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丽质文学网 > 穿越 >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南北望

主角:容卿,宗阎
丽质文学网为读友们力荐作者南北望的穿越类女频小说,本小说连载中,《王妃她又在作妖了》中的角色“容卿宗阎”被南北望注入了灵魂一般立体真实,《王妃她又在作妖了》主要内容:穿越当天,为活命,容卿抓住那貌美如花,气势迫人的男人道,“公子,不忙的话让我劫个色可好?”某王爷冷笑一声,“想死你就试试。”试试就试试。结果一试后果严重,每天都在被处死的边缘。经历一番苟且求生。某王爷发话了:“嫁给本王,或死,你选一个!”容卿:“回王爷,我选择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6 06:48:5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王府

容卿的一举一动皆在仁王的眼皮底下。所以,她做了什么,仁王了若指掌,自然对容家的事也是一清二楚。

知晓容璋将容心柔逐出了家门,仁王眸色凉凉。

“所以,容卿敢碰本王,皆是因为傅长青与容心柔给她下药的缘故吗?”

清书:“是。”

仁王听了,凉凉道,“既然如此,将傅长青也从牢房方出来吧!容卿不是想让傅长青和容心柔双宿双飞吗?本王成全她。”

清书闻言,恭应,垂首,看来在傅长青和容心柔的问题上,主子与容卿想法一致。

所以,接下来倒是可以看看容心柔和傅长青是否真的那么情深意切。

清书正想着,清风派人回来禀报道,“王爷,容卿将容纪霖和傅兴文约出去了,说是向他们请罪。”

然后两人就毫不怀疑,且带着各自的目的去赴约了。

仁王听了没说话,静待,他倒是要看看容卿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最好是出乎他预料。不然,无趣,也就没留她的必要了。

茶楼

容纪霖和傅兴文两人见到容卿,开口就没好话。

容纪霖:“父女一场,我并不想看到你死。但,你自己作死,惹谁不好偏惹仁王。事已至此,我也救不了你。所以,你也别让我为难,自己识相点,自我了结吧。”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放在容卿的跟前。

容卿看一眼,那药瓶里装的是什么,不用猜,定然是沾上一点就能即可要了她命的药。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到了容纪霖这里,却是截然相反,是唯有杀了亲女他才能活的痛快,活的更安逸。

可能在容纪霖的眼里,容卿从来不是女儿,而是他的肉中刺,眼中钉,唯有剔除方才舒心。

“容大人,我以为此时不急于一时。”

傅兴文忽而开口,容纪霖和容卿同时看向他。

容纪霖眉头微皱,显然是没想到傅兴文会为容卿说话。毕竟,傅兴文一直以来对容卿也是没啥好感的。

容卿:傅兴文会护着她?绝无可能。傅兴文定然是别有原因吧。

容卿想着,看傅兴文一脸温和的看着她,声音也分外柔和道,“卿儿,你容家的家务我不好参与。但,作为姑丈,傅家可是一直待你不薄。特别是你表哥长青,对你可是一直爱护有加。现在,他身陷牢狱,想来你这个表妹心里定然也跟我一样的痛心吧。”

容卿:呵!

“所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可否去王府一趟,向仁王澄清一下,你表哥并未藏匿你这一事呢?”

容卿听了,垂眸。

所以,现在容纪霖是想置她于死地,而傅兴文是想在她临死之前再使唤她一次。

“卿儿,俗话说的好,人之将死更该多多行善。所以,去救你表哥出来吧,也算是为你自己积德,来世也能投胎个好人家。”

听到傅兴文那厚颜无耻的话,容卿手指无声动了动,脸上神色却满是温顺,“姑丈说的对,我一会儿就去王府向王爷禀明一切,求王爷放了表哥。”

傅兴文听言,颔首,“我没看错人,卿儿果然是有情有义的人。”

容卿心里冷笑,嘴上道,“表哥一直待我不薄,我礼尚往来也是应该的。”

傅长青送她去死,她送他生不如死,就是礼尚往来没错。

容卿说完,转头对着容纪霖道,“也请父亲放心,我也不会放父亲为难的,我会自我了结,不会劳烦父亲。”

容纪霖听了,面无表情,心里冷哼,算她识相。

“只是,身为晚辈,我是无法向父亲和姑丈尽孝了。所以……”容卿拿起茶水,倒三杯,一杯给自己,另外两杯给他们,“再次我以茶代酒,向父亲和姑丈请罪,也做告别。”说完,容卿一饮而尽。

容纪霖和傅兴文,也没想太多,十分干脆的喝了。赶紧喝了,送容卿上路,他们也安稳了。

看他们都喝了下去,容卿起身,拿起容纪霖放在桌上的药,“父亲,姑丈,你们稍坐。我,我先去王府了。”

说完,容卿擦拭一眼眼睛,颇为不舍得看了看容纪霖和傅兴文,才提步离开。

看容卿去王府送死,两人均是静默以待,没丝毫不舍,更没丝毫不忍。

只是他们不知,容卿在离开茶楼后,并未走太远,而是去了茶楼对面的面馆,不紧不慢吃着面,静待基情发生。

果然,容卿这边一碗面没吃完,对面就引发骚动……

看着容纪霖身边小厮,白着一张脸匆匆跑出来,容卿悠悠笑了……

仁王府

仁王正坐在池塘边,了然无趣的逗弄着水里的鱼儿。

“主子!”

闻声,仁王转头,就看清风神色有些诡异的走来。

仁王漫不经心道,“可是容卿哪里有动静了?”

“是。”

“说吧,让本王听听她是怎么做的?”

清风看着仁王,稳定一下心神,才开口道,“禀王爷,容卿她先是在傅兴文和容纪霖的跟前装了一通乖巧,在他们确信,容卿就是个唯命是从的后,她就在他们的茶水里下了药。”

下药?这招数还真是够烂。

“是把他们都毒死了吗?”

清风摇头,“没有!她下的并非毒药,而是猛药!致使容纪霖和傅兴文俩人,在喝下那药之后……”

清风说着,不由顿了顿。

仁王:“喝下那药后如何?”

清风抿了下嘴,开口,“喝下药后,容纪霖和傅兴文有了……夫妻之实!”

闻言,仁王挑眉。

清风:“且茶楼内的人都目睹了。现在,茶楼已经乱作一团,容家人和傅家人都已经赶过去了。”

但是,赶过去又如何?

傅兴文和容纪霖的丑事都看见了,怕是很快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清风想着,轻呼一口气,对着仁王道,“主子,不得不说,这位容小姐真是够阴损的。”

杀人也不过头点地。可她这么搞,那是比杀了傅兴文和容纪霖都让他们难受呀。

仁王听了,神色莫测,眸色幽幽。

你对我无情,我对你六亲不认!这样狠辣,又决绝的女子,倒是少见。

“清风。”

“属下在。”

“去将那个坏东西给本王带来。”

坏东西?是谁?自是容卿了。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 回风舞雪
    回风舞雪

    好喜欢《王妃她又在作妖了》这部小说,我已经将文中的容卿宗阎等角色想好哪个演员来演了,一定要拍成电视剧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