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青春 > 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
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

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佚名

主角:方柔,秦羽
已完结小说《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层次分明,有条理,内容比较有创意。其中人物方柔秦羽的设定很有意思,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佚名的写作能力,下面是《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内容: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有一个漂亮优秀的姐姐,和一个备受宠爱的弟弟,因此,所有人就理所当然地看不见我。爸妈说:“要是没有你就好了,本来应该只有两个的。”?同学说:“长得差不多,成绩差不多,性格安安静静,一个差不多的人。”直到我闺蜜于人群之中认领了我。她给我带来了一场蜕变,跟我说我不是最没用,最多余。...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11-17 14:04: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我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

有一个漂亮优秀的姐姐,和一个备受宠爱的弟弟,因此,所有人就理所当然地看不见我。

爸妈说:“要是没有你就好了,本来应该只有两个的。”

同学说:“长得差不多,成绩差不多,性格安安静静,一个差不多的人。”

直到我闺蜜于人群之中认领了我。

她给我带来了一场蜕变,跟我说我不是最没用,最多余。

1

爸妈从小就对我没多高的要求。

“差不多就行了。”

他们总是这么说。

因为我姐姐是个大美人,活泼开朗,从小就讨人喜欢,还考上了名牌大学。

比起我姐姐,我长得一般,成绩也一般。

而且也不像弟弟,是个男娃。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很多余。

爸妈从不在亲戚面前谈论我,如果谈论的话也会是:

“如果不是想要弟弟,根本就不会生下她。”

高一的期末考试,我发挥失常了,从中游滑到了平均线以下。

班主任在开家长会的时候,专门指出平均线以上的学生才能够上本科,并且专门点出我这个成绩下滑的人。

他跟爸妈谈话的时候没有避开别的家长。

“她这个样子,还考什么大学?”

爸妈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赔着笑脸,表示回去一定好好管教我。

回家的路上,他们没好气地跟我说:

“你能不能少在外面给我们丢人?”

“你就不能学学你姐姐,你看她怎么就不会让我们操心呢?”

我憋着一股气,反驳道:“姐姐读中学的时候不是报了补习班……”

他们抬高了声音吼道:“你姐姐补习之前也是中偏上的成绩,给你补?补了也是白花钱。”

“再说了,现在生意不好,我们哪有闲钱给你!”

姐姐中学时期的补习班、兴趣班,弟弟现在的各种兴趣班、电子用品,每一样都不是小钱。

如果我要求这些他们有的东西,就是“白花钱”、“你能不能懂点事”。

他们还在喋喋不休:“不懂的不能多问老师?”

“你姐姐是大学生,你就不能问她?”

我想说学校作业太多,我想说姐姐没空跟我讲,可是我已经不想再说话了。

因为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会驳斥我。

到最后,总归都是我的错。

晚饭的时候,他们又提起了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当初做b超的时候不是说是个儿子吗,还先进科学呢,狗屁!”

“真是倒霉,要是没有你,我们现在少养一个,不知道有多轻松。”

姐姐把手机一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能不能别说这个了,你们也不嫌烦,真是……”

她翻了个白眼,说完这一句之后又拿着手机跟朋友聊天。

爸妈立刻停止了这个话题,转而开始对她嘘寒问暖,问学校和男朋友的事。

姐姐很敷衍地说:“嗯,哦,就那样吧,还行。”

只有姐姐和弟弟敢用这种语气跟他们说话。

咔啦——,门锁一阵转动。

弟弟从外面回来了,他还带回来一个同学,这个小同学很有礼貌地跟爸妈和姐姐问好。

他看到我的时候顿了一下,说了一声姐姐好。

没过多久,我经过我弟房间,听见他们讲话。

“你怎么从来没说你有个二姐?”

我弟大概正在摆弄他的模型,房间有滋滋滋的响动,他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反正有没有都无所谓。”

2

周六早上,我妈给了我两百块钱。

“你今天出去玩吧,去快餐店也行,或者去找你同学。”

“吃完晚饭才回来,听到没有?”

