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青春 > 不攻自破
不攻自破

不攻自破吃饭时间

主角:何韫,何云
《不攻自破》全程高能,从开篇就足够的吸引人,到何韫何云故事主线出现之后更是吸睛,吃饭时间文笔和创作能力不俗,下面是《不攻自破》内容简介:阿姨的女儿冒充我的富家女的身份在学校炫耀,气不过的我让她在学校无地自容。...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3-11-16 15:30:2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 章节预览

开学那天,我的奶茶被人碰倒了,但是她却非说我弄脏了她的衣服。

她一副我赔不起的嘴脸,还诱导别人以为她是校董的闺女。

我仔细一看,这衣服明明是我不小心弄脏扔掉的那条。

而且,我怎么不知道我多了个妹妹。

1

刚开学,我刚下车,就被另一个车崩了一身泥。

一身价值20多万的私人订制彻底被毁。

我本来想快点儿回宿舍换衣服,没想到学长们见我一身泥点儿,没人帮我。

我只能自己拖着两个行李箱去报到。

等我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已经站站满了人。

他们都围着一个人,叽叽喳喳地说话。

“听说校董女儿今年来报道,何云是不是你啊?”

被叫何云那个人低下了头,一张口就茶里茶气的。

“校董女儿来学校没有大张旗鼓,证明想低调,大家还是不要乱猜了。”

她这话粗听没有毛病,但是细细一琢磨就知道,这就是默认了那个人的说法。

果然,大家衣服心照不宣的样子。

但是,他这个学校的校董只有我爸一人,她说自己也是校董的女儿,难道学校有什么变动,我爸没和我说?

真是巧了。

我着急换衣服,就让堵在门口的人,让了下位置。

将我解渴用的奶茶,放在了桌子上。

刚想换衣服,何云走了过来。她碰倒了我的奶茶,弄脏了衣服。

啊——

她先是大喊一声,看着我的眼神好像要吃了我。见到周围的人都在看她,就又稳住了情绪。

“你也不是故意的,没关系的。”

她这话一出,全都以为我故意弄的。

真是太茶了。

立刻有人给她出头。

“何韫,同样都姓何,你素质怎么这么差?”

“你这衣服,是刚乞讨完吗?”

我听出来了他们的意思,但是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我刚刚被路过的车崩上了泥点子,谢谢关心。”

她瞬间没话了。

衣服还是很湿,站在了身体上,很不舒服,我就去卫生间换了衣服。

我换完衣服,看着何云还在擦那件衣服。

“唉,没想到十万多就这么脏了,看来不能要了。”

她旁边还有人安慰她。

“何云,你就是太好心了,这么贵的衣服,被她弄脏了,你应该让她赔钱。”

何云强憋着一脸怒气,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没事儿,她赔不起,我也不为难她了。”

她身边的人却不同意。

“你就是太善良了,就算她再穷,弄脏别人的衣服也应该赔钱,你看她,连道歉都没有。”

我穷?

我爸是校董,我妈是私人定制服装设计师,我哥黑客公司老板。

我穷的话,那这个世界上穷人得增加一倍。

还让我道歉?

何云她也好意思,到底怎么回事儿,她自己知道。

而且,我越看她穿的衣服越眼熟,那不是我上周扔的一件弄脏的衣服嘛。

但是我交给了我家保姆梅姨,让她扔掉,怎么会穿在何云身上?

我本来是想低调一些,我爸也跟我说过,不要暴露身份,不然的话我所取得的一些成就,别人都会以为我是走后门。

我也觉得挺好的,生的同学有心理负担。我也不想敷衍一些,心思不纯的人。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何云走了过来,一条化妆品。

我回头一看,应该是寝室四人,她送我们三个一人一套。

她送给我的时候,我本来想礼貌地接下,但是她眼神中不屑,施舍的眼神给我气笑了。

我没跟她计较,她还过来挑衅了。

接到化妆品,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假货。

我直接拿出手机,将化妆品上的二维码扫了一下。

我故作惊讶地喊出声。

“谢谢你啊!但是你告诉我一下,你送给我们的是什么化妆品啊?为什么官网都扫不出来?”

其他人听到,也拿出手机扫了一下。

但还是有脑残党,帮她解释。

“何云一定是被人骗了,你在哪儿买的,我们陪你一起去举报他。”

我看着何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我的恶心稍稍缓解了些。

但是我没想到她段位不低。

何云直接将我们手中的化妆品拿了回去,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淡定地说,“一点小钱,不用费事了。”

室友被她这副样子糊弄住了,更加相信她就是校董的女儿。

刚开学,我的事情也很多,她没再招惹我,我也就没再在意她。

过了一周左右,她跟我面对面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狗腿。

我本来压根没想搭理她,但是他们几人将学校走廊堵住了。

“麻烦让让。”

她们也就让开了,我过去的时候,突然被绊了一下,我走了两步才稳住。

我回过头看向何云。

她今天穿的裙子特别眼熟。

尤其是裙子后面还有淡淡的血迹。

那不是我来月经不小心弄脏的裙子吗?

