看看,我们终于有女儿了。]

我却闭上眼侧过头,嫌恶道:

[抱出去吧,我不想看到她。]

他眨了眨眼,一滴汗水便顺着眉头流下来,挂到睫毛上。

他有些受伤似的抿了抿唇,把孩子交给乳娘抱出去了。

我之后也一眼都没有看过那个孩子,每当煜王试探着要把她抱进我房里时,我就开始发脾气砸东西,像个泼妇一样让他们滚出去。

久而久之,他也便放弃了勉强我。

我不爱那个孩子。

煜王是爱的,却因着害怕我生气,只敢夜间偷偷去偏房瞧她。

那孩子很爱哭,常常隔着一堵墙也哭得我心烦意乱,我又发脾气摔了许多东西,并且对煜王一字一顿道:

[王爷,我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你把她抱走吧。]

他一言不发,却依言另找了个院子将她安顿过去。

他越不指责我,我越不愿意给他好脸,常常在他来找我说话时装聋作哑,冷眼看着他自言自语。

时日久了,他也压抑着怒火。

生产一个月后,宫里来人问小郡主的名号,我才想起还没给她起名。

那日煜王生了气,抱着一坛酒坐在我门前堵着门。

他一边喝一边理直气壮回那个太监:

[劳烦皇兄给拟个好封号,我儿名赵予安。]

我在屋子里坐着绣帕子,心想果然是个好名字,怕是已想了许久了,只是不曾告诉我。

我并不在乎,我人都要走了,怎好凭空管这些闲事。

那个人喝酒红了脸,打发走宫里来的人,就要大着胆子凑到我身边来。

我推开他凑过来的脸,却叫他一下抓住了手,轻轻贴到脸颊上。

他半跪在我身前,双眼朦胧,目光却只在我脸上流连,轻声道:

[玉竹,我们好好过好不好?]

[你去看看予安,她长得像你。以后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再没有别人了。]

他最近格外爱哭,顺着话音,有一滴泪流进我掌心里。

我却毫不犹豫地抽出手来,在他的领子上蹭干净,说了今天第一句话:

[王爷,玉竹身上没什么可图的了。你是不是忘了,我本就不能再生育了。]

他脸颊上的潮红迅速褪去,脸色很快变得苍白,整个人开始颤抖。

我听到他喃喃自语:

[是不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去看他,又开始装聋作哑,继续手里的绣活。

他蹲坐了一会儿,可能是觉得没意思,带着酒出去了,到晚上也一直未归。

机会这不就来了。

当天晚上,我一把火烧了院子,卷了财产带着贴身丫鬟袅袅死遁了,租了条船,一路往金陵去。

我再也不会回到这里。

我与煜王爷是少年夫妻,自小的情分。

他初时就不十分喜爱我。非要说的话,他并不喜爱我这样的大家闺秀。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红酒配米饭
    红酒配米饭

    《王爷请让道,小青梅她只想和离》中的小说人物赵煜玉竹我还挺喜欢的,人物情感比较真实,剧情不拖泥带水,读下来很带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