“或者你要是想住同学家就住同学家,明天再回来。”

周末平常他们都是不准我出去的。

他们说,周末就该在家写作业,跟同学玩什么,难道在学校还没一起玩够?

而且我妈也很少对我这么大方。

如果不是我的户口还明明白白写在我家,我几乎怀疑,他们想把我打发出去然后自己跑路。

今天这么反常,只是因为有亲戚要来我家。

为了“避免尴尬”,每当这种时候,就该我回避。

家里今天买了很多菜、水果和零食,妈妈把手机递给我,然后转身进了厨房,忙得不亦乐乎。

姐姐买了个新手机,所以我才可以用她淘汰掉的那个。

屏幕亮了,弹出一堆消息。

q群里,几个朋友约好了一起去写作业。

我冒了个泡:“你们在xx快餐店里吗?”

她们顿时发了个震惊地表情:“你竟然拿到手机了?”

“怎么,你爸妈同意你出门吗?”

“快来快来,正好,英语作业正愁没人做呢!”

我收拾书包的时候,姐姐瞥了我一眼:“还是少跟你那些同学来往,她们只不过拿你当写作业的工具而已。知不知道?”

“别这么卑微地讨好人家,不然只会让别人更看不起你。”

话虽是好话,可听着刺耳。

“哦。”我敷衍地应了一声。

十分钟后,我准备出门。

“我走了。”

他们都在客厅里对着电视和手机笑哈哈,没有一个人回答我。

家里人都说让我别跟我朋友来往。

“虽然活泼开朗,性格不错,但跟你半斤八两的成绩,有什么出息?”

“你就是跟她们在一起,成绩才变差的,你自己没有意识到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应该跟学习好的人一起玩。”

我撇撇嘴,腹诽道,那他们口中的“朱”愿不愿意近我这个“墨”呢?

这几个朋友们跟我一起玩,只不过是我可以帮她们写某科作业罢了,我难道不清楚吗?

但至少,还有人会听我讲话吧。

至少我在这个世界上,不完全是一个透明人吧。

3

高考结束后,我上了二本,算是发挥地还不错的水平。

毕业典礼的时候,班主任看了我一眼:

“啧啧,还行吧,至少没有拖低班上的本科率。”

“不过我说什么来着?指望你这种人考重本算是没希望的。”

他很平淡地说完这句话,丝毫不觉得会对我的情绪造成多大影响,微微一笑,就转头找别的同学说话去了。

尖子生是最受他喜爱的。

班上成绩差又调皮捣蛋的学生也跟他关系很不错。

对我这种“不上不下”“泯然众人”的人,他是最看不起的。

“要么你就拔尖儿。”

“要么你成绩一塌糊涂,在别的领域开辟道路。”

“卡在中间是最没用的。”

那天的心情,我现在都已经淡忘了。

只不过毕业照上还清楚地展示着,几乎所有人都是喜悦的,而我没什么表情地看着镜头。

一个星期之后,爸妈请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吃饭。

那位叔叔问我考得怎么样。

这种时候,一般是轮不到我说话的。

“二本,差不多,意料之内。”

爸妈觉得我这个成绩还行。

“二本对于她来说也差不多可以了,我们对她没多高的要求。”

他们继续谈笑风生,我妈转过头小声跟我说:

“今天这顿饭就当为你办升学宴了哈。”

我这段时间心情本来就算不上好,听见这句话,更觉得沉到了谷底。

谈生意,顺便给我办升学宴。

我说为什么会把我带上呢。

我眼眶顿时开始发热,其实这种表面功夫,我宁愿他们不做。

顺便给你办升学宴,顺便给你过生……

从小到大,我都是那个顺便,顺便地活到现在。

但是姐姐和弟弟就不一样,他们用的所有东西都是新的,他们可以在生日、升学宴的时候做一次主角。

几个月之前,姐姐收到了研究生拟录取的通知。

爸爸在不同的地方请不同的人摆了三次酒席。那时候有多热闹,我的心理落差就有多大。

爸妈当时说:“有本事你也考上研,我们也给你办。”