我不是让梅姨跟那个衣服一起扔了吗?

如果上次的算她是款式相似,这一件可是我的私人订制,她穿着明显特别紧。

我不由得怀疑。

在空闲是时间,给梅姨打了电话。

“梅姨,我上次让你扔的衣服,你都扔了吗?”

“扔了,小姐怎么了?”

“那算了,我有个胸针找不到了,我记得别那个裙子上了,扔了就扔了吧。”

我又想了想,跟梅姨说,“我的那条黑色的星星裙帮我送去干洗一下。”

梅姨练练答应了下来。

我有点怀疑拿衣服没扔,但是我已经想扔的衣服,被她送人或是卖二手,我也不太在意。

但是我有些其他的才想,还是得试一试。

果然,第二天我在何云的身上,看到了那条裙子。

她一如既往,被同学们众星捧月地来到教室,跟同学炫耀自己的新衣服。

“这件衣服是我妈专门给我设计的,市场上下个月才能出,但是也没有我这件好。”

同学一脸羡慕。

“真的吗?还没上市你都能穿?”

听到有人接话,何云立刻满意地笑了笑。

“当然了我妈是设计师,我想要什么样的裙子,我妈都能给我设计。”

我坐在一边,淡定地看着她。

她妈是设计师?

她穿的这条正是我让梅姨去干洗的,我妈为我生辰设计的礼物,希望我像星星一样闪耀。

市场上确实有风声说要出星星裙,以为是我妈设计的,但是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而且这个裙子我还亲自参与的制作,是独一无二的。

我可以确定她就是穿了我的衣服。

仔细一想她说的话。

校董爸,设计师妈。

这就是在照搬我啊!

2

我还看不出来她在占用我的身份,那我就是脑子有泡了。

想着,我就问出了口。

“何云,你爸是何校董?”

她还是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默默低下头,不承认也不否认。

妙啊!

真是好茶。

我直接给梅姨发了个微信,告诉她,我现在就要用星星群。

等了三五分钟,她才回我。

“小姐,今天比较忙,还没时间取回来。”

“地址告诉我,我去。”

这次她迅速回复了。

“我现在没事儿,我现在就去,不麻烦小姐了。”

我这边刚关上手机,何云捂着肚子,拿着手机离开了。

果然。

梅姨和她绝对有关系。

我想起,我妈曾经提起过。

说梅姨的女儿也考进了清北,而且和我一个系。

可是在我妈的描述里,她女儿认真好学,努力进取,凭自己本事考进了清北。

而且,她女儿我记得是,姓商啊!

我想再验证一下。

等我梅姨告诉我取回来的时候,我跟她说先不用了。

顺便我又提了一句,我最近住宿舍,我的房间就先锁上吧。

晚上的时候,我跟我男朋友徐志,发了两句牢骚。

徐志听到之后,他直接打开了视频。

看我的眼神闪闪发亮。

“我回国给你当教官吧!”

我太了解他了,他这个样子特别像早有预谋。

我提前两天回校,明天就要军训了。

我试探着阻止他。

“算了吧,明天就军训了,教官早就定好了,你回来也来不及了。”

他突然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去罩着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果然发现了端倪。

“你已经回来了是不是?”

他点了点头。

“你要参加比赛了,我当然要回来观战。”

我知道他的脾气,阻止不了,我只能跟他约法三章。

不能搞特殊,不能暴露我身份,不能暴露我们的关系。

第二天,我刚醒,就听到室友在讨论。

“哇,何云家好有钱啊!你看这一墙包包,爱马仕,LV……”

一墙包包?

我想起我家那一墙,我打开了何云的朋友圈。

好家伙。

这是我的衣帽间啊!

跟我卧室直连,没有其他门。

她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梅姨。

果然她俩有关系,而且关系不浅。

我拿出手机调出监控,发现何云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我在调出衣帽间的监控,何云随意地拿着我的包摆拍。

而且随意乱扔。

我加速看着监控。

何云进了我的卧室,梅姨走进去,将包恢复原样。

我看时间还充裕,回家一趟。

我用手机看着监控,大摇大摆地回到别墅。

监控中。

何云边走边穿衣服,梅姨跟在身后。

“你快点儿,大小姐进别墅大门了。”

何云嘴上抱怨。

“她突然回来干什么?”

