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穿越 >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

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流苏烟

主角:白清月,墨止
在穿越小说《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中流苏烟运用自己的文笔,将其中的人物白清月墨止刻画的非常完美,让人久久不能忘记深陷其中,《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主要讲了:前世,她为了太子委身权倾朝野的九千岁,最终害他万箭穿心而死。成全了太子,夺回了兵权。可万万没想到。于太子来说她不过便是个污点。在九千岁死的那日,她被太子一箭穿心,以叛军的名义被处死,还连累侯府诛九族。再次睁眼。她竟然重生回到了与九千岁大婚的前几日。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大笑了三天三夜!既老天垂怜!自然是不能浪费!这一世!她定要手撕狗太子!断他命脉!毁他姻缘!让世人从此唾弃他!这一世!她定要狠狠的疼爱九千岁!哪怕与他一样背负奸佞之臣的骂名!也在所不辞!若他想要的是这锦绣江山,那自己便双手为他打下来。若他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那自己便陪伴君侧,与他携手看夕阳。...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9-23 09:18:3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婚房里。

白清月这边刚刚把红盖头给盖好。耳朵便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

“小姐,许是九千岁来了。”莲雾跑去查看后,惊喜的跑了回来。“那奴婢便先行告退了,小姐可万万不能招惹九千岁不快。”

“嗯。”白清月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莲雾在九千岁推门而入后,先是跪在地上行了个礼,之后匆匆的离开,还不忘记帮他们把门关好。

白清月在听见门关上的那一刻,心里面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虽说上一世自己也是嫁给了九千岁,也洞房过。

只是那会儿的洞房闹的却不愉快。他甚至还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自己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给割伤了……

这一世洞房,讲道理也应该是轻车熟路的。

可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些紧张有些期待,还有一些说不出的滋味在蔓延。

但……

等了许久。

都没等到他为自己挑开盖头,倒是让她有些拿捏不定主意。

“九千岁难道不挑盖头吗?”

“需要吗?”九千岁阴沉的声音从她头上传来。“为何本千岁倒是认为,夫人不需要本千岁,自己也可以掀开这盖头?”

白清月知晓。自己那会儿出现在假山的事情他一定是知道了,不然的话这会儿说话也不会是这个语调。

可……

“但民间嫁娶讲究的都是新郎用秤杆挑下新娘的红盖头,寓意着称心如意。”白清月丝毫不慌的阐述自己的想法。“难道九千岁不想在大婚之日图个吉利?即便不信这些说辞,可,我还想着日后可以好好地陪在夫君身边。”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楚九千岁的神色。甚至还紧张到两只手不断的在扣着自己的喜服,就差直接给扣坏了。

“若夫人这么迷信,为何还要私自揭开盖头,甚至还跑出去?”伴随着九千岁话音落下,他拿起秤杆挑开了她的红盖头。

与此同时。她微微的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无形之中,暧昧涌动。甚至连他后面的话都没有说出口,竟然看的有些入迷。

“夫君可是在怪我?”白清月美眸流转,伸出小手,轻轻的握住了他拿着秤杆的那只手。“若夫君在怪我私自跑出去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解释。”

九千岁喉咙下意识的滚动。在她明艳的容貌下,找回声音。“解释什么?”

“我之所以跑出去只是因为等了夫君太久所以有些饿了。”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指尖轻轻的在他的手背上画圈圈,像是某种暗示一样。“夫君倒是在前面招待宾客威风的很,可我这在闺房之中等待,着实是有些肚子饿。只是刚巧碰见了有人在背后说夫君的坏话,所以……才叫丫鬟特意去找来夫君。”

“哦?”

“只可惜,想来还是我在夫君心里面的位置还不够重要。”白清月在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有些娇嗔的埋怨。“不然的话为何只是副将来,而不是夫君亲自前来?”

她一口一个夫君叫的很是亲昵。仿佛二人并不是刚刚成婚,而是已经成婚许久,正在新婚燕尔一样。

九千岁眉头挑动,倒是没想到她这张小嘴竟然这么会颠倒黑白,甚至面不红心不跳。“这么说来,倒是为夫的不是了?”

“但来日方长。”白清月明媚的笑着,另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腰带。“既然如今是洞房花烛,夫君需不需要我为你宽衣解带?”

“侯府嫡女竟然也会宽衣解带?”九千岁这句话明显是在暗讽。“难不成。出嫁之前特意找了老嬷嬷学了规矩?”

“伺候九千岁自然是要提前学好规矩的。”白清月起身,绕到九千岁的身后,抱住他的腰间,小手开始忙乎。“若是连夫君都照顾不好,我这做夫人的岂不是失职。”

“不知夫人所说的照顾究竟是什么照顾。”九千岁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一个用力便将她整个人拽到了自己的面前,深深地凝视着她。

本以为这样的对视足够让她害怕又或者是厌恶。可没想到,看到的只是她满眼的笑意,并没有看到其余的情绪。“你……不怕我?”

“为何要怕?”白清月坦然的与他对视,看着他诧异的神色,心不由自主的疼了起来。毕竟从前的自己对他说过太多的狠话,才会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既然嫁给你,你便是我的夫君,从此以后我们夫妇一体,为何要怕?”

“从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从前是我猪油蒙了心。”白清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声音缓慢而有力的解释。“就如同我今日与太子说的那些,都是我的真心话。”

九千岁深邃的眼眸稍纵即逝暗光涌过。握着她的手也无形之中在稍微的松力气。“当真?”

“自然是真的。”白清月像是怕她不信一样,踮起脚尖在他的脸庞处落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现在,相信了吗?”

九千岁还是第一次被女子这般的对待。尤其是眼前人更是心上人。

哪怕假山后面已经听见了她与朝廷大臣说的那些话。知道她实际上是太子特意派来的人。

可此时此刻,他却不想顾忌太多。哪怕她所有的温柔跟笑容都是虚假的。

“夫君……唔……”

就在白清月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九千岁已经将她扯入怀中,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门口处。

正在守夜的莲雾见屋子里已经熄灯了,之前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算是落下,看来小姐并没有惹怒九千岁,九千岁也没有因为假山的事情怪罪自家小姐。

“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惊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莲雾的身后。“是想要给谁传送情报?”

“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啊?”莲雾直接被这个声音吓得花容失色,待看清楚来人后这才用手拍了拍小心脏。“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

“你是不是准备给太子传送情报,深夜让太子派人过来围剿又或者刺杀?”惊蛰一把抓住了莲雾的手腕,将他抵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如果不说实话,信不信我让你人头落地?”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藏不住的喜欢
    藏不住的喜欢

    一定要给流苏烟一个大大的赞,编写的《锦鲤嫡女:缠上妖孽九千岁》实在是太精彩了,很喜欢流苏烟的这种描写手法,内容也很精彩。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