看似是一种激励,实际上他们的语气很明显:

我们太知道你了,你比不上你姐,你没那个本事。

我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顺便的升学宴”上面待下去了。

随便找了个借口,我站起来离开了饭店。

不管他们直接无视我也好,还是会说我不懂礼貌也好,我是一定要离席的了。

小群里,有一个朋友正在诉苦,说她表白失败,男神早就成了别人家的。

另一个也是刚分手的朋友劝她:

“算啦算啦,智者不入爱河,建设美丽中国,好好学习吧亲。”

嘴里说着这句话的朋友,转头就有人向她表白,让她结束了为期不长的单身时间。

姐妹们都在骂她:“你小子又背叛组织了!”

跟她告白的那个男生,是我暗恋了两年的对象。

我心里并没什么感觉。

一年前,他跟我做同桌的时候,经常找我问单词,有时候靠得近一点,我就会脸红。

有一天放学,我在教室留到了最后,他忽然从后门走了进来。

微笑着朝我表白,并且问我是不是也喜欢他。

我大着胆子,小声说了一声:“是。”

“哈哈哈,看到没有,她自己承认喜欢我诶!”

他的几个兄弟在门口冒头,一起哈哈大笑。

那一天,我就感觉到有一种心情,在我心里彻底被埋葬了。

“智者不入爱河”这句话,很适合送给我。

4

大学离家很远,坐高铁需要5个小时。

我不用每个周末都要回家一趟。

开学那天,我独自坐上高铁。虽然我仍然不被重视,只不过这次没有了以往的失落,反而有一种开心的感觉。

没有他们在身边,让我持续地感受到负面情绪,我的生活会更好。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包里装着将近3000块钱,是我暑假打工期间存下来的。

我不用可怜兮兮地张口问他们要生活费,拿不到多少钱还要被数落一通。

所以,从大一开始我就在外面兼职,我要用最快的时间,让自己获得“自由”。

“可爱的小妹子。”我室友方柔经常这么喊我。

方柔是个高挑的女孩子,是个淡颜系美人而且气质很好。

“你又去兼职家教吗?”

我点点头:“嗯。”

她很遗憾地叹了口气:“我们好几次聚餐你都没参加,好可惜。”

随后,她递给我一个手提袋,得意地笑道:

“不过没关系,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这家餐厅的烤鸡和布丁,可好吃了,我专门给你带回来的。”

我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

可能对她而言,只是对室友的一点照顾,但对于我来说已经像是稀世珍宝一般。

我在场的情况下都有人会遗忘我,更别说我还不在场。

我感动地都有些磕磕巴巴:“谢谢啊,这个,多少钱?我转给你。”

她摆了摆手:“没事,一个寝室的姐妹还客气什么。”

这个时候,我跟她还不算是好闺蜜,直到那件事发生。

几乎每个周末我都没休息,我不是在做兼职,就是在做兼职的路上。

我做过很多兼职,最后从工作强度和工资考虑,我还是决定选择做家教。

每个月都可以拿到将近2000的工资,省一点的话,以后的学费也可以不用靠他们了。

那个小孩的爸妈对我很客气,甚至有一次补习地比较晚,还主动提出送我回去。

“真的不用,我坐地铁就行了。”

我坚决地推辞,内心中的一点警觉告诉我,还是不要单独坐学生爸爸的车。

“走吧,我送你出门。”

进电梯之后,他按了地下车库的楼层,并且取消了我按的一层。

我心中警铃大作。

到达车库之后,我准备从另一边的楼梯离开。

他拉住我说:“你们做这一行不就是要钱吗?反正都是卖,卖什么不是卖?”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狂暴旳青春
    狂暴旳青春

    《遇见闺蜜之前,我永远是被所有人遗忘的那一个》中有很多内容的设置非常惊喜,好喜欢佚名的文笔和描绘故事的方式,决定以后要追佚名的所有文章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