梅姨见她走得太慢,推着她走。

“快点儿,这要是被发现了,我工作就没了。”

何云穿好了衣服,提着鞋往后门跑去。

我还没搞清楚他俩的关系,不能现在就揭穿。

我故意在玄关等了一会儿,等她彻底走了之后再进去。

梅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小姐,您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随口回应一下。

“我取东西。”

我回到卧室。

梅姨手脚特别勤快,卧室已经被恢复了原样。

我随手拿起一瓶防晒,临出门的时候,将卧室密码改了。

我下楼的时候,梅姨还在楼下呆着,手不停地扭她的围裙。

我没有理她,直接回到了学校。

刚到学校,就通知10分钟后集合军训,我急匆匆地回到宿舍,换衣服。

到操场之后,一个室友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装作没有看到我的样子,冷嘲热讽。

“这有的人啊,真是不要脸,上别人的空间盗图,装富二代。”

我一听,就知道那个何云又做妖了。

打开朋友圈,何云直接刷屏了。

其中有两张,和我之前发得差不了太多。

我这才想起来,我的朋友圈是仅好友可见。那个室友让我帮带东西,加了我微信。

有人帮何云打前站,何云自然不客气。

“何韫,你要是喜欢,你跟我说,我带你去我卧室拍照也是可以的,你这样不好。”

这茶味特别浓,新手们都特别喜欢。

纷纷针对起了我。

“何云,你家那么富有,你一定很爱看书吧?”

她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那可不可以让我们,看看你家的书房。”

“当然可以。”

她自信地答应了,我也笑了。

书房,我的别墅是有书房,但是也跟我的卧室连在一起。

现在卧室门已经上锁了,我看她怎么进去。

晚上,我和徐志一起吃的西餐。

吃完后,我打开了手机,看监控。

徐志也凑了来。

“她这可以算是入室抢劫了,你怎么不报警?”

我将监控保存下来,留作证据。

“你记不记得梅姨是怎么来我家的?”

“你说过啊,不是说她救了你妈吗?你是怀疑……”

我点点头。

“当初梅姨来了之后,我妈让她去我家老宅干活,但是她不同意,非要来我这里。”

我找出一个梅姨和何云的同框片段。

“我当时以为是她觉得年轻人事少,才来的,但是这次开学之后,见了何云我就觉得不对劲。”

放大之后,指给徐志。

“何云的脸明显动过,但是她的眼睛和梅姨特别像。”

徐志看着,也点了点头。

“你跟你家说一下,继续收集证据,我帮你。”

这正是我想的。

我先是简单的,跟我爸妈说了一声。

我妈出国旅游去了,我爸说明天来看看。

我将吃饭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还“顺便”拍到的星星裙。

反正我这舞台架好了,就等何云唱戏了。

3

第二天军训的时候,何云没有来。

一群跟在她身后的人,都在讨论她。

“何云不会是装的吧?她朋友圈都没发。”

“怎么会,她应该有事耽误了。”

他们的讨论,在我预料之中。

毕竟好不容易抱上个大腿,自然不愿意相信报错了。

一上午,何云都没来。

下午的时候,听同学说何校董来了,教官也让我们好好表现。

我爸刚过来,何云就不知道从哪里过来了,一手拿着遮阳伞,一手手里好像拿着病例。

她走到我爸面前,有说有笑地说了一会儿。

同学们更加相信她的校董女儿的身份。

她身边的狗腿子,更是得意起来。

“我就说他是校董女儿,她自己还不好意思承认,不像有的人,装富。”

我没有搭理她,徐志看了她一眼,她也不敢再说话。

校董只是路过,很快地离开了,何云也向队伍走来。

她走到了队伍一边,将病例教给了徐志。

徐志看完后,看了我一眼。

我爸就在一边,我赶紧眨眼示意他不要露馅。

何云面露歉意,向我这边走来。

“不好意思啊,昨天我急性阑尾炎犯了,没拍上。”

教官都没责备她,同学们自然是相信。

何云还特意看向了我。

“何韫可能只是太喜欢我的房间了,大家也不要说她了,同款背景布置也要花很多钱的。”

同款背景?

她真是好会引话题啊!

我故意示意徐志,去找其他教官,刚刚被威慑的狗腿子也敢开口说话了。

“何云,你帮她解释做什么?她这么爱慕虚荣,再怎么装也装不出来的。”

“是啊!”

“我听说有什么名媛群,专门拼团摆拍,何云你可不用担心她费钱。”

众人为了捧何云臭脚,一个接一个地贬低我。

我冷笑一下,没有回应。

继续捧吧!

她享受到了好处,虚荣心会不断地变大的。

徐志回来之后,向其他教官一样,故意训斥了我们。

而何云站在一边,微笑着手说,“可惜我紫外线过敏,不然我就可以和大家一起努力训练了,不过我也会给大家加油的。”

然后她就走到了阴凉处,看着我们。

我们又训练了一个下午,解散的时候,我们都是一步一步挪着腿走的。

何云一步没离开。

我感觉还有事儿,就故意磨蹭了一会儿。

“云云,真是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把你校董女儿的什么说出来了。”

人群中,不知是哪个狗腿,喊了一句。

何云强行压下自己的嘴角,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才假装生气。

“下回不要这样了。”

手上却亲密的,牵着那个人的手。

一些人听到之后,都迅速地挪到她身边,更加相信她的身份,就算之前不知道的,也想在她面前露个脸。

在众人的追捧之下,何云的表情也越来越放肆。

鱼儿上钩了。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花开不败
    花开不败

    《不攻自破》是一篇能够带动读者的文章,看的过程一点也不会枯燥,我们会跟随吃饭时间的文字不断的看下去,而且情绪方面会被何韫何云的经历所影